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十八章 被救?被掳?

第十八章 被救?被掳?

    Ps:引明末诗人汤传楹的名句作定场湿:

    聪明能误人,不如懵懂。文章能乱世,不如朴诚。意气能陨命,不如优容。衣冠能厚颜,不如草野。

    这群人不是别人,正是金陵城福林镖局总镖头韩笑林夫妇和一众镖局弟子。

    金陵城谁不认识西门町啊?

    不过,认识归认识,西门町实在是人品不咋的,即便是将西门啸天当作偶像的韩笑林的儿子韩立虎,也是不屑与他交往。

    此时虎背熊腰的韩立虎也发现了西门町,率先叫了出来:“少庄主?”

    西门町认出这些人时,心里一喜,抬头对韩笑林眨了眨眼道:“原来是韩叔叔,田丁我正要赶回金陵城,不知道可不可以顺带我一程?”着就要从蛇仙宫几个女子身旁走过去。

    但此时蛇仙宫几个女子都看出猫腻来,这个自称“田丁”的家伙看来不简单啊,还是什么少庄主?竟然骗我们是一介书生。

    玉兰姐当先“唰”的一剑,就拦住了西门町的去路,紧跟着手腕一抖,那剑身竟变得软软的,仿似蛇行一般游动不已,剑身一窜间已架在了西门町脖子上。

    剑乃兵器之祖,易学而难精。

    而软剑更是难以驾驭掌控,普天之下唯有蛇仙宫内宫弟子擅用软剑。

    这两下动作快如闪电,不要西门町没反应过来,连韩笑林醒觉过来也为时已晚。

    “休得伤人!”韩笑林大喊一声,人已纵马而下。

    其他镖局弟子此时不用吩咐,已一拥而上,将五个蛇仙宫弟子和西门町围在了中间。

    蛇仙宫几个人被围住,却是丝毫不惧,玉兰姐看着韩笑林冷冷道:“阁下是谁?难道是想跟我们蛇仙宫为敌么?”

    跟蛇仙宫为敌?

    除非是活腻了,不蛇仙宫跟领袖武林的蓬莱上清教有一腿,单单是蛇仙宫弟子时不时地往家里“送”几百几千甚至上万条毒蛇,那么你太平日子也不用过了。

    蛇仙宫最不缺什么?

    毒蛇!

    你跟我玩?

    咬死你!

    走镖的行走四方,靠的是八面玲珑,得罪人的事、结仇的事,韩笑林肯定不会干的。

    刚才情急之下叫喊显得无礼后悔也没用,韩笑林对蠢蠢欲动的手下摆了摆手后,朝玉兰姐一拱手道:“在下金陵城福林镖局韩笑林,刚才多有冒昧,还请姑娘海涵。”他也是老江湖,精明之极,嘴里着,伸手一指西门町,脸上堆笑道:“我等并无恶意,田丁乃我一个好友之子,只是在这里遇到,心中奇怪,这才过来一见。”

    “那行,见也见了,我们还要赶路,韩镖主请自便。”

    韩笑林猜想,肯定是西门町看她们是几个孤身女子,又生的貌美,也不看对方是谁,就出言调戏,结果被人家杀了坐骑,截了下来。

    都玄武庄被灭门,原来你子躲过一劫。你家逢大难,不思量着报仇,竟然还有此等心思,这让九泉之下的西门大侠情何以堪。唉,真替西门大侠丢脸啊。

    韩笑林心里想着,却也不能对西门町置之不理,现在玄武庄灭门案众纷纭,也不知凶手究竟是什么人,既然西门町还活着,或许他知道事情原委。

    韩笑林尴尬一笑道:“咳咳……田丁只是一个读书人,不懂江湖规矩,如果他言语中得罪了几位姑娘,还请高抬贵手,放他一马。”

    “韩叔叔,我可没有得罪几位蛇仙宫的姑娘,你们没来的时候,我们正相谈甚欢……”

    “闭嘴!”西门町话没完,玉兰冷喝一声,手腕一抖,明晃晃的剑身一颤,已在西门町还算白嫩的脖颈上划了一道血印,吓得西门町脖子往后一仰,立马闭上了嘴。

    “韩镖主,他并未得罪我们,不过,我们却是不能放了他。”

    西门町明白玉兰为啥不放了自己,全然不顾还架在脖子上的剑,当即叫道:“玉……玉兰姐姐,我发誓,对你们的事我一定守口如瓶,打死我也不。”

    “不错,你死了就不会了。”玉兰话一完,紧跟着手腕一抬,软剑已向西门町脖子缠去,这要被缠上,西门町绝对是脑袋搬家。

    玉兰此时已看出韩笑林很在乎西门町安危,那么西门町也绝不是个简单的读书人,那就更不能放了西门町。

    既然不能放,还是杀了再,免得夜长梦多,节外生枝。

    她也是杀伐果断,行事毫不拖泥带水,知道杀了西门町不定就要与福林镖局血战一场,因此,她软剑圈向西门町脖子同时,左手已掏出一把暗器掷向了韩笑林。既阻止韩笑林出手来救西门町,又起到擒贼先擒王的目的。

    玉兰这一下暴起发难,毫无征兆,西门町只冒出一个念头“娘的,我要被杀了”,便吓得闭上了眼睛,实在不想看到自己身首异处。

    韩笑林表面上一直客客气气,满脸堆笑,但深知蛇仙宫行事毒辣,却是始终提神戒备。

    此时玉兰突然出手,他离西门町最近,如果上前救护西门町还是有机会,但玉兰迎面射来的几枚暗器,却是让他不敢视而不见,那可是出自蛇仙宫的暗器!

    就在这电光火石间,突然从外围闪电般伸入两条紫色衣带,一条灵活无比地击中玉兰的软剑,另一条更是如活物般,将西门町卷了起来。

    没等所有人明白怎么回事,西门町已被紫带从人丛里卷了出来。

    这一下变故突发,等韩笑林闪身避开几枚暗器,再抬头时,只看到一团紫幕极速消失在远处的烈日下。

    西门町被紫带卷出,刚开始腾云驾雾般的感觉还以为是自己死后魂魄正疾速飞升呢,后来感觉不对,壮胆睁开眼,却看到自己被一条紫带裹着,正要坠落地下,紫带却是一送,人又跟着飞起。

    他也看不到是谁救了自己,被紫带一路这般飞掷出去,起起落落犹如过山车一般,是手舞足蹈哇哇大叫。

    西门町也不知道这人要将自己带往哪里,只是看到周围越来越荒凉,早已离开了刚才那条大道。

    此时西门町身形再次下坠,眼看着落地处有个尖尖的石头对着自己的屁股,以为紫带又要将自己抖送出去。但这次紫带却没有,任由西门町重重落下。

    西门町“啊”一声痛叫,正龇牙咧嘴只吸凉气,却看到一团紫幕突然从身后窜出,想来刚才那般使力有累,这次竟是拖着西门町一路而去。

    这一下可有的西门町受罪了,那身刚买才穿了不到一天的靓衫很快便变成了布条状。

    紫幕前行速度忽快忽慢,这一路被刮、蹭、撞、磨可想而知,没走多远,西门町后脑勺“砰”撞上一块石头,人便昏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