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三十四章 蛇仙宫宫主7

第三十四章 蛇仙宫宫主7

    Ps:太阳,这“蛇仙宫宫主”搞长了,还得码几章,大伙儿受受……

    第一更到,继续求收藏!

    “公子何必的如此绝情,我与公子此番相遇,也算是有缘,喝杯薄酒又能如何?”柔和的灯光下,花无语杏眼柳眉,瑶鼻通梁,朱唇菱角,一双黑如漆的双眸中,闪烁着春意,脸上是一副似嗔似怨的表情,真是我见犹怜。

    西门町也是忍不住丹田一热,赶紧镇静了一下心神,淡淡道:“姑娘有话直,不必如此惺惺作态,刚才你施展摄心术还不够么?”西门町还真怕她再次施展摄心术,到时是什么情况还真不好,因此故意提起,也是提醒她,你再施展摄心术也没用。

    他当然不知道,施展摄心术也是极费心力,哪能随便施展,并且,对一个人施展失败后,在他的脑中已产生了抵抗因子,要想再次施展,必须付出加倍的功力,不然摄心术反噬,施功者反受其害,成为对方的傀儡。

    有这样的厉害关系,花无语没有十足的把握,岂敢再次施展。

    “公子这话太过伤人,我是诚心结交于你,难道这也有错么?”花无语娇软的声音中充满了委屈,却是更显风媚,充满了诱惑。

    西门町略一沉思,你非要我喝酒吃东西,难道是在酒菜中下毒?如果我不应允,肯定是纠缠不清,我倒要看看你耍什么把戏。

    想到这儿,西门町也不再推辞,举步上前,在花无语的对面落座。

    西门町衣服本就极不合身,此时又被皮鞭抽的绽开了一道道口子,看起来是狼狈不堪,滑稽的很,而偏偏西门町又是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

    花无语见西门町坐了下来,心里一喜,再看他的模样,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

    但她一笑后赶紧掩嘴顿住,十足一副儿女调皮模样。

    西门町看了,不禁心头犯疑:她这样子清纯可爱,难道是我想错了?她真的准备向我赔罪?并没有想毒害我?

    这么一想,西门町心里虽然还有警惕,但也不再一副冷淡表情,而是露出一丝微笑道:“姑娘笑什么?我很可笑么?”

    花无语被西门町这一笑,却是忍不住心里“突”的一跳,脸上不自禁地露出娇羞之色。

    她从跟随师傅长大,从未在如此一个典雅温馨的静室中与男子面对面而坐,并且这个男子又是长得如此清帅,她心里虽然早有打算,却也是忍不住心头鹿乱撞。

    而西门町这一坐下,与她距离触手可及,他身上那股浓烈的阳刚之气立时便传了过去,只让花无语一时间产生了恍惚:正跟梦中情郎在相会呢。

    不过她很快冷静下来,轻咳一声摆脱了羞意,娇声道:“公子见谅,我是看你衣服残破因而发笑,来还是我之过错。”

    西门町看了看身上,不禁尴尬道:“让你见笑了,这衣服是那位大叔的,我实在是迫不得已才拿了他的衣服。”

    “为何迫不得已,可以来听听么?”

    “呃……”

    “呵呵,既然你不便就不了,来,我敬你一杯,希望我们的不快一笔勾销。”花无语笑盈盈着,纤纤玉手端起了面前一只酒杯。

    西门町也端起酒杯,看酒水清冽,也不知道里面是否下毒,这么一犹豫间,花无语又是娇笑道:“你可是担心我在酒中下毒?”

    她这么,西门町倒不好意思了:难道是我以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没有没有……”西门町着,也没跟花无语碰杯,一抬手将杯中酒干了:是福还是祸,是祸躲不过,我权且相信你一回。

    看西门町干脆利落地喝了杯中酒,花无语也不再什么,举起杯子也是一口喝干,动作豪爽,倒似男儿作风。

    她喝完后,将杯子一放,抬手拿起面前一双象牙筷子,笑嘻嘻对西门町道:“酒中没下毒?来,吃东西,仓促间弄了几样菜,不知道是否合你口味。”好像为了证明菜里面也没下毒,她话一完,便举筷在每一盘里夹起一,放入自己盘中,再细细品尝起来。

    这个时候西门町已不再怀疑她在酒菜中下毒,感到自己是多虑了,便心生了一丝歉意,也不再警惕,拿起面前的筷子,一边夹菜,一边微笑道:“我对饭菜从不计较,只要能裹腹就行。”

    西门町放心吃喝,自然是让花无语心内窃喜。

    蛇仙宫是弄蛇的祖宗,却也是玩毒的行家。

    花无语连番对西门町出招,皆告失败,唯一觉得有把握的就是下毒了。

    她酒中和菜里分别下了不同的毒,但只喝酒或只吃菜却是没事,但两者一混合,却是剧毒无比,除非是独门解药,只怕医仙独孤羽也是束手无策。

    她这是下了狠心,非置西门町于死地不可。

    西门町自然是浑然不觉,还以为这个娘皮良心发现,改恶从善了。

    在花无语的热情招呼下,西门町没一会已是几杯酒下肚,几盘菜也吃了大半。

    花无语早服用了解药,自然是没事,但西门町却是渐渐感到腹内不舒服起来。

    一开始是隐隐作痛,慢慢地胃部开始翻江倒海。

    “哗啦”一声,西门町手臂一摆,已将桌上的盘子酒杯等扫到了地上,另一手按着肚子,人已站了起来。

    “你……你……”西门町脸色也变得惨白起来,用手指着花无语却是腹内绞痛不出话来。

    花无语咯咯一笑,却是怕西门町临死前暴起发难,秀肩晃动,娇躯在木榻上已横移开来。

    “怎么样,酒好喝么?菜的味道也不错?”

    “啊——”西门町怒目圆睁,此时看着秀丽绝伦的花无语只觉得厌恶无比,心里是憎恨到极,他大喊一声,突然发狂,隔着石桌已扑了过去。

    西门町已是力大无比,这一奋力扑去,那石桌像是纸糊的,顿时撞碎在地。

    但他却是不懂武功,这一扑看起来毛手毛脚,毫无章法,像是街头莽汉斗殴。

    花无语看他来势凶猛,也是吃了一惊,再看他脚步错乱,扑来是破绽百出,暴露出身上诸多要穴,形同空门。

    她料想是剧毒发作,西门町已失去理智,想他很快就会毒发身亡,也不与西门町当面纠缠,浪费力气。她轻撩长裙,露出了一双雪白的**,举步一跨间已避了开去,嘴里咯咯笑道:“我这毒可是很厉害哦,公子还是省力气,赶紧坐下来运功排毒,不然的话,死的会很快的。”

    西门町腹内剧痛,神智却是清醒,听了花无语的话,心里更是愤怒:好一个心如蛇蝎的女子,拼着一死我也要抓住你陪葬!

    但西门町张牙舞爪恶狠狠接连扑向花无语,却是劳而无功。

    花无语咯咯娇笑声中,轻巧地躲闪,举步轻灵曼妙,却是不忘姿态的优美动人。

    ps:感谢分流兄弟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