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二十七章 好粗好大啊

第二十七章 好粗好大啊

    西门町远远听到那男女的对话,心下愈发惶恐,更是急急地逃窜。

    好在他浑身似有使不完的力气,腿脚也是利索非常,这一番慌不择路,是哪儿偏往哪儿走,哪儿密往哪儿钻。

    此时他已逃进一片茂密的松林中,没有丝毫阳光照射进来,感觉里面阴森森的,而脚下的松针落叶踩上去松软的很,发出轻微的沙沙声。

    但即便如此,从后面追来的男女已是越来越近,西门町甚至已听到那肥女身形纵起发出的呼呼风响。

    也幸亏是在密林中,那一男一女腾挪跃纵之间受了太多限制,施展轻功追来比撒丫子乱窜的西门町也快不了多少。

    这般一跑两追,越来越向松林深处而去,不知不觉西门町已跑到了半山腰中。

    忽然,从身后传来一阵蜂鸣般的“呜呜——”声,西门町本能地低头,只看到一只金灿灿的圆圈从头飞过,“喀嚓”一声,已将前方一棵松树砸断,而那只貌似是纯金打造的圆圈圈一砸之后,竟是长了翅膀般又向后飞回,砸向伏低的西门町。

    吓的西门町就地一滚,却是收势不住,直向一侧的地势低矮处滚去。

    圆圈圈没有击中西门町,几乎是贴地飞回到了当先追上来的肥女手中。

    而那肥女堪比西门町大腿粗的右胳膊上赫然还套着两只同样的圆圈圈,此时看西门町向一侧滚去,她除了丢出刚刚飞回的金圈,手臂一震,又有一只金圈飞出,一前一后一左一右砸向西门町。

    翻滚势头越来越急的西门町只听到身后“呜呜”声大作,却是空自着急,不能闪避。

    “啪”的一声,先发而至的金圈正砸中西门町的左肩处,西门町“啊”的一叫,立时将他打飞了起来,“劈哩啪啦”撞断了许多横生的树枝,落在了低矮处一片草丛中。

    肥女原以为西门町受此一击不死也伤,正站在原地等已经赶过来的男子,却是没想到,草丛中一阵“窸窸窣窣”,一个身影很快爬起来,弓着身子又向前跑出,看他逃跑的速度,竟是丝毫没受金圈一击的影响。

    肥女眼中露出诧异,左右手将已经飞回的金圈再次砸向西门町,同时身体纵起,人也向西门町扑去。

    西门町刚才被金圈砸在左肩,除了身体感到一震外,却是丝毫没觉疼痛,貌似砸他的不是金圈,而是弹力十足的橡胶圈。

    日你娘的,你个死肥婆吓老子一跳,老子可不跟你玩丢圈圈,我跑!

    西门町根本不理会“呜呜”飞来的金圈圈,埋头一个劲向前窜去。

    “啪啪”两声,两只金圈圈几乎同时砸中了西门町后背,这股力量虽然大的惊人,但除了将西门町前窜的身体砸的更快地向前飞去外,西门町叫也没叫一声。

    肥女半空中接住两只金圈,落在了西门町刚刚摔倒的地方,是彻底傻眼了。

    “如……妹子……怎……怎么回事?”那男子飞奔而来,已经有些气喘(刚刚跟肥女这种吨位的女子野战一场,体力消耗巨大啊),看肥女盯着落向远处的西门町发呆,不禁奇怪问道。

    “邪门,真的邪门,撞邪了……”肥女嘴里喃喃道。

    不怪肥女如此表现,自己的拿手功夫对别人丝毫不起作用,并且,从他慌张逃跑的样子看,对方貌似还是个不懂武功的菜鸟,这换作任何人,也一下子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发什么神经啊,邪你~妈的腿,还不快追,那件信物被他拿去了,我们回去受死么?”男子一瞪眼道,身子已拔起,又向西门町追去。

    肥女肥嘟嘟的嘴唇一撅,跟在了男子身后,却是不再一马当先。

    西门町受了金圈的助力,在空中直直飞出去了几十米远,“嘭”撞在一棵松树上,掉落下来。

    他摸了摸被撞的额头,也没觉得有什么不适,偏头看了一眼,见那男子裸着身体已经跟肥女在一起,心里一慌,眼睛一瞥间,却是看到左前方四壁下的草丛中貌似有个洞口,他想也没想,便钻了进去,回手还将洞口的杂草扒拉了一下,将洞口掩盖起来。

    这一钻进去,西门町发现洞内竟有一人多高,里面阴冷阴冷的,并且有股子刺鼻的腥味。

    他慌不择路,也没多想,深一脚浅一脚就往洞里躲去。

    随着往里深入,洞里越来越黑,西门町运足目力已是看不清楚,便准备就地潜伏起来。

    正在这时,耳中突然听到“嘶嘶——”声响,循声望去,只见黑暗中有四只灯笼大的眼睛冒着绿幽幽的寒光正向他逼近,那股腥味也越来越浓,闻之欲呕。

    西门町立时汗毛倒竖,吓出了一身冷汗:娘的,这是神马玩意?又是黑豹??!!

    他转身想跑,却是发现自己已瘫坐在地,浑身发抖,根本站不起来。

    而洞口外却是传来脚步声,紧跟着“哗啦”一下,掩盖住洞口的杂草已被人清除,洞内立时透进来一丝光亮。

    西门町再一看那四只眼睛,模模糊糊中已分辨出是两条蛇,两条水桶般粗细的大蛇,黑黝黝的蛇身上竟长满了一片片的鳞甲,在黑暗中泛出幽光。此时都高昂着头,长长的蛇舌一伸一缩间,鼻中喷出团团雾状的白气,虽然眼睛都盯着西门町,却是在他身前二三米处不再靠近,好像惧怕什么。

    我的娘唉,劳资这番死定了,竟然是作了蛇餐。佛祖以身饲虎,老子以身饲蛇,也算是功德无量。

    西门町瘫在地上,想到跑也跑不了,便闭上了眼睛,等待被蛇吞的厄运。

    却在这时,从洞外已“唰”地一声,极快地闪进一条身影,正是那**的男子。

    他一进来,怕躲在暗处的“高手”偷袭,便贴着洞壁隐住了身形,眼睛也慢慢适应洞内的光线。

    原本西门町闯入蛇府,已经激起了两条大蛇的滔天怒火,无奈却是对西门町非常忌惮,此时又有人擅自闯入,并且他貌似是一个寻常人,简直是他娘的找死啊。

    两条大蛇不敢招惹西门町,对后进来的“寻常人”却是丝毫不惧,“嗖、嗖”两声,两条大蛇绕过西门町,直扑已经适应了洞内光线正慢慢往洞里摸进的裸男。

    裸男正心翼翼贴着洞壁往里走,突然感到劲风夹带着一股刺鼻的腥味扑面而来,这威猛的气势根本非他所能击退的。

    他虽然来不及看清是什么东西,但反应却灵敏,身体一闪,已从洞内倒纵而出。

    由于身形肥胖不能进洞的肥女看他退了出来,正要上前搀扶一下,却从洞内紧跟着窜出两条大蛇。

    女人天生怕蛇,肥女也不例外。

    她一看到这么粗壮的两条大蛇,瞪着灯笼般大的眼睛,张开足以将肥女也能一口吞下的大嘴,呲着两只长长的獠牙,一副狰狞恐怖的样子,立时将她吓得叫道:“我滴妈呀,好粗好大啊!”然后转身就跑,并且忘了施展轻功,还是跌跌撞撞连滚带爬地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