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三十一章 蛇仙宫宫主4

第三十一章 蛇仙宫宫主4

    Ps:感谢兄弟纯净水打赏,最主要是NO.1啊,法克不啥了,今日二更伺候……继续求收藏

    “大胆,在我们宫主面前竟敢如此放肆!”浓雾中一个花衣女子斥道。

    “咳咳,是你们宫主,却不是我的宫主,我虽然是个读书人,但作为一个男人,也是有自尊滴。”西门町凝目望去,锦墩上的女子没蒙轻纱,隐隐可见是一张艳美的面容,不禁嫖客心理作祟,大男子主义抬起了头,话便有轻浮起来。

    西门町话音刚落,刚刚斥责西门町的花衣女子已探手从那木桌之下,取出一条皮鞭,挥手一鞭,“啪”的一声,正抽在西门町身上,那身灰褐色长袍立时被抽裂开一条缝,几可见肉,但西门町那肉仍是白嫩白嫩的,显然没受一丁伤。

    西门町冷不丁被抽了一鞭,倒是吓了一跳,随即发现这一鞭仿似搔痒,根本无碍,心里已是大定:日你娘的,老子现在刀枪不入,还怕你的皮鞭?

    “哎,君子动口不动手,我只是路过此处,也没有觊觎你们的藓云草,按江湖规矩,你们没权利扣押我,现在我站在此处,完全是看在宫主的面子上,难道蛇仙宫就是如此待客的么?”西门町扬眉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

    “看来是练有金刚护体神功,怪不得如此轻狂。”那浓雾后的花无语轻声道。

    话之间,那花衣女子已抡开皮鞭接连抽过去,只见她玉腕挥动,横扫直劈,满室中,响起一片呼呼啸风之声,那厚厚的浓雾也似风起云涌。

    西门町看到皮鞭抽来,心里也是不怕,虽然可以稍作闪避,却是根本不躲,任由皮鞭抽在身上。

    但闻“啪啪啪”一阵鞭响,西门町那身衣服已是裂开了一条条口子,却是未能伤了西门町一根毛。

    “住手啦。”花无语适时娇喝道。

    花衣女子玉婉一挫.收了皮鞭,一长粉脸在轻纱里已是羞得赤红如火。

    西门町这时更是心里大定,一副大人不计人过的样子,笑嘻嘻道:“我都了,我是个读书人,很讨厌动手动脚,我们还是客客气气聊天,大家相敬如宾不是蛮好么。”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适应,西门町的视线清楚了甚多,他用足目力望去,只见那花无语穿着一身深色的衣服,手上也带了一付深色的手套,脸上的确是未蒙轻纱,烟香缭绕间可见一张绝世无伦的美丽面孔。长发散披,垂在肩上,黛眉长长,眼睛圆圆,樱唇轻启,竟似带着一丝笑意。但在浓重的烟雾环绕下,西门町却是无法辨识出花无语衣服的颜色和清晰的像貌,一切都是隐隐约约的,无法留下深刻的记忆。

    西门町正运足目力偷窥美女,却听花无语娇声道:“你这般瞧我,一定是瞧得很清楚了?”

    “呃……烟雾太浓了,看不真切,不过生也能看出宫主当的是一位仙女般的姐姐。”拍个马屁总没事。

    “你非我蛇仙宫弟子,能这样看我已经是很难得了……难道还想看清楚么?”花无语娇软的声音让人听来像是情侣间的偶偶细语。

    “嗯?想……大家堂堂正正清清楚楚面对面岂不是很好,我虽是一介书生,却也听过蛇仙宫弟子都是敢作敢当,可这样子未免显得……显得……”此时,西门町对蛇仙宫的恐惧心理早已抛到九霄云外,恍惚间以为是在秦淮苑跟美人儿聊天呢,不过他倒是清楚一,这美人儿是蛇仙宫公主,话间也不敢放肆,顺带继续拍马屁。

    “显得怎样?”花无语轻声接道。

    “显得鬼鬼祟祟,好像见不得人似的。”

    “大胆!”、“放肆!”几个花衣女子同声喝道。

    忽听佩环叮咚,那花无语竟是从锦墩上缓缓站起,伸手从那花衣女子手中取过皮鞭,娇声道:“我也来活动活动手腕,如果你能站立不动,我便散去烟香,让你看个清楚。”

    她的声音美悦动人,这话的更似在与情郎**,只让西门町听的心里痒痒的:娘的,这花无语肯定是个妙人儿,来,哥等着你,嘿嘿……千万别太大力啊,哥哥我怕不住。

    但他嘴上却是道:“宫主千万不可,生可没练什么金刚护体神功,只是皮糙肉厚罢了,你这一鞭下来,肯定比那位穿花衣的姐姐厉害十倍百倍,我非皮开肉绽不可。呵呵……看不看无所谓,我也不要坐了,我的腰好肾也好,就这么站着话也不腰疼……”

    却是话没完,花无语玉婉一振,手中皮鞭突然疾飞而出,直向西门町双腿卷去,口中娇笑道:“腰好不好,待我一试便知。”

    西门町那话本就有调笑之意,听花无语貌似并没生气,眼看一鞭击来,很是牛叉地脸带微笑站在那儿:看你娇滴滴的,这一鞭能厉害到哪儿去,哥我受了。

    当然了,他想躲也躲不开。

    “啪”的一声,鞭销正抽在西门町右膝之上,力道自然是与花衣女子击来大不相同,他只感到腿部一疼,但还没来得及疼,那软软的皮鞭,忽然鞭销一挺,像是蛇突然昂起头,向西门町的梁丘穴,但也是一而过,这一鞭之上竟同时用出了三种不同的力道,笔直的鞭销忽然又向上折去,极快无比地向西门町腰眼穴。

    这一鞭的确是风骚无比,换任何人非立马中招,瘫软在地。但遇到西门町却像是秀才遇到兵有理不清,他天生冥顽之脉,身体多处穴位不在常规位置上,皮鞭虽然上,西门町却是毫无反应,只是痛一下而已,这一俺们町哥还是能忍住的。

    因此,花无语一击之后,很是相信自己的能力,立时投鞭于地,静等西门町扑通摔倒呢,却是看到他仍然直挺挺站着,脸上竟然还带着微笑。

    花无语眼中露出诧异,却是一闪而过,缓缓坐下后,娇声道:“的确有能耐……你们退下!”

    几个花衣女子退入里间,走时顺手熄灭了燃烧的香火,室内立时黑暗一片,西门町正有紧张不知道她们要干嘛呢,却是突然亮起了一火光。

    随着飘浮的烟气愈来愈谈,在那火光中逐渐显现出花无语那张绝世无论的脸,脸上的表情似嗔似喜。

    娘的,老子最近是命犯桃花啊,接二连三遇到绝色美人,嘿嘿……看你一副羞答答的样子,哥吃定你了。

    “你看清楚了么?”花无语轻声道。

    “看清楚了。”西门町盯着她,眼睛一眨不眨。

    “如若你未看清楚,那是死有所憾了。”花无语着,竟是微微一笑。

    死有所憾?我日,难道看你一眼还要杀了我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