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二十一章 有木有公德心啊

第二十一章 有木有公德心啊

    胡诌一首定场湿:冰女笼罩紫幕中,紫带一飞入林丛。一时惊起鸳鸯梦,踏落心碎满地红。

    英婷爱这一睁眼,一道寒光立时从眼里迸射而去,吓得西门町“啊”的一叫,仰天便摔倒在地。

    英婷爱却是心里一惊,猛地站起身来,检查了一下身上没发现异常,这才冷冷喝道:“这刚才在做什么?”

    西门町浑身是伤,这一下摔倒,立时疼的他呲牙咧嘴,好半天没缓过劲来。听英婷爱一问,又是吓的一哆嗦,赶紧结结巴巴道:“我……没……没做什么……什么也没做……我只是看你昏倒……想……想看看你有……有没有事。”

    “哼,你有这么好心?你是巴不得我死?”

    “没有没有……你救了我,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西门町连连摆手道。

    “那我还打了你,沿途折磨你,你不恨我么?”

    “呃……不恨不恨……只要姑娘觉得解气……”

    “啪!”

    西门町话没完,脸上已挨了一紫带,立时将他抽爬下了。

    “你……你看过我的脸?”英婷爱咬牙切齿道。

    西门町捂着嘴刚想爬起来,被英婷爱这一问,吓的一屁股又坐地上了,赶紧道:“没……我没有……我……我只是从你话判……判断……”西门町也算是急中生智:我日你娘的,看了你的脸有这么要紧么?又不是看你的咪咪……

    英婷爱深邃的蓝眼发出一缕寒光盯着西门町,恶狠狠道:“真的没有?”

    “没有,真的没有,我……我发誓……”西门町赶紧举手道。老子经常发誓,你爱信不信。

    “哼,最好是没有,要是被我知道你骗我,我一定杀了你!”

    “姑……姑娘,我真的没有……呃……你没事了?刚才担心死我了……”西门町赶紧叉开话题,装作害怕的样子,又拍了拍胸口道。

    “我死不死关你什么事,谁要你担心了。”英婷爱冷冷道,一转身却是向丛林外走去。

    “咳咳……姑娘,如果你身体不舒服,我倒是认识一个神医,不定可以……”西门町赶紧爬起来,忍着浑身疼痛,一瘸一拐地跟上,嘴里道。

    “闭嘴!”

    “……”

    西门町立马闭上了嘴:娘的,这妞美是美,就是太他娘的霸道了,我还是少惹为妙,可别把我一个人丢在这深山老林里喂了老虎。

    由于丛林茂密,杂树丛生,一路极不好走,英婷爱倒是走的不快。

    但即便如此,西门町还是跟不上。

    不过,英婷爱似乎有意无意,走一阵,便停一会儿,等西门町上来了,又往前走。

    但这一路走,西门町可是没有时间歇歇,强打精神举步跟上,并且,他身上的衣服早已不像样,一条条地挂在身上,并且后背已经光溜溜的一大片,貌似屁股那儿凉飕飕的,应该也磨了一个洞。因此,他一路走来,感觉很是别扭:他娘的,本公子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模样又在美女面前毁了。

    这般往前走去,直走了一个时辰,也没走多远,而西门町早已是累的气喘吁吁,举步维艰。

    英婷爱几次想用紫带卷住西门町拖他走,看了他脸上身上血痕累累的狼狈样,最后还是忍住了。

    终于,西门町往地下一倒,再也走不动了,大口喘着粗气,两只手在脚上腿上好一阵揉捏。

    “真不愧是西门啸天的儿子,竟是这般废物。”英婷爱远远站住,冷冷地看着西门町道。

    呃?她认识我?我日他娘的,不会又是一段失忆?我怎么一想不起认识她呢?

    西门町对英婷爱却是不敢出言调笑,看着英婷爱愣了一下,尴尬一笑道:“我天生不能习武,从躏弱多病,不及父亲万分之一的本事,我……我的确是个废物。”

    “哼,你倒有自知之明……嗯……你为何天生不能习武?”英婷爱沉吟了一下,有些好奇地问道:江湖传闻,玄武庄的玄武剑法天下第一,他是西门啸天的独子却是不能习武,现在玄武庄被灭门,那玄武剑法岂不是要失传?

    “呃……我天生脉象异常,好像是什么冥顽之脉,我也不是很清楚,如果习武练功,九成九会走火入魔而亡。”西门町撇了撇嘴,一副很是可惜的样子道。

    英婷爱脑子里想了一下“冥顽之脉”,显然没听过,便问道:“那蝴蝶谷的医仙也没办法?”

    你也知道蝴蝶谷啊,看来你也去找过独孤羽了。

    西门町此时看英婷爱口气缓和许多,不再那么阴冷,话便随意起来:“很的时候,父亲便带我去蝴蝶谷求医,当时去找医仙的父亲,有神医之称的独孤傲,他也救治不了冥顽之脉,现在的医仙也是不能……姑娘,你也去找过医仙,是不是你的病她也没法治?”

    英婷爱眼里闪过一阵奇怪的神色,只是一瞬即逝,随即恢复锋利如刀、寒冷如冰的眼神道:“歇够了没有?歇好便走。”

    完,也不等西门町回答,已是转身向前走去。

    西门町不知道她为何突然变脸,以为自己错话了,也不敢啰嗦,赶紧爬起来跟了上去。

    两人正一前一后往前走着,突然前面的英婷爱一下子停住了脚步,人也迅速地弯下了身子,同时回手让西门町停步。

    西门町不知怎么回事,却是很听话地停下来,并自觉地卧倒,心里想着,难道是老虎来了?

    很快,连西门町也听到树林中有“沙沙”声响起,却不知道是什么。

    但英婷爱却是脸色凝重起来,两只深邃的眼里泛出阴冷的寒光,紧盯着前方声响处。

    黑豹!

    两只黑豹!

    一公和一母,当是英婷爱那声厉啸惊扰了他们夫妻午休,出来巡查肇事者:有木有公德心啊,瞎叫唤啥呢,不知道人家上夜班,白天要睡觉啊。

    这两只黑豹体形都特别庞大,壮如猛虎。

    黑豹出山,惊天泣地。

    这可是丛林中的狂野角斗士,行动起来,矫捷异常,疾似飞鸟,静如幽魂。

    西门町只觉一股寒气从后背直冲上头,一下子傻了,差一就大便失禁。

    英婷爱却是一动不动,眼睛紧盯着慢慢靠近,显然也发现他们的两只黑豹。

    两只黑豹如幽灵般,一前一后极慢地走到离英婷爱有三米左右停了下来。

    一人两豹,六只眼睛都是泛着阴森的寒光。

    忽然,两只黑豹貌似看出对面这个人不太好惹,竟是配合默契地左右一分,准备采用左右包抄之术,合击英婷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