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三十二章 蛇仙宫宫主5(第二更,求收藏)

第三十二章 蛇仙宫宫主5(第二更,求收藏)

    “咳咳……宫主这话我却是不懂了……”西门町尴尬道,却是不敢再看,将眼睛看向了别处。

    “有何不懂?你再仔细的瞧瞧我。”花无语仍是巧笑嫣然,温言软语。

    西门町不禁又向花无语看去,这一看,只觉她眉目神态之间,有一种撩人欲念的春~情,荡漾如波,动人心弦,顿时是百脉愤张,全身血液流动加速。

    西门町本就是个色胚,哪里禁得住如此勾引,立时是原形毕露:眼含淫邪之色,脸带淫~荡表情,张开双手就向花无语走了过去,嘴里痴痴道:“宫……花妹妹……你想死我……”

    但就在此时,西门町脸色突变,露出了一丝痛苦的表情,随着花无语眼中春~情炽盛,他那痛苦的表情却是越发强烈,最终在花无语两步之遥西门町停住了脚步,双手抱头,“啊——”的一声痛叫出来。

    花无语却是不明所以,看西门町停下脚步,以为是在抗拒自己的摄心术,便微微一笑,声音更是甜腻,“你怎么不过来了?”她的声音中,亦似是带着动人心魄的磁性吸力,直让西门町心头一震,脑中疼痛更烈。

    花无语刚才击出一鞭,却是没能伤了西门町,以为他是个高手,在自己面前扮痴充嫩来调侃自己,便施展出拿手的摄心术想控制住西门町心神,她也看出西门町仿似色鬼投胎,自己稍一施展,还不是手到擒来?

    她当然想不到西门町是个怪胎——被人附身穿了,脑中有两套记忆,有两个心神,她这一发功,却如天雷勾地火,立时挑起了西门町前世和今生之间的战斗,他额前那圈淡淡的粉色印记再次时而殷红如血,时而消失不见。

    西门町脑中影像混乱,只让他痛苦地举手捶打头部,“咚咚”有声。

    花无语也是大感意外,以为西门町的定力这么强,不禁站起身,脱下手上的手套,缓缓走到西门町跟前,一个如雪般白皙的玉手,优美的伸了过来,轻轻的握住西门町的右腕,那柔滑的手掌中,似是带着强烈的电流,同时花无语那明亮的双眸眨动了两下,定定地看向西门町圆睁的双目,像冷电寒刃,直刺入西门町心底深处。

    西门町嘴里猛地发出“啊”一声大叫,脑中深海里的诸多记忆也是被花无语激发出来,只觉的痛疼欲裂,一扬手,已将花无语的手挣脱开来,人却是跌倒在地,。

    西门町如此反应,花无语却是以为她的摄心术到了关键时刻,岂肯就此罢手?她举步上前,那滑肤玉手,有如随形之影,再次握住了西门町的手腕,嘴里柔媚轻俏道:“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但此时西门町已蜷伏在地,似是中了疯魔,不停地用头磕地,根本没听到她的话,被握住的手也是本能地一甩,力量之大,立时甩脱开来。

    花无语微微一顿,嘴里道:“我这摄心术最是伤人,你如再勉强抗拒下去,只有死亡一途,不如随你心意,当可保住性命。”

    正在这时,那火折子却是一闪而熄,室内恢复了黑暗。沉默在黑暗中,只有西门町发出的“砰砰”磕地声,延续了足足有一盏热茶之久。

    西门町额前的印记突然一淡,几可不见,那迷乱的心神也是一清,他伏地又呆了片刻,像是回忆什么,随即在黑暗中站起身形,脸上所有的淫邪之气,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凛然正气。

    这时,花无语娇软的声音响起:“你不错啊,居然能等完我一只火折子。”她甜柔的声音突然转为清冷,“自我出道以来,你是唯一能抗拒我一只火折的人,你那过人的定力,虽使我十分佩服,却也使我生出了必杀之心。”

    此时西门町已完全恢复了神智,听闻之后,缓缓道:“早听蛇仙宫喜怒无常,杀人如取草芥,我虽是一介书生,要杀便杀,我绝不皱眉,但想让我臣服于你,却是休想。”

    复为前世的西门町,脑中却有这几日今生的遭遇,虽然还是想不明白自己为何变得“刀枪不入耳聪目明”了,但心中有了底气,加上性格使然,面对蛇仙宫却是一没怕。

    花无语突然格格笑道:“你可是觉着自己本事很大,我们拿你没办法么?”话一完,突然火光亮起,又是燃起了一个火折子。

    她一看到离她两三步远的西门町,仿似换了个人(事实上的确换了个人),不觉看着西门町呆了一呆。

    而此时她不再施展摄心术,身心放松之下,鼻中闻到西门町身上传来一股异常浓烈的阳刚之气,让从未如此近距离接触男人的花无语禁不住心内怦怦乱跳,俏脸也绯红起来。她赶紧后退了两步,眼睛也不敢直盯着西门町看了。“随你怎么想。”西门町看着花无语秀美绝伦的脸,眼中一片清明,脸上也是一副淡淡的表情,这句话的,让他看起来倒像是莫测高深的样子。

    “你很自信,但今日……”

    西门町突然打断道:“我看姑娘涉世未深,不像是凶残之人,我们也是素昧平生,并无深仇大恨,要你们杀我,无非是我得悉了你们一些秘密,我保证绝不对二人言。Ok,我话已至此,我们还是就此别过,大家以后形同陌路。”西门町也不想跟她啰哩啰唆,自己还有很多事呢,顺口之下,竟然“ok”也出来了。

    西门町一完,也不等花无语什么,微一拱手,便要转身而去。

    花无语对刚才自己的反应有羞愤,再听西门町这番话,立时激怒:你当自己是谁啊,竟敢如此话,简直是狂妄之极。

    “你能走得了么?”她娇喝一声,两条黑线从她袖口疾射而出,直奔西门町而去。

    看两条黑线在空中游窜,灵活无比,竟是两条剧毒无比的黑线蛇!

    眼看两条黑线蛇张开獠牙咬向了西门町后心,却离他半米左右,两条黑线蛇像是遇到了天敌一般,异常惊恐地几乎同时在半空中一扭身,又飞回了花无语手中,“嗖”一下钻入她的袖内。

    呀?

    花无语见此情景,顿时惊讶非常,两条黑线蛇被自己驯养多年,是自己克敌制胜的压箱底绝活,从未出现过半途飞回的情况,看样子并不是被他用内力震飞,而是不敢靠近他,难道他身上还藏有木玲珑之类的克蛇之物?

    想到这里,花无语嘴里突然发出一声奇怪的低吟,西门町刚刚走到舱门前,准备拉开舱门,出玉辇,却从那四周辇壁黑绫幔遮的地方一下子涌出无数毒蛇,迅疾无比地游向西门町。

    突然涌出来这么多面目狰狞的毒蛇,一阵阵“丝丝”声听来异常恐怖,倒是让西门町吓了一跳。

    但很快,西门町自己也感到奇怪起来,那些蜂拥而至的毒蛇,到了他身前一两米开外,却是纷纷避之而恐不及,并且都拼命地想往回游走,却被后面涌上的毒蛇堵住,而有几条毒蛇被挤入了离西门町半米左右,却是突然间蛇身一挺,当即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