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二十章 绝色霸王龙

第二十章 绝色霸王龙

    英婷爱汉语的很是流利,盖因她老娘便是汉人。

    起她老娘玉贞子,在二十多年前可是赫赫有名的中原一枝花,与当时出道不久便声名远播的西门啸天在江湖上并称为“金童玉女”。

    两人上演了一段恩怨情仇,但佳人有意,汉子无情,最终西门啸天另娶她人,玉贞子一气之下远走他乡决定归隐,终生不嫁。

    后来却是阴差阳错,嫁给了英吉利,一年之后更是生下英婷爱。

    玉贞子虽然嫁作人妇,且已生下一女,却始终对西门啸天念念不忘,也耿耿于怀。

    当然,这一份情怀只是深埋心底,对谁也没述。

    不过,她在对女儿的教导中却始终灌输一个中心思想:男人都是无情无义,忘恩负义,背信弃义,绝不可信!

    她从聆听母亲的教诲,受玉贞子影响极重,不但极少与外界男子接触,即便在师门中,除了师傅鹫颉法师外,也是对任何男子不假以颜色。

    随着年龄长大,她觉得让男子看到自己的肌肤,也是对自己的一种亵渎,除了在自己闺房休息外,一律以一身紫幕示人。

    原本英婷爱性格中就遗传了英扎吉的阴冷,自从服食“海洋之心”后,性格变得愈发阴寒,甚至连英吉利也对这个女儿有惧怕,更不用寻常男子。

    英扎吉也是聪明之人,常常看到爱妻独自一人静坐发呆,他心里清楚的很:自己是趁虚而入,虽然娶了她,但她并不爱自己,她心里忘不了一个人。

    这个人是谁?

    每当爱妻发呆,这个问题便如锥心般刺痛着英扎吉。

    这便是十几年前英扎吉在努尔哈赤面前极力表现,争取来大明朝出使的主要原因。

    江湖也是一个八卦场,英扎吉没用多久便知悉了事情大概,心里深深记住了一个名字,一个可以算是“情敌”的名字:西门啸天。

    面对江湖四大派之一的玄武庄,英扎吉当然是不敢轻举妄动,不过却是时时留意西门啸天在江湖中的一举一动。

    而他每次回到大清,便有意无意地在玉贞子面前透露一些西门啸天的信息。

    不出所料,每每听到有关西门啸天的讯息,玉贞子虽然极力隐忍,但眼里露出的渴望还是被英扎吉捕捉到了。

    英扎吉装作毫不知情,内心的刺痛却是让他对西门啸天恨意渐生。

    因此,在平日里跟女儿的交谈中,他也时不时地给她灌输一些“西门啸天是你母亲口中坏男人中的坏男人”思想。

    英婷爱今年十九岁,作为大清国女子,早已算是长大成人,该嫁作人妇了。

    但她自然是没有这个想法,并且聪明如她,也慢慢琢磨出母亲“心系”西门啸天。

    她倒没有替英扎吉感到不公或委屈,却是对西门啸天引起了好奇,也心生怨恨:我母亲如此待你,你怎可辜负于她?果然不是个好东西!

    她却是不想,如果西门啸天娶了自己母亲,哪里还会有她?

    这次到中原,英婷爱一是为了自己身上的寒毒去蝴蝶谷看看,医仙真的如师傅所的那么厉害么?二就是来找机会杀了西门啸天,早解开母亲心结。

    她在金陵城呆了半月有余,对玄武庄上上下下也算是了解了大概,自然,风流成性的西门町理所应当被她记在了心里:果然是龙生龙凤生凤,坏蛋的儿子会打“洞”。(呃,是法克邪恶了,非关俺们爱爱。)

    不过,还没等她伺机暗杀西门啸天这个“坏蛋”,玄武庄却是遭遇了灭门惨案。

    这个时候,她才慢慢在江湖中听了玄武庄和西门啸天的所作所为,一时间让本性不恶的英婷爱有接受不了:西门啸天这个坏蛋还是世人称颂的大侠?

    但想想自己的母亲,对西门啸天的死却是暗自称快,却也对整个玄武庄被灭门,心生了恻隐。

    因此,她才没事也跑去杭州关心一下江湖大会,看看凶手究竟是什么人,竟然作出如此残忍之事。

    后来在蝴蝶谷意外碰到西门町,让她吃惊不,不过,她倒没有杀西门町之心,只是内心感慨而已。

    并且,她最后留给独孤羽那一瓶东西,正是海洋之心,她“这瓶内的东西医仙或许有用”,本意是独孤羽替西门町治伤时,这东西或许有用。但独孤羽却是以为,英婷爱看出自己有病,这是给自己治病用的,自然是没有给西门町服用。

    英婷爱离开蝴蝶谷后,却是发生了别的事,耽误了行程,让她在赶往金陵城的途中,意外碰到了玉兰击杀西门町一幕。

    或许内心对他的家门不幸有一丝同情,她当时想也没想,便出手救了西门町,

    不过,救是救了,她对西门町这个“坏男人”却没有一丝好感,这一路上横拖竖拽是可劲地折磨。

    此时,被可劲折磨过的西门町,正心翼翼地向已经昏迷过去的英婷爱靠近。

    娘的,“他”不会是痛死了?

    西门町抬头看看幽深的丛林,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

    他也顾不得自己浑身是伤,慢慢地爬上前,看看仍是罩在紫幕中的英婷爱,略一犹豫,还是壮着胆子伸手轻轻揭开面幕一角,心内惴惴地试探了一下英婷爱的鼻息。

    呼——还好还好,没有痛死。

    西门町一探到英婷爱还有呼吸,立时放下面幕,长出一口气,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看着昏迷中的英婷爱,西门町不知是叫醒她,还是任其这样躺着,很怕她醒来后又折磨自己。

    这个人是什么人?大夏天的将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不热么?难道天生缺陷,羞于见人?呃……刚刚只注意“他”死了没有,揭开面幕倒忘了看看脸。

    西门町望着横卧于地的英婷爱发了会儿呆,最后还是决定看看这个人是男是女,是不是朝天鼻、兔子嘴、满脸大麻子。

    西门町揭开英婷爱面幕一瞬间,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一下子僵在了那儿,两只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英婷爱的脸。

    或许常年不见光的缘故,这张脸肤色异常白腻,只是没有半血色,光滑如温玉般晶莹,是一丁麻子也没有,而琼鼻直挺,一张樱桃口灵巧端正,嘴唇薄薄,也是血色极淡,但绝对不是朝天鼻、兔子嘴。

    此时她还保持一排如碎玉般细细的牙齿轻咬着下唇,衬托着尖尖的下颌,形成了一个绝美的弧线,这副神情比什么撩人的媚姿都勾人魂魄。

    嘶——我的娘哎,那凶巴巴的霸王龙竟然是如此一个绝色美女?!

    西门町一想到“霸王龙”,立时触电般缩回了手,鬼鬼祟祟看了看英婷爱,见她并没反应,脑子里马上冒出她花树堆雪般秀丽绝俗的容颜,再想到她刚刚痛苦挣扎的情景,只觉得这个“霸王龙”是如此的娇柔婉转,楚楚可怜。

    鬼使神差般,西门町再次伸手想揭开英婷爱的面幕,继续欣赏一番那令人心悸的绝世容颜。

    却是手刚触到那紫幕,英婷爱猛地睁开了眼睛。

    Ps:ps你们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