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十七章 把玉荷姐放了

第十七章 把玉荷姐放了

    “你有什么好主意但无妨。”玉兰姐不动神色道。心里却是暗道:哼,好一个不要命的色胚,要是只为了搭讪,出来胡言乱语一番,看我不挖了你的狗眼

    西门町见她们没有因为自己的冒昧而赏自己一镖,内心稍定,强作平静侃侃道:“几位姐姐都想生擒活捉那位玉荷姐,而不想她死,原因当然是……是你们姐妹情深,还有一就是为了那什么玉鼎,玉荷姐一死,找回玉鼎就难了。而玉荷姐却是不愿意被你们擒住,并以死相威胁,生以为,玉荷姐其实也不想死,不然的话她早自杀了,她应该是怕回去遭受刑法……”

    “啰哩啰嗦,重。”玉兰姐冷言道。

    娘的,我不是分析分析么。西门町老脸一红,咳嗽两声掩饰了一下尴尬道:“我的意思是……几位姐姐把玉荷姐放了。”

    “放了?那我们不是白追了四五天?”一直对西门町狂放电的姚玉梅忍不住吃惊道。

    “你耍我们是,胆子不啊!”玉兰姐眼中杀机毕露。

    “咳咳……我……我哪敢耍几位……几位姐姐……”西门町被玉兰姐眼一瞪,冷汗唰唰的。

    “公子,那你什么意思?”姚玉梅还真怕玉兰姐一怒之下赏赐西门町几粒见血封喉的暗器,那可是浪费了这只看起来还不错的“宠物”,赶紧出言提醒道。

    “哦……我的意思是……几位姐姐的目的只是为了找回那什么玉鼎,能不能将玉荷姐擒回去不重要?”西门町也不知道自己的主意是否让她们满意,眼神惴惴地看着玉兰姐,试探地问道。

    “唔……”玉兰姐稍一犹豫,轻了下头。

    得到了肯定,西门町嘴皮子渐渐利索起来:“咳咳……现在几位姐姐与玉荷姐都不肯让步,一直僵持着,这样对找回玉鼎可一没用。如果时间一长,玉荷姐挨不住自杀的话,就更不好了,你们不但失去了一个好姐妹,更不容易找到那玉鼎。所以,还不如放了玉荷姐,然后你们再跟踪她,一旦玉荷姐跟那位高大哥见面,几位姐姐不是可以找到玉鼎了么?”西门町到最后,已完全放松下来:看你们几个娇滴滴的娘们在太阳底下暴晒,哥于心何忍?大伙儿都散了呗。

    玉兰姐听了西门町的话,终于收回冷眼,低头琢磨起来。

    而姚玉梅却是疑惑道:“你现在出来,我们还怎么跟踪?她要是一直不跟高……那个淫贼见面,我们岂不是就一直跟着?再这个贱人狡诈的很,我们万一跟丢了呢?”

    你们跟多长时间,或跟不跟丢关我鸟事啊,我只是出出主意而已。

    但西门町想归想,嘴上可不敢这么:“咳咳,我想这位姐姐多虑了。玉荷姐应该不是这样的人,她私自拿了玉鼎已经觉得对不起你们,如果现在你们放了她,她应该更会在意这份姐妹情谊。至于你们再跟踪她,也是职责所在,为了找回玉鼎,免受你们宫主的责罚。对玉荷姐来,你们没有要挟她出卖那位高大哥,已是给了她很大的恩情了,她理应不会有甩脱你们的想法。咳咳……当然,玉荷姐会不会在你们跟踪的情况下去见那位高大哥,就不好了。”西门町着,眼睛看向了异常娇美但脸色惨白的叶玉荷:娘的,哥这次可完全为你出头,可别引来一身骚。

    久经风月、阅女无数的西门町可是很懂得揣摩女人心思,加上他巧舌如簧,这几句话的,不管是那玉兰姐,还是叶玉荷都深以为然。

    叶玉荷见西门町看向自己,便眼含感激之色,露出一丝微笑,稍不可察地了下头。

    “哟,你倒蛮了解‘玉荷姐’嘛。”姚玉梅却是听的很不是味,由于她蒙着面纱看不清表情,但这句话的让西门町从讥讽中闻到了酸气。

    我日啊,竟然还吃醋?难道哥又长帅了,这娘们看上了我?估计她就是与叶玉荷争吵的姚玉梅,唔……身材倒是不错,不知道长得如何。

    “这位风姿卓越的姐姐肯定是玉梅姐了,我哪里了解玉荷姐,只是按人之常情推论而已。”西门町及时送给了姚玉梅一个媚笑,一记马屁。

    姚玉梅一听,立时笑的花枝乱颤,媚眼如丝道:“你知道了姐姐的名字,姐姐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西门町想到自己的活动范围很少出金陵城,而自己虽然是玄武庄少庄主,却是从未出游江湖,只要自己在路上注意,应该不会有人认出自己,因此他从蝴蝶谷出来并没有改头换面。而一路行来,也的确没人认出他。

    当然,西门町很清楚,自己的名字在江湖之上可是颇有知名度,那是绝对不能透露的。

    此时听姚玉梅问起,心里早有计较,作了一个揖,摆出一副读书人的架势道:“生姓田名丁,乃金陵城一介书生。”

    西门町强调自己是书生,却是因为他明白一件事:自己无意中得悉了蛇仙宫一件秘密——炼丹玉鼎被偷,蛇仙宫的人很可能会杀人灭口,不然的话,要是这消息透露到江湖中,绝对会引起各方势力觊觎。而自己是个书生的话,或许她们会放自己一马。

    西门町在这里心存侥幸,但那玉兰姐此时已动了杀念,她可不管西门町是读书人还是江湖人,知道这个消息的人都得死!

    不过,就在她暗中扣起几枚毒针,准备出手时,却是从来路尘土飞扬驶来一群马,看样子有一二十人,心里一动,隐忍了下来。

    这群人转眼间就到了近前,都是挂刀佩剑,显然都是江湖中人。

    前面两骑马上坐着一男一女,男子是个面如重枣的中年人,女子也是步入中年,却是英姿飒爽,风韵犹存。

    他们经过西门町这几个人,眼睛一瞥间,已是认出几个女子是蛇仙宫之人,脸上都微微变色。

    此时他们的快马已经冲了过去,那中年男子却是偏头看向了西门町,而一见西门町,他脸上顿时露出吃惊的表情,嘴巴更是张成了大大的O形,双手猛地一提缰绳,那一身棕红色光亮亮鬃毛的高头大马一声长嘶,已是人立而起。

    中年男子也是骑术精湛,竟没有被掀下马来。

    后面跟着的几骑也是赶紧勒住缰绳,却是没有那中年男子厉害,好几匹马撞在了一起,更有一个年轻人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玉兰姐见状,以为这些人要对付她们,也顾不得再围着叶玉荷,立时打了个讯号,四个蛇仙宫女子持剑站在了一排,却是将叶玉荷挡在了身后。

    那中年男子已骑马过来,而中年女子开始不明所以,当看到场中的西门町时,也是惊诧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