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二十五章 又暴殄天物了(求收藏)

第二十五章 又暴殄天物了(求收藏)

    这条长得很是卡哇伊的蛇宝宝,别看它个头,却是有数百年的“宝龄”。

    或许数百年前,它也跟西门町一样,流年不利,不心被卷入到了这个湖底。

    蛇属阴性之物,原本蛇宝宝也是,但自从困在这湖底之后,却变成了至阳至刚之物。

    原因无他,盖因常年吸食“地火灵珠”也。

    地火灵珠,生长在活火山附近,一年一结果,一株结一粒,阳刚至盛,与天下第一极阴至寒之物“海洋之心”天生相克。

    但却都是疗伤治病提升功力的圣品,功效堪比少林大还丹,所不同者:海洋之心滋阴,而地火灵珠壮阳。

    此处正是万年火山喷发后留下的巨坑,随着斗转星移,渐渐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但此万年火山却是活火山,在这湖底深处竟是长了一株地火灵珠。

    也不知道蛇宝宝是运气好,还是它运气差,被困在这鬼地方还能吃到新鲜水果,不过却是一年才能吃一次。

    但即使这样,它还是勇敢而坚强地活了下来,实在饿了,还可以喝水充饥嘛。

    蛇宝宝吃了数百年几百颗的地火灵珠,自然是青春永驻,永远长不大。不过却是力大无穷,阳刚无比,浑身也变得金灿灿的,造型拉风的很。

    它现在的身体就像是几百粒少林大还丹和伟哥融合在一起后的浓缩精华。

    当然了,蛇是铁,饭是钢,一天不吃饿得慌。蛇宝宝再阳刚,再拉风,再浓缩,再精华,还得要吃饭不是?

    就拿今晚来,蛇宝宝可真是饿坏了,原本今天正是一年一度的水果宴,它为此已经节食了好几天(咳咳,就是没喝水啦),准备好好享受一下,却就在今天,就在它眼巴巴地看着地火灵珠瓜熟蒂落的瞬间,那多少年没有动静的岩浆池,却是突然骚动了一下,引起了整个湖底一阵颤动。蛇宝宝被甩到一边倒是没啥,那颗即将成熟的地火灵珠果实却是被震到了地下,并且一眨眼功夫就萎缩成果干,然后消失不见。

    可把紧赶慢赶扑上来的蛇宝宝心疼坏了,眼睛里全是伤心的泪。

    伤心之余,蛇宝宝满腔怒火地冲进了岩浆池里,是一个劲地翻滚折腾:都是你,都是你,害我吃不成水果宴。

    终于折腾够了,蛇宝宝垂头丧气地爬上岩浆池,是又累又饿。

    正在这个时候,西门町开始砸嘴了,耳聪目明的蛇宝宝还不赶紧跑出来看看?

    结果很是遗憾,蛇宝宝今天倒霉到头了:觅食不成,最后壮烈牺牲——岩浆不能融化的身体,却是被西门町的胃液融化了。

    这正应了一句话:人倒起霉来,喝水都会被呛死,走路都会被蚂蚁绊一跤摔死,更何况是蛇呢?

    不知过了多久,西门町浑身肤色金黄,像是镀了一层金,人已醒了过来。

    但那一丝丝在浑身四处流窜的火线此时却汇集成了一条条,仍是在周身乱窜不已,让他感到燥热无比,身体也是鼓胀难受。

    西门町嗓子底发出嘶哑的吼叫,猛地跳了起来,像一头吃了大量伟哥并处于发情期的雄狮在溶洞里疯狂地乱撞乱窜,急欲寻找宣泄之处。

    这一下乱撞乱窜,那一个个千姿百态的钟乳石自然奇观可遭了殃。

    西门町像一个钢铁战士,那一块块坚硬的钟乳石好似豆腐渣,他撞哪儿,哪儿碎,是碎石乱飞。

    没一会儿功夫,溶洞内已是碎石遍地,一片狼藉。

    西门町这一通发泄足足持续了半个时辰,体内的那些火条方渐渐熄灭,燥热和鼓胀感也渐渐消失,浑身的金黄也随之褪去,但全身却是散发出一层淡淡的金光,远远看去,西门町像是被一团迷雾般的金光笼罩。

    西门町瘫坐在地,是大口喘气,看着眼前的“盛况”感到很是奇怪:我刚才这是咋地了,日他娘的,很像是吃了如来大棒槌、观音撕衣衫之类的烈性春药啊。

    他一时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休息了好一会儿,感觉有了一力气后,看溶洞里已明亮起来,估计外面已是大白天,便爬起身朝溶洞外走去。

    此时外面的湖底风光更是蔚为可观,而悬浮于头的巨大漩涡在阳光照射下,显得异常诡异和玄幻。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自然是不甘被困在湖底,想到或许昨晚没看清,一定还有别的出口,便再次沿着四周石壁仔细地查看起来。

    但一圈下来,仍是只有那溶洞洞口。

    心里失望之下,他又走进了溶洞。

    踩着遍地的碎石,他耐着性子这里敲敲,那里摸摸,转了大半圈,不觉走到了那个透出滚滚热浪的碗大洞口前。

    让西门町感觉奇怪的是,这次他靠近洞口却没感到炙热难受,甚至将大半个头探进洞口,也没感觉不适。

    看着那仍是红彤彤热浪翻滚的岩浆,西门町脑子又当机了:娘的,难道昨晚是错觉?

