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三十三章 蛇仙宫宫主6

第三十三章 蛇仙宫宫主6

    蛇仙宫位于河南河北交界处的一座山谷里,满山苍翠,林木蓊郁,舍隐约,古朴幽雅。

    谷正中有个硕大的湖,碧波粼粼,山水倒影,宛若人间仙境在水中缥缈。

    在湖正中有个数十米高的双头蛇塑像,周身描金,看上去金光闪闪。

    蛇身半径足有三四米,盘旋而上,蛇头几乎探谷而出。

    塑像里面全是儿臂粗细的铁棍,纵横交错,搭建成一层层梯和一个个房间,从上到下有十七层,共有十个房间,而这十个房间却是蛇仙宫用作关押重要人质和犯人的牢房。

    蛇像内从下到上,拾梯而上,那一根根铁棍上都盘满了稀奇古怪、面目狰狞的各种毒蛇,空旷处更是万蛇攒动,许多蛇都是纠缠拧抱在一起,一团团,一层层,密密麻麻的一眼望去,让人是毛骨悚然。

    而在蛇像底层梯后面却是一片空旷,数不清的毒蛇一被挤到梯后某个范围内,好似万分恐惧般拼命往外挤出来。

    稍稍留意,当可发现在那空旷处的角落里有一条蛇,比手指还细,不足二十公分长,浑身金黄,竟是跟钻进西门町腹中的蛇宝宝有些相似,但金黄的色泽要淡了许多,并且,这条蛇赫然是一条双头蛇。

    之所以别的毒蛇对它异常恐惧、避之唯恐不及,倒不是它比别的蛇毒,比别的蛇凶残,却是因为它也吸食了地火灵珠所致。

    前文已过,蛇属阴性,而吸食地火灵珠之后,却是变得阳刚至盛,力大无穷。

    寻常蛇等不要经不起它轻轻一咬,即便是离它稍近,也会被其散发出的至阳至刚之气熏死。

    百十年前,蛇仙宫创始人无意中捕获了这条双头蛇,却不明白此中道理,以为双头蛇乃天下万蛇之祖,便将它视为蛇仙一般供奉着,也因此创立了蛇仙宫。

    蛇宝宝比双头蛇多吃了百十颗的地火灵珠果,身上的阳刚之气更盛,威力更猛。它以身饲西门町,自然是将西门町变成了一颗阳刚炽盛的大力丸,也因此那两条巨蛇被西门町浑身散发出的阳刚之气熏的不敢靠近。

    当然,当时西门町身怀木玲珑,却也是克蛇之物,恶魔崖董薛森得到此物(如何得来,后文交待),为了拉拢蛇仙宫,不惜将它送给靠弄蛇而立足江湖的蛇仙宫。

    此时花无语看到这样一副情景,差吃惊的眼珠子瞪出来:即便是木玲珑也是只有驱蛇之效,并没有杀蛇之能,他身上到底有什么,像是比双头蛇还厉害。

    她吃惊之下,已是忘了言语,只是呆呆地看着群蛇围着西门町翻滚挣扎,一条条死去。

    男人本不像女人般怕蛇,西门町前世更是喜欢蛇这种很有诱惑力的动物,看到蜂拥而至的毒蛇不敢靠近自己,并且一靠近便莫名其妙死去,虽然感到奇怪,却也是于心不忍,便回身对花无语道:“姑娘,你快些将蛇散去,多死无益,死了也是可惜。”

    西门町一脸诚恳,话的也是发自肺腑,但花无语听来却是以为西门町故意气她。

    西门町仿似花无语的天生克星,让她是接连受挫,貌似真拿他一办法也没有。

    花无语突然抿嘴一笑,娇媚道:“想不到公子身怀奇技,倒是让我看了,我一再在公子面前丢丑,实在是汗颜,我这便撤去蛇阵,还请公子留步。”着,嘴里发出一声长长的低吟,那些毒蛇像是逢了大赦,立时逃窜而回,瞬时钻入黑幔中不见。

