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二十四章 小蛇宝宝

第二十四章 小蛇宝宝

    ps:今日第二更……求收藏……

    这一次,英婷爱却是很快醒来,一睁眼,便向站在几米外正犹豫要不要上前看看的西门町恶狠狠的瞪视。

    西门町看她这副要吃人的样子,吓了一跳,赶紧往后退了几步,心里早想好了辞,急忙道:“姑娘,你千万别误会,我看你流血太多,也不能见死不救啊,实在是迫不得已而为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英婷爱只是瞪视着他,这次却是没有话。

    此时天色已越来越暗,周围一片寂静,那黑豹早已没了声息,不知死了还是昏了。

    突然从远处传来“扑棱棱”一阵鸟飞,吓得西门町身子一缩打了个激灵,看了看英婷爱道:“姑……姑娘,你没事了?”

    “……”怒视。

    “天黑了,我们怎么办啊?”

    “……”继续怒视。

    “咳咳……万一再来两只黑豹,我们可死定了。”

    “……”仍然怒视。

    “你……”西门町肚子突然“咕噜噜”一阵叫唤,他想起什么,伸手就朝怀里摸去,可惜,那半拉馒头早不见了。

    随着饥饿袭来,西门町更是感到口干舌燥起来。

    他能不口渴么?他是严重缺水啊:不算受伤流血热出汗,光是被吓,今天吓出了好几身冷汗。

    西门町又看了看英婷爱,见她还是那么怒视自己,也不知道她心里想什么:娘的,你难道真想杀了我?不至于,大不了我也让你看让你摸是喽。

    “嗯,你肯定累坏了,就先歇着,我去四处看看,如果能摘野果或者找到水就好了。”

    西门町完,也不看英婷爱,四下找了找,捡起一根树枝拿在手里,挥舞了两下,觉得还蛮趁手,如果遇到动物袭击,应该可以抵挡一阵。

    当然了,西门町心里想的动物,只是老鼠啊,蛇啊,野鸡啊,野兔啊之类他觉得能对付的动物,至于豺狼虎豹野猪啥的,甚至大的梅花鹿,他都是想也没想。

    西门町手持树枝摸黑上路了。

    他一路心翼翼,先用树枝左右拍打一番,确定没有动物们来攻击他,才试探着举步前行。

    由于丛林茂密,山势也比较陡峭,他走走停停,走的极慢。

    天空中已升起一弯刀月,给夏夜洒下淡淡的清冷的光。

    西门町这个时候倒是没了恐惧之心,一门心思只想着能找到水源。

    借着月光,他突然看到前面有波光粼粼,心里不禁一喜:我的娘哎,终于找到水了。

    心里兴奋之下,他的脚步不由得快了起来,也不再试探着举步前行了,直直地便向那波光粼粼处奔了过去。

    眼看着一片巨大的湖泊出现在眼前,却没看清这巨大的湖泊离他的位置有几十米的高度,突然脚底下一绊,身不由己已是往前扑倒,像是跌在了一洼长满青苔的水槽里,紧跟着竟是头下脚上急速向下滑去。

    西门町只听到耳边风声呼呼,心似要提到嗓子眼,正想着这下子脑袋开花要摔死了,突然“扑通”一声,却是一头扎入了水中。

    西门町虽然生在多水的江南,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旱鸭子,平生最怕下水,一落水中,脑中一个念头:娘哎,我不想淹死,还是摔死我好了……

    他虽然不会水,也几乎是被动的,但不可否认,他入水的姿势却是极佳,竟然没泛起多少水花。

    盖因入水姿势不错,他这一下扎入水中很深,还没等他把水喝饱,却是感到水底下像是有股巨大的吸力,将他身子不由自主地往湖底深处吸去。

    越到湖底,这股吸力越大,已非人力抗拒,竟然是个暗流漩涡。

    处于漩涡中心的西门町,仿佛被置于了一个超大型的滚筒洗衣机,而巨大的离心力让他周围环绕着的湖水形成愈来愈大的一个无底黑洞,倒是没有机会让他喝到几口冰冷的湖水。

    终于到了漩涡的最低端,竟是深达湖底数百米,那股巨大的离心力此时却突然戛然而止,早已被甩的七荤八素的西门町一下子从那漩涡中心掉了下来。

    好在只有两米多高,并且正好掉落在一处水坑中,头昏脑胀的西门町倒是没有摔伤。

    他手忙脚乱地从水坑中爬起来,晃了晃脑袋,慢慢地恢复了清醒,也渐渐适应了湖底的光亮,不觉抬头看去。

    这是怎样的一幅自然奇观?

