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二十六章 有人在野战

第二十六章 有人在野战

    几天木淫湿了,来一首定场:

    妹子啊,你好骚,哥哥我有吃不消。

    耸一耸屁股,扭一扭腰,让哥的欲火是玩命的烧。

    光阴似水飞度,玩乐还是趁早——这话虽有理,但也不能无穷无尽的要

    “啊……哦……伟哥哥……用力……嗯啊……再用力……”一个娇媚的女声道。

    随着“噼啪、噼啪……”猛烈的撞击声,一个粗壮的男声气喘吁吁道:“如妹子……我来啦……啊啊啊啊……”

    这是什么声音?节奏感如此强烈,听来竟让我心跳加快腹发热起来,更奇怪的是,竟然让我忍不住想起了秦淮苑里的红翠她们。

    离上面那声音之源有百米开外,听觉突然变得异常灵敏的西门町忍不住停下了脚步,竖耳倾听起来:我日你娘的,原来是大白天的有人在野战啊……唔,白日宣~淫,这对狗男女很有闲情逸致嘛。

    西门町从那水池中落下去没多深,却是落到了一股急流中,顺着那急流忽上忽下忽左忽右是过足了漂流瘾。终于,“哄”的一声,西门町被这股急流从山脚下一处洞内被射出来,落在了一条穿越在两座山脉之间的茫茫大河中,貌似就是传中的长江了。

    这一趟“漂流”,西门町没像昨天那样,被整的头昏脑胀,相反,脑子里却是异常清晰,每一次拐弯,每一次冲击,虽然速度很快,但西门町都看的清清楚楚,好像是慢镜头在眼前一幕幕缓缓流过,甚至在某个急拐弯处,眼看要撞上一块突出的石头,还用手推开避了一下,并且,身体因为撞击也没感到疼痛。

    这番落在滚滚长江中,他也是脑子异常的冷静,并没有往日落水后的惊慌失措,只知道猛灌水。

    一落水后,西门町便紧闭双唇,屏住呼吸,放松身体,随波逐浪。

    自从昨晚正在做美梦,却突然像吞下了一块炭条被烫醒后,在自己身上发生了好几件神奇的事,对现在落水后的镇定表现,西门町也见怪不怪,心里想着: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老子三番五次没死成,这他娘的肯定是有神仙在保佑我。

    西门町随着江水起起伏伏,经过了几个转弯处,很快被冲到了岸边。

    连忙爬上岸去,打眼一看,江边杂草丛生,周围一片荒芜,这里显然是鲜有人烟。

    此时虽然艳阳高照,但江边一阵风吹来,还是让浑身湿漉漉赤果果的西门町感觉到一丝凉意。

    西门町忍不住打了个颤,四周看了看,便举步向一处丛林中走去:娘的,老子赤身**不怕被美女看到,我完全有理由看回来,但万一被丑女看到,老子可亏大了,嗯,还是先找找有没有可以遮体的东西。

    他深一脚浅一脚正东张西望往前走着,便从前方传来了让他腹发热的声音。

    娘的,在这么荒野的地方也风流快活,待老子偷了你的衣服,一会儿看你们还快活不?

    西门町这么一想,脸上顿时浮起作狭的奸笑。

    他向着声音来源处蹑手蹑脚走了过去,那让人亢奋的声音已是愈演愈烈。

    很快,在一处草丛中,鬼鬼祟祟的西门町迎面看到了一幕让他眼睛突然睁大、感觉很是滑稽的场景。

    一滩白花花的肉前,一个浑身**的男子肩上扛着两条朝天伸着、脚丫子紧紧绷直的腿,双手搂抱着大腿底部,正半跪在那儿,进行着“哼哧哼哧”的奋力冲刺。

    一滩白肉,只因那脸上几粒麻子也是一片潮红的女子太胖了,一张脸足有磨盘大,而浑身**躺在地上,立时将她满身的肥肉铺了开来,足有几平米的面积。

    而体格原本就有清瘦的男子,相形之下更显得干瘦干瘦。

    这样一对胖瘦二人组进行着人类最原始的战斗,特别是那肥胖的女子话娇滴滴的,而干瘦的男子话却是粗狂之极,让西门町差忍不住笑场。

    这“伟哥哥”和“如妹子”看起来都已经三四十岁,正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显然是没注意到在一旁偷窥的西门町。

    西门町看了几眼,欣赏的兴趣大减,眼睛一扫间,已看到在他们的后方草丛中,几件衣物散乱一地。

    西门町蹲低身子,轻手轻脚向他们的后方摸去,恶作剧心理作祟,他将那两人的衣物一股脑全捞在了手里,然后悄悄退开后,先将那女子的一身肥大的衣裙放在一边,拿起那男子的衣服在身上比了比,却是稍显瘦,但还是勉强穿在了身上。

    总比赤身**好,万一光着的身子被那肥女看到可就亏大了,咳咳,貌似自己先看了她的,但也不能被她看,不然的话,劳资怕是对房事再也提不起兴趣也。

    西门町将很不合身的衣服整了整,在怀里摸了摸,发现有东西。

    几张面额不的银票,一只造型别致的雕花木盒,还有一块非金非铁的牌子,正反两面分别刻着“恶”、“魔”二字。

    呃?恶魔崖的人?

    西门町吓了一跳,虽然对那木盒很是好奇,也不敢打开看了,赶紧将东西又揣入怀里,连那肥女的衣裙也不拿了,一折身,就往丛林里钻去。

    或许西门町内心紧张引起的动静有大,更可能是那对野战的男女已结束战斗,恢复了平日的视听和警觉能力。西门町这一逃,立时引起了二人的注意。

    “什么人?”那男子一声喝问刚落,紧跟着一座山般白花花的躯体夹带一阵风已向这边射来。

    这**着身体肥胖之极的女子,一身轻功竟如此精妙,如果不是亲见,实难想象。

    但这女子一扑过来,却是看到了自己的衣物,便停下了脚步。

    这时,那男子也赶了过来,脸色阴沉道:“如妹子,人呢?”

    肥胖女子很快穿上了衣裙,抬头朝西门町逃去的方向望了一眼,娇滴滴道:“伟哥哥,等银甲穿好衣服再么,他就在前面,跑不了的。”

    男子环视了一下四周,没看到自己的衣物,脸色变得越发阴沉,口气严厉道:“吗的,别发骚了,快追!没看到我的衣物被他拿去了么?”

    他话一完,当先向前追去。

    肥胖女子娇嗔地看了男子一眼,也不话,身体猛地拔起,竟是后发先至,越过了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