    他缩回头,伸手掐了一下大腿,疼的一呲牙:嗯,现在老子很清醒,看来昨晚是做梦。

    就在这个时候,西门町身上早已不像样的“布条”衫却突然玩起了**,把西门町吓的跳了起来:我日你娘的,有鬼啊

    还没等西门町手忙脚乱地想将突然着火的衣服脱下,那一身布条衫已化为了灰烬。

    西门町感觉有不对,伸手摸了摸胸口一处刚刚燃烧的地方,不疼,皮肤还是那么白嫩白嫩的,红都没红。

    嗯?老子突然不怕火烧了么?这他娘的咋回事啊?

    西门町就是想上一万年,把脑袋想成化石也想不出所以然来:这都是蛇宝宝的功劳啊。

    西门町没准备想一万年,他还是想赶紧脱困。

    他拍了拍身上的灰烬,对自己此时赤条条的模样也不以为意,抬头看了看那个碗大的洞口,径深大概几十公分的样子,便尝试着伸手扳动洞口边缘一块凸起的石片,看看能不能扳动,将洞口搞大,不定洞口里面有出去的地方咧。

    他也没抱多大希望,纯粹就是随手一试。却是不料,他感觉也没使劲,那石片竟然是“喀”一声断了。

    这么脆?

    西门町一下瞪大了眼睛,有些不信地看了看手里扳断的石头,用手一捏,竟如桃酥般被他捏成了粉末。

    娘的,原来这石头这么松软,应该是老化了。

    西门町立时兴致大增,双手齐出,去扳动洞口边缘。

    虽然洞口的石头像豆腐块似的,被西门町轻松扳落,但将碗大的洞口搞成可以让他爬进去的大洞,还是颇费了西门町一些力气。

    有些气喘的西门町兴奋地爬进了洞内,看着这个无比巨大的岩浆池,一时间有跳下去融化在里面的冲动。

    洞内的热浪倒没有让西门町感觉不适,只是四散飞舞的岩浆灰,让西门町呼吸有难受。

    他伸手捂着鼻子,不再对着岩浆池发呆,赶紧沿着池边,一路走去,眼睛四下打量起来。

    正走着,突然从头处“滴答”一声,落下一滴水珠正打在西门町头上。

    西门町忍不住抬头看去,只见头上方有一块磨盘大的石头与众不同,周围的岩石都是干燥的红褐色,而这块石头却是暗青色,看起来潮乎乎的,水滴正是从它上面滴落。

    他正抬头看着,那石头上已是又滴落一滴水珠,却是正滴在西门町的嘴唇上。

    他本能地伸舌头一舔,感觉冰凉,有甜,也有腥味。

    他却是不知道,这些水珠可是好东西啊,乃深达地下数百米的泉灵之水,经过了几千年甚至上万年在熔岩中凝结而成。

    寻常人喝上一两滴,不百毒不侵,起码是百病不生。

    明目聪耳自不必,最大的功效却是强化肉身,可以极大地提高身体的柔韧性和灵敏度。

    西门町又舔了舔嘴唇,这滴水珠却是勾起了他喝水的**,倒没有觉得有饥饿之感。

    眼睛顺势一看,却看到水滴滴落处有一条窄窄的沟槽,顺着沟槽看去,几米远处竟有一个不规则的长条形水池,水池好像是在一块巨石中间挖了个坑,大概半米多深,而沟槽内正有涓涓细流汇入池中,一汪池水清澈明净,池底泥沙、碎石杂乱,此时池水已满,但细流汇入其中却不见涨。

    西门町几步走了过去,爬下身子,哪里还顾那么多,是好一通牛饮,只到腹中鼓胀方才停止。

    而随着泉灵之水入肚,却是很快地从胃部升腾起一团柔和的清凉之气,迅速地扩散到全身,只让他感觉全身舒泰,舒爽透。

    娘的,看来真是渴坏了,喝水也能喝的这么爽。

    西门町很是满意地摸了摸肚子,却是触了一手灰,再看看身上,除了衣服的灰烬,浑身都沾满了岩浆灰,十足一个黑不溜秋的裸男。

    那块他与轻舞霓裳指腹为婚的信物,用金线系着挂在脖子上的玉观音也是蒙上了一层灰烬。

    嗯哼,这池子里的水蛮清凉的,先洗个澡舒服舒服。

    我草,西门町这淫贼又准备暴殄天物了,竟然将这一池泉灵之水当洗澡水。

    西门町跨步就跳入了水池里,还没等他站稳,却是脚底一滑,不知踩到了哪儿,那水池底部突然塌陷了下去,他根本来不及反应,已随着泥沙、碎石和一池泉灵之水直往下摔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