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十六章 悄悄流口水

第十六章 悄悄流口水

    Ps:第二更风骚地送到……来不及搞湿了。

    西门町从没有单独出远门的经验,平日出去都是前呼后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现在孤家寡人,一路打尖住店,倒是让他逞不了少庄主的威风,不过,仗着蝴蝶谷赠送的足有五十两的纹银,虽然置办行头花去了二十几两,但剩下的钱还是让他过足了有钱人的瘾。

    但西门町住的这家店,店老板却是一位合格的黑心商人。西门町虽然衣着光鲜,相貌不凡,但“慧眼识人”的店老板却是一眼看出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凯爷,是狠狠地敲诈了一番,当西门町第二日结账离开店的时候,一下子从装~逼的凯爷变成了要伸手乞讨的丐爷。

    可怜的町哥,原本还想在店里买些精美的糕以备途中充饥,但摸了摸怀里仅剩下的两块碎银子,还是买了几个大馒头。

    这日响午时分,晴空烈日,路上行人稀少,西门町一路急赶后,也不敢去酒肆打尖,而是郁闷地坐在路边一棵大树下啃着馒头。

    突然,西门町听到有马匹声正朝这边奔来,忍不住抬头看去,已看到从来时的路上急急奔来几匹马。

    随着马匹临近,西门町已发现当先一人却是被后面几马追着,因为后面的人不停地向前面的人发射暗器。

    眼瞅着那些暗器“嗖嗖”地乱飞,西门町吓了一跳,也是怕殃及鱼池,赶紧站起身,躲在了那棵大树后,却是没顾到那匹买来的马。

    跑在前面的人伏在马背上,西门町看不清脸,但一眼看到她所穿翠绿衣裙的衣摆处,用银线绣有银色双头蛇,吐舌、呲牙的头看起来狰狞恐怖,但蛇身却是一个妖娆的女子身形,盘腿而坐,赫然是父亲过,并告诫自己千万别惹的蛇仙宫之人。

    再看后面的人,一个个薄纱蒙面,也是翠绿衣裙,而衣摆处异常醒目地也用银线绣着银色双头蛇,竟然也是蛇仙宫之人。

    窝里斗?

    西门町正缩头缩脑地看着,却听到一声马匹痛苦地长嘶,偏头一看,自己的那匹马已经中了暗器,倒地后很快口吐白沫两眼一翻蹬腿死去。

    娘的,暗器这么毒?!真不愧是蛇仙宫的手笔啊。

    西门町吓的一哆嗦,赶紧缩在了树后,却是再不敢偷看了。至于自己的马被她们毒死,西门町压根没想过要找她们索赔。

    正在这时,一支毒镖已射中前面的人,她一下子从马上摔落在地,后面的人很快赶上将她围在了中间。

    “叶玉荷,你这个贱人,为个臭男人叛宫就罢了,竟然还将玉鼎偷走,害我们这帮玉女峰姐妹被宫主责罚,还要千里迢迢追你……哼……你不跑了?”

    受伤倒地的叶玉荷没有搭理那女子的讥讽,坐起身一咬牙先将毒镖从大腿处拔下,一抬手取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好像割别人肉一般将伤口处已经淤黑的肉挖去直至看见森森白骨,快速掏出一把药敷了上去,接着从衣摆处撕下一条,将伤口包扎起来。

    围住她的四个女子都没出手阻拦,就这么冷眼看着她,好像这种事早已司空见惯。

    叶玉荷脸色煞白咬着下唇瘸腿站起来,没理刚才责骂她的女子,却是对另一个看起来是为首之人道:“玉兰姐,我对不起宫主的信任,也对不起玉女峰几个姐妹,不过,炼丹玉鼎我既然拿了,就没什么后悔的。”

    “玉荷,你真傻啊,且不那高玉祥已经四五十岁可以做你的父亲,便是他的为人,你也应该早有耳闻,是个出名的淫贼,并且六亲不认,冷酷无情,他接近你无非就是图那玉鼎,怎么可能真的爱你。”那玉兰姐道。

    “玉兰姐,高大哥是不是淫贼我不管,是不是冷酷无情我也不管,我只知道高大哥对我好,我也爱他就足够了,我可以为他做任何事。”叶玉荷一脸坚定道。

    “哟,叶玉荷,想不到你还这么痴情,可真是感动死我了……”开始责骂叶玉荷的女子满脸不屑道。

    “姚玉梅,我痴不痴情关你屁事,不知道是哪个贱人,每次见到高大哥都恨不得马上要跟他上床。”