    而此时地上已死了二三十条毒蛇,花无语看了一眼,对西门町道:“刚才多有怠慢,还请公子不要见怪,请稍候片刻,我去去就来。”着,对西门町微微一笑,便风情万种地扭身向里间走去,随着她离开,室内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中。

    这短时间的接触,西门町已发现花无语表面上娇柔温婉,其实是笑里藏刀,心狠手毒。最先是用皮鞭抽打自己,武力不行便突然间施展摄心术,想把自己变成傀儡,无效后又让毒蛇围攻自己,现在眼看不成,肯定又想别的恶毒招数来对付自己。

    他是没觉察那两条黑线蛇,不然更是了解花无语的心狠手辣。黑线蛇剧毒无比,咬中后,如不及时救治,不到半柱香功夫必死无疑。

    西门町对她这番词却是不为所动,他本想不理,直接推门而去,但还是忍住了:外面都是蛇仙宫弟子,想要离开却是不易,自己突然变得貌似刀枪不入,也不知道厉害到何种程度,难道真的不畏江湖中人的刀砍剑劈么?刚才花无语那一鞭让我感到疼痛,这所谓的刀枪不入对功力高深者也是没啥用的。既然你客气起来,我也不妨以礼相待,真要耍什么阴谋诡计狠毒阴招,我接着便是。

    这么一想,西门町便站在舱门前静等起来。

    足足过了有一顿饭工夫,一个花衣女子举着一支旺燃的红烛从里间走了出来,嘴里道:“宫主有命,请公子到里间一叙。”

    西门町也不客气,微一颔首,便向里间行去。到了近前,那花衣女子掀开壁间一幅黄绫幔布,嘴里道:“公子请。”

    看到西门町走入,花衣女子并未跟入,而是放下幔布,静立在门侧。

    到了里间,西门町四下环顾了一眼,发现跟外面截然不同,是一座布设十分精致的雅室,只见四盏垂苏宫灯,透出红红的柔光,四壁一色天蓝,一张精巧雕花石桌面上,放了四样精致的佳肴,还有一壶美酒。室内却没见到其他几个花衣女子,只有花无语端坐在石桌后的一张木榻之上。花无语已换去一声黑装,改穿了一件天蓝色的拖地长裙,长长的秀发,被在肩上,在柔光下看起来娇柔无比,楚楚动人。

    西门町站在那儿静静地看着花无语默然不语:这丫头搞什么,难道想施展美人计?又图我什么呢?

    “我长得美么?”花无语展颜一笑,娇软甜腻道。

    “嗯,很美。”西门町不动神色,了头道。

    花无语盈盈一笑,娇媚横生道:“此地何地,此时何时,寂寞深闺,美酒佳肴,公子傻站在那儿作甚,何不过来吃东西,权当我于你赔罪。”

    “我不饿,姑娘的美意我心领了。不知者不罪,我并不介意,姑娘无需向我赔罪。”西门町仍是站在那儿,神色不变道。

    “既然公子没有怪罪于我,又何必客气,就过来坐坐,我们喝酒聊天,岂不是好?”

    “我们萍水相逢,也没什么聊的,如果没有别的事,我还是告辞了。”

    花无语虽然刚接掌蛇仙宫,却是纵横江湖多年,威名远播,不知征服了多少武林高手,甚至很多人听到她的名字也会吓出屎尿来。但此时面对突然变得冷漠镇静,莫测高深的西门町,实在有些无可奈何。

    她也越发相信西门町一开始的轻浮表现是故意装模作样来作弄自己,心里恨的是牙根直痒。但她究竟是久历江湖之人,阅人无数,各色各型的人她都见过,心知对此等之人,生死威逼,名利相诱,都将白费心机,他漠视生死,轻贱名利,更是不受女色所惑,唯一之法,就是让他开口,再从他言词之中,找出他的弱加以利用胁迫。

    每个人都有弱,只是每个人的弱不同而已。

    当然了,她也是另有打算,请君入瓮。

    ps:明日早10晚9两更……收藏啊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