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十五章 嫖客形象

第十五章 嫖客形象

    Ps:A签了,今日两更,先奉上第一更……法克各种求

    定场湿一下:去年逍遥粉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今朝真是衰到家,佳人对面不鸟侬。

    西门町了解了大概,以为在枕香并没有被黑衣人击毙,而是在杭州被人打伤,差淹死在西湖,辛亏于树风师兄弟救了他,并一路护送到蝴蝶谷来求医。

    西门町消化了一下这段记忆,想起了那蒙面黑衣人的事,了几线索后道:“羽妹子,你生的如此漂亮,既是蝴蝶谷谷主,又是医仙,一定是见多识广了,不知妹子在江湖中听过这号人没。”

    拍美女马屁是西门町的专长,他这儿的一本正经天经地义,却是让独孤羽起了几粒鸡皮疙瘩,不过,她也没忸忸怩怩,在梅、菊“噗哧”笑出声的时候,只是作思考状蹙了蹙眉,便淡淡道:“西门公子谬赞了,独孤羽孤陋寡闻,在江湖中,只知道有两个人擅长指法,一个是子郁非子大侠的搜魂指,另一个是少林智木大师的金刚指,两人的指力皆达到了裂穿金石的修为,但这两人皆目光如炬,身形瘦高,显然与黑衣人特征不符。”

    “哦,这样子啊……对了,羽妹子,你别总是西门公子西门公子的称呼我,真是太见外了,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就别对我客气,叫我町,或者町町就行了。”

    虽然西门町口气非常诚恳,却是让独孤羽刚刚平复的鸡皮疙瘩再次暴起,轻咳两声没话。

    梅却是笑道:“公子,这称呼好肉麻哦。”

    “梅姐,怎么会肉麻呢?你不觉得这称呼显得很亲切么?当然,如果叫我‘町哥’,我也是可以接受的。”西门町看着梅很是认真道。

    “嘻嘻……那就叫你町哥……”梅、菊从跟着独孤羽,极少跟外人接触,更没见过几个男人,而谷里的男弟子对她们可都是恭恭敬敬的,可不敢对她们出言调笑,心地纯洁的跟张白纸似的,哪里见过西门町这种厮混于风月场、花言巧语信口就来的惫赖货,只是觉得这个“町哥”好帅,好风趣哦,根本没将他划分到“坏哥哥”的行列。

    独孤羽自然不是梅菊,梅话没完,她便站起身打断道:“梅,你将西门公子带去他的住处,马上要到午饭时间了。”

    “不急不急,我还不饿,羽妹子,我们再聊聊……哎——你别走啊,我……我还有一事请教。”

    独孤羽在门口处停下,回过身没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西门町。

    西门町墨迹了半天,终于想到一个话题道:“咳咳,羽妹子,不知这蝴蝶谷到金陵城,骑马的话几日可到?”

    “两日。”

    “如果我走的话,你们能不能借给我一匹马?”

    “没有。”

    “那……那能不能借银子,我身上银两已所剩不多了。”

    “你何时离开?”

    西门町自然是早就感到了独孤羽的冷漠,心里虽是不甘,但也无可奈何,暗自一思量,理性战胜了狼性,还是尽早回去看看。他一狠心道:“我打算今日就走。”

    “啊——町……公子,你伤还没好,姐起码还得疗伤十日呢。”梅惊呼道,差“町哥”脱口而出。

    西门町此时已狠了心,装作很是无所谓地伸了伸胳膊道:“我只是赶路而已,不妨事的。”

    独孤羽虽然对西门町今天色色的表现有反感,但多日来的接触和交谈,西门町给她的谦恭正直印象还是比较深刻,加上他失忆,以为是自己针灸造成,也有一内疚,此时看西门町不似笑,便收敛了一脸的冷漠,终于露出一丝笑容道:“西门公子,你这样着急离开,可是嫌我蝴蝶谷招待不周?”

    西门町一看独孤羽露出笑脸,再一听她娇嗔的声音,貌似是挽留自己,他差骨头都软了,话也的语无伦次起来:“哪里,哪里,羽……羽妹子……我……这让我……你真的不想我走么?”这最后一句话却是又犯花痴了。

    独孤羽毕竟也只有十九岁,还有女儿心性,顿时也被西门町这副花痴样逗乐了,只是“扑哧”一笑后,随即便板起脸道:“你要走也可以,不过,你的伤尚未痊愈,待我于你配几副药,记得按时服用。”

    独孤羽知道西门町的伤已经没啥大碍,那受损的经脉调养亦可,他家逢大难,要做的事很多,倒是没有必要窝在蝴蝶谷。再了,他这一副淫邪的样子,留在蝴蝶谷内也是不妥。

    西门町听独孤羽这么一,心里一冷的同时,却也是一甜:羽妹子表面上对我冷淡,其实内心还是关心我的,嘿嘿……女人嘛,矜持是应该的,哥懂。

    最终,在蝴蝶谷享用了一餐还算丰盛的送行宴后,西门町在一位男弟子的护送下,貌似毅然决然地离开了蝴蝶谷。

    西门町从吃香的,喝辣的,穿绸的,戴玉的,对自己穿着一身粗布衣衫感觉很是别扭,出蝴蝶谷,来到一镇,在那男弟子为西门町买了一匹马辞别后,西门町是第一时间置办了几套靓衫行头。形象是最主要的,这可是泡妞之充分必要条件。

    而换了一身藏青色锦缎长袍后,西门町立时又恢复了西门公子玉树临风的靓仔嫖客形象。

    西门町不是那种一眼看去就让女人犯花痴的帅的掉渣的类型,但因为生活环境和家世背景熏染,很具有白脸潜质的西门町,身上的气质还是蛮吸引人的,公子气、少爷气自不必了,还有流氓气、土匪气、草莽气,甚至还沾染了一父亲的侠气,这杂七杂八混合在一起,加上他一张擅长花言巧语的嘴,还是很能让女子,尤其是心思单纯或天生淫邪的女子为之痴狂甚至癫狂的。

    西门町此时很是孤芳自赏了一番,暗自惋惜在蝴蝶谷穿的太寒碜,没能将羽妹子拿下:嗯,来日方长,羽妹子,哥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西门町嘴角勾起一个坏坏的弧度,朝蝴蝶谷方向看了看,一翻身上了马,一提缰一踹镫,往金陵方向而去,动作还是蛮麻利,倒不愧是玄武庄的少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