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二十三章 看看又不会怀孕

第二十三章 看看又不会怀孕

    西门町这一下撞个正着,立时将这头伤势严重、体力严重透支、因丧夫只想着报仇的母豹撞翻在地。

    而西门町因为这全力一撞,却也是被一下子撞的“蹬蹬蹬”后退了数步后,一屁股跌坐在地,手上的树干也摔倒了一边。

    那只黑豹由于前肢折断,眼睛又看不见,被撞翻后,空自嘶吼,呲牙咧嘴做出恐吓之举,却是爬不起来,再不能扑上去撕咬。

    英婷爱因为临头的危险突然解除,身心一下子放松,只感到全身脱力,两眼一翻,便昏死过去。

    西门町站起身来,摸了摸摔疼的屁股,看那黑豹虽然狰狞可怖,却是没有爬起来伤人,想来受伤不轻,再看到英婷爱昏迷在地,浑身鲜血淋漓,也不知道她是死是活。

    一弯腰又将那树干捡起来,先是试探性地戳了戳黑豹的身体,见它只是偏头吼叫两声,西门町渐渐胆子越来越大,举着树干狠狠地向黑豹头上没头没脑地戳过去。

    但西门町戳的气喘吁吁也是没对黑豹造成什么杀伤力,脑子一转,西门町找了一根断裂处尖尖的树干,轻手轻脚靠近黑豹,慢慢地将树干对准黑豹血肉模糊的瞎眼,猛地一下扎了进去。

    黑豹虽然警觉,却苦于看不见西门町的举动,这一扎,顿时让它发出一声痛彻心扉的厉哮,一下子在地方翻滚起来,但扎在它眼睛里的树干却是挣脱不掉。

    黑豹的翻滚和咆哮声势惊人,西门町在一旁看的是心惊肉跳,惴惴不安,很是担心它临死前再暴起伤人。

    随着黑豹翻滚,它却离英婷爱越来越远,西门町也不管黑豹死活了,马上走到英婷爱身边,伸手探了一下鼻息。

    见她活着,心里稍定,但再一看英婷爱浑身的伤势,却是又担心起来。

    一直笼罩着英婷爱的紫幕早已被黑豹撕扯成一块块的,腹处、腿上、肩上露出了一片片白嫩润滑的肌肤,很多地方却是鲜血淋漓,有几处伤口还在流血,特别是大腿处伤口,两个血洞触目惊心,鲜血已将英婷爱裤管浸透,仍在泊泊直冒。而蒙在头上脸上的紫幕也已不在,满头的青丝披散在地,那绝世容颜此时更是惨白的可怕。

    经此一难,西门町哪里还有心情欣赏春光美色,不过他倒是狠狠嗅了嗅鼻子,那股从英婷爱身上传出来的阵阵幽香很是好闻。

    他看着英婷爱仍在流血的伤口,一时间有不知所措。

    所幸他还听闻了一些止血的法子,胡乱地揪起一些草,在嘴里嚼一嚼,敷在伤口流血处。

    其它几处伤口还好,果然是被止住了血,但大腿处的伤口却是将草泥一下子冲了开来,西门町整了好几次也是不行。

    嗯……江湖人一般随身都带止血疗伤的药,希望你也有。

    西门町心思一转,才不管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伸手就到英婷爱怀里去掏。

    他心里倒没有趁机揩油的想法,很快从英婷爱怀里掏出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一把梳子,一个香囊,两只瓷瓶,几块碎银,几张银票,还有巴掌大一块紫玉,一面雕龙,一面刻虎,正中凹凸法用金水浇成“厂令”二字。

    西门町也没细看,便随手拿起一只瓷瓶,估计是装着疗伤药,却感觉像是拿了一块冰,冻的他差扔掉。

    哆哆嗦嗦拧开盖,往里看了看,瓷瓶内装着无色粉末状的东西。

    西门町虽然没有练武,但没吃过猪肉,却是经常看到猪跑,他在玄武庄可是见多了各式各样的疗伤药。

    此时看着瓷瓶中的东西却是没见过,便探头闻了闻,没味道,也是闻不出所以然。

    再换另一只瓷瓶,却也是触手冰凉,里面东西也是无色粉末状,想来两只瓷瓶中的东西是一样的。

    西门町也不管了,举起瓷瓶对着英婷爱大腿处伤口便倒了下去。

    只见那无色粉末状的东西一落到伤口处,却是极快地溶解,并迅速地在伤口处扩散,只在一眨眼功夫,那刚刚还泊泊冒血的伤口已经止住血,并且那血洞竟是很快地愈合起来。

    西门町一看之下,惊奇的将舌头伸出老长:我的娘哎,这止血药太他娘的神奇了。

    这东西如此神奇,当然便是海洋之心了,这可是圣品疗药啊:止血?那还不是菜一碟!

    西门町可不知道是啥,对这无色粉末状的东西立时崇拜不已,决定暴殄天物一番。

    他马上从自己已成布条状的衣服上扯下一块布条,将英婷爱的伤口处都擦拭了一番,然后兴致勃勃地将海洋之心倒在伤口处,欣赏一番伤口愈合的奇妙过程。

    等他将英婷爱身上看得见的伤口,包括将英婷爱翻过身背部那几道深深的伤口都处理完毕,两瓷瓶的海洋之心已经被他挥霍大半。

    不过,西门町显然兴致不减,决定将剩下也用完。

    他用在了自己身上的擦伤刮伤碰伤撞伤,亲身体验了一番那冰凉透心的舒爽感觉。

    我草,杀鸡用牛刀,不,杀鸡用屠龙刀啊。

    西门町正盯着胸口一处的刮伤在神奇地消失,突然脸上挨了一巴掌,紧跟着腹部挨了一脚,直接被踹飞了出去。

    紧跟着英婷爱已经坐起身来,胸口剧烈起伏,脸色阴沉,冷若冰霜,两只眼睛想要杀人般恶狠狠盯着倒地的西门町。

    但她实在是没有力气,这含怒一击虽然将西门町打飞了出去,却是没有大碍,血都没有吐一口。

    不过,西门町还是极其配合地惨叫一声,然后揉着肚子爬起身,有些发怒地看着英婷爱。

    “你……你……你这个狂徒!”英婷爱薄薄的双唇只哆嗦,那双原本深邃的蓝眼睛此时仿佛泛着一层云雾,满是凄凉和屈辱。

    娘的,对我又打又骂的,还摆出这样一副可怜相,搞的我好像强暴了你似地,你身上这副样子可不是我弄的,是两只黑豹搞的。

    西门町不明所以,眼睛在英婷爱衣服破损处扫了扫,虽然看到她肌肤晶莹如玉,皓白如雪,却是不敢多看,很是委屈道:“姑……姑娘……我可什么也没做啊……”

    “啊——你……你还看……你这个登—徒—子!色—狼!流—氓!淫—贼……你……你……我要杀了你!”英婷爱着想站起身,却是力不从心,只能将牙根咬的痒痒的。

    日你娘的,不就是看看,至于这么难过么?看看又不会怀孕,我刚才还摸了呢,嗯……她发现身上的伤好了,便想到是我做的,也因此看了她的肌肤……

    西门町想到这儿赶紧解释道:“姑娘,你误会了,我没有看你,只是模了你,我是为了替你……”

    “啊——”英婷爱一声尖叫,急怒攻心之下又晕了过去,显然受不了西门町竟然还“摸”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