    “呸,我再贱也没你贱,只怕你早已经跟那个淫贼上了床……”

    “好了好了,你们别吵了……唉,玉荷,你怎么执迷不悟呢?”玉兰姐拦住姚玉梅,对叶玉荷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道。

    “玉兰姐,我不妨实话实,我从蛇仙宫一出来,便将炼丹玉鼎交给了高大哥,我往这边跑,只是想引开你们,让高大哥安然离开罢了。现在玉鼎不在我这儿,蛇仙宫我是绝不回去,你们要么放了我,要么杀了我,你们决定。”

    “玉荷,杀你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只要追回玉鼎。你还是跟我们回宫,至于宫主如何处罚你,就看你的造化了。”

    “玉兰姐,叛宫之罪万蛇噬心你比我清楚,我又偷了宫里的镇宫之宝,不定要‘享受’宫中极刑蛇檀木,我绝不回去!”叶玉荷到“蛇檀木”,却是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擒住了她带回宫,由宫主发落,跟她啰嗦什么,还由得她了?”姚玉梅一晃手中剑道。

    看其他几个女子提剑要上的样子,叶玉荷一抬手将那匕首抵在胸口,冷然道:“你们要是想擒我,我只好自绝于此!”

    “玉荷,嗯……不如这样,我们也不为难你,但你也别让我们为难。你应该跟高玉祥有约定?你只要告诉我们,你们下次在哪儿碰面,我们一起去……”

    “玉兰姐,你别了,我不会出卖高大哥的,你们……你们还是一剑杀了我。”

    “玉荷,你又何必如此?”

    叶玉荷将匕首抵在胸口,一脸决然,也不再话。

    当然,叶玉荷虽然嘴上求死,但想到跟高玉祥的缱绻缠绵,内心凄苦,本意还是不想死的。

    这时站在叶玉荷身后,一直没话的女子,走上前道:“玉荷姐,难道我们姐妹从到大的情义还不如你那个高大哥?你这不是逼我们么?”

    “玉萍……”叶玉荷身子晃了晃,脸色更显苍白,眼里已泛起泪花,有哽咽道:“玉女峰几个姐妹中,姐姐平时跟你关系最是要好,姐姐没有逼你,你……你杀了我,姐姐不怪你……”

    叫玉萍的女子闻言之下,叫了一声“玉荷姐——”,突然收起了手中剑,掩面背身走了开去,似是不忍再管这事了。

    剩下几个女子面面相觑,局面一下子僵在了那儿。

    隐身树后的西门町虽然对蛇仙宫之人异常畏惧,但此时也听出了大概,貌似蛇仙宫的女子也不是江湖中传的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女妖精嘛,还是很有儿女柔情的。

    西门町本来就是个风流种子多情郎,对叶玉荷这种痴情刚毅的女子最不免疫,不自觉便心生了钦佩和同情。

    他同情心一泛滥,就忘了自己是谁了,在树后整了整衣衫,将那个啃了半个的馒头揣入怀中,施施然,以自认为潇洒的姿态从树后走了出来。

    蛇仙宫几个女子早就发现了他,只是看他躲在树后没啥动静,当然也不怕他有啥动静,又急于处理叶玉荷的事,便没有理睬他。

    此时见他主动从树后走出来,都只是看了看他,虽然惊诧于这隐身树后的人是个风度翩翩的公子哥,却仍围在叶玉荷身边,并没话。

    “几位姐姐,我不是故意要偷听你们谈话,只是……只是……咳咳……生倒有个主意,可以不让你们双方为难,不知道你们要不要……”西门町一脸讨好的笑,眼睛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啧啧……蛇仙宫的女子果然都是妖精,这身材前凸后翘一个比一个赞啊。

    西门町虽然悄悄流口水,却是不敢放肆,特别是看到叶玉荷先前从大腿上挖下来的那块肉,更是让他心惊肉跳、生怕怕,甚至有后悔走了出来。

    不过既然出来了,当然不能再缩回去,西门町脸上讨好的笑更谄媚了,只是眼里的淫邪之气,却是在他眼睛扫到几个女子翘挺的双峰时,会不自禁地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