    湖底一大片空旷,透过那池湖水,借着淡淡的光亮只见近三米高处一个不断移动的巨大的黑洞牵引着周围蓝汪汪的湖水围绕着它急速地旋转,仿佛悬浮于半空的一个巨大龙旋风。

    西门町看的是目瞪口呆,啧啧称奇,顿时惊叹于造物主的奇异力量,感叹自然界的神奇。

    他感叹了一番,看看周围,发现都是整块巨石插入地下,自己仿佛被一池湖水封在了一个巨大的盒中。

    我日你娘唉,没有被摔死,也没有淹死,这是要将我活活饿死在这里啊。

    想到被饿死,西门町的肚子及时发出了“咕噜噜”的叫唤,好像提醒他,再不找吃的,真要被饿死了。

    西门町赶紧心翼翼沿着湿滑的地面,四处摸索寻找起来。

    当然吃的没找到,倒是在一块巨大的山石后发现了一个数米高的天然洞口。

    走到洞口边,举目向里看去,里面竟是一个巨大的天然溶洞,依稀可辨洞内一块块硕大的钟乳石奇形怪状,千姿百态,有像奔腾的马,有像俯卧的狮,有如漂浮的云,有如流动的水,有似张牙舞爪的龙,有似庄严肃穆的佛……

    西门町走了进去,一路长着个大嘴,不时发出惊叹,完全一副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模样。

    不知不觉已走到那溶洞的尽头,这时,那丁的亮光越来越弱,已经看不清眼前的东西,西门町眼睛漫无目地四下乱扫,却突然看到不远处有一篷红红的亮光,像是有火把照耀。

    西门町精神一震:这里还有人??

    他赶紧向亮光处摸了过去,走近却发现,那红光是从一个碗大的洞口透出,而一股股灼热的气息从洞口滚滚而出。

    西门町越靠近洞口,周围越是灼热,连呼吸空气也是热的难受。

    他半蹲下朝洞口内望去,发现里面竟然是另一片天地,一片火红的海洋。

    里面的空间,感觉比刚才的溶洞大了不知道多少倍,而占据了空间绝大部分的是一个无比巨大的岩浆池,不,岩浆湖,红彤彤一片,岩浆翻滚,热浪腾腾。

    西门町目瞪口呆地看了会儿,感觉呼吸困难,闷热无比,便赶紧退到了感觉清凉呼吸顺畅处。

    他感觉有累,便就近坐了下来,刚一坐下,他的肚子又是一阵咕噜噜的叫唤,这才意识到饿,极度的饿!

    娘的,这种地方有啥的吃的,啃石头么?唉——睡觉治饿,我还是睡一觉先。

    ……

    除了那碗大的洞口处有红光透出,四周漆黑一片,寂静无声,西门町已经沉沉睡去。

    不过在睡梦中,西门町却是做起了美梦,嘴“嗒、嗒”咂个不停,不知是在吃大餐,还是在吃奶。

    而他砸嘴的声音在静夜中听来格外清晰,甚至在溶洞内产生了回音。

    正在这个时候,显然是被西门町咂嘴声吸引,一条浑身金黄,不足二十公分,比拇指还细的蛇,缓缓地从那热浪滚滚的岩浆洞口爬了出来。

    而随着它的爬行,一路上湿滑之处立时冒起一股水蒸汽,马上就干了,好像这蛇是一条炙热的火线。

    蛇慢慢爬到西门町头前,歪着比指甲盖大不了多少的脑袋,一双眼睛露出贪婪的眼神,像嗷嗷待哺的宝宝可怜兮兮地看着西门町一张一合仍在砸的嘴,貌似它也肚子饿,很是眼馋西门町竟然在这鬼地方还有东西吃。

    它看了会儿,实在受不了西门町一个人吃独食,心里一合计:你不给我吃,我不会抢么?

    蛇宝宝很是果断地从西门町正张开的嘴里钻了进去,动作快捷无比,在西门町闭嘴之前,“嗖”的一声,整个身子已窜了进去。

    正在做美梦的西门町突然感到一条热线顺着喉咙极快地就到了腹中,像是突然被人从嘴里塞入了一根火热的炭条,立时将他从梦中烫醒了。

    只片刻功夫,西门町感到腹内愈来愈热,好似有一团火越烧越旺,渐渐地感觉有一丝丝火热的细线顺着四肢百骸爬遍全身,烧遍身体每一个角落。

    啊啊啊啊……日他娘的,这是咋回事啊……我要烧死了,我要烧死了……老子原来是被烧死的……

    西门町慢慢地失去了知觉,貌似五脏俱焚真被内火烧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