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三十六章 蛇仙宫宫主9

第三十六章 蛇仙宫宫主9

    西门町醒是醒了,但随着丝丝缕缕火线在丹田处汇集,恰如在火药桶上投下一星火,一股磅礴的欲念立时蓬勃涌现,直让罪恶之源瞬时间冲天而起,几欲破衣而出,怒指苍天。

    西门町此时脸色涨红,两眼喷火,但神智还算清醒,他强压欲火,跌跌撞撞爬起,就要往室外跑去。

    他已看到瞪着一双不可置信的眼睛,傻傻呆掉的花无语,面对如此美色,只会让他欲火更炽,很怕自己控制不住,对其兽性大发。

    花无语却是不知怎么回事,以为西门町想逃走,那岂不是要功亏一篑?

    虽然西门町的样子看起来很是骇人,但俺们的花妹妹作为蛇仙宫宫主岂是胆之人,她一声娇喝:“哪里逃!”人已一跃而起,疾如电闪般,直射过来,纤纤玉指,扣向西门町肩头血脉。

    拼命克制**的西门町只感到一阵香风袭来,好似火上浇油,他哪里敢回头,脚步加快,恰好避开花无语的玉指锁肩,嘴里低吼道:“别拦住我!”

    花无语哪里会听,掌势一沉,反向西门町“曲池穴”去。她匆忙之下,根本没想到穴对西门町貌似没用,完全是本能出手,只想着将西门町留下。

    西门町已经憋得难受,只感到丹田处胀热难耐,罪恶之源更已经是狰狞毕露,急欲寻找宣泄之口。

    他虽然感觉到花无语的一击,却是不管不顾,急急掀开黄绫幔布就要跑出去。

    花无语一指上,像是在牛筋上,一弹而回,根本没用,手指反而生疼。她想也没想,突然抬腿,露出一条圆润雪白的**,长群飞扬中一脚踢出,但见玉足裸呈,正踹在西门町的屁股上。

    西门町空有一身蛮力,却是下盘不稳,此时又是跌跌撞撞往外跑,被花无语这一脚立时踹翻,扑倒在内外室之间的黄绫幔布下。

    这外室原本还有一个花衣女子守在黄绫幔布处,此时却是不见。

    “啊啊啊……”西门町发出一连串嘶吼,双手撑地就要爬起,花无语哪能让他如愿,紧跟上前,一脚想把西门町踢翻。

    在西门町眼中,花无语这疾如奔雷的一脚却是缓缓踢来,他看着这只纤巧如弓洁白如雪的玉足,脑中突然闪出一个念头:这个恶女人,到这个时候还想踢我,难道你害得我还不够么?既然你非要置我于死地,那我便先杀了你!

    念头一生,西门町手已探出,迅疾无比地抓向了花无语裸呈的玉足,一个踢来,一个抓去,当然是抓个正着。

    西门町只感到手上滑腻异常,丹田处的欲火愈发猛烈,但心里还想着要杀了她,却是生生克制住欲火,抓住她的脚后,紧跟着一拽,已是轻而易举地将毫无防备的花无语拽了过来,并且跌翻在地。

    花无语玉足突然被一只火热的大手抓住,吓得是一声尖叫,便想使力挣脱开来,但随即又被拽倒,更是吓得亡魂皆冒,嘴里已忘了叫喊,而是本能地抬起另一只脚猛蹬猛踢西门町头部胸部腹部,甚至还踹到了高昂的某处。

    她这番挣扎,对西门町而言彷如撩拨他心中的怨恨,一声低吼,人已扑上,伸手就掐住了花无语脖子。

    花无语被西门町压在身下,脖子也被掐住,是两眼直翻,身体更是扭动不已。

    花无语之所以改穿天蓝色长裙,便是想勾引西门町,让他放松警惕,是松松垮垮,举手抬足间便会露出大片大片的嫩白。

    此时这么激烈的挣扎,立时香肩裸露,胸前两团雪白半隐半现。

    西门町正圆睁双目,怒视呼吸不畅脸色涨红的花无语,突然看到一大片晃眼的白,欲火升腾的他条件反射般,伸手就抚向了两团雪白。

    只一瞬间,一股舒爽柔嫩的感觉通过掌心便席卷全身,脑子里“轰”的一下,“杀了她”的念头眨眼间转变成“要了她”。

    掐住花无语脖子的手,也是第一时间移向了雪白。

    西门町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对男女之事,都是轻车熟路。

    此时他满腔的怒火已转变为熊熊欲火,心底久被封锁的罪恶之念也是趁势而出:我要蹂躏她!我要强暴她!

    他现在是真正的是兽性大发,已不满足于那一片凝脂般的肌肤,抬手间,“撕拉”一声,花无语那件天蓝色长裙立时被扯落一大片。

    花无语刚刚得到喘息之机,正大口大口喘气,还没感觉到西门町抚在胸口的手,突然间胸口一凉,一大片衣服竟被扯去,这才发现西门町满脸的贪婪淫邪之色。她身为蛇仙宫宫主,且精通摄心术,自然是立刻明白自己遭遇了什么。

    这一份惊恐比刚才西门町扑上来掐她脖子还要厉害十倍百倍,她做梦也没想过会遇到这种情况,此时已完全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宫主,而像是一只受到惊吓的鹿,双眸中,俏脸上,写满了惶恐和惊惧。

    但西门町却是不管她的惶恐和惊惧,落在他眼中反而愈发的增加了快意和欲念。

    三下两下,那一件漂亮的长裙已全部被撕扯掉,连长裙内的亵衣也是不能幸免,一时间肌肤莹光,耀目生花,两团雪白立时跳跃而出,红色的两颤颤巍巍,让人心悸。

    花无语惊恐的已忘记了挣扎,心里想着这肯定是幻觉,是自己在做噩梦,完全像一只待宰的羔羊。

    此时的西门町自然是没有任何的怜香惜玉之心,看到那两团雪峰,双手已第一时间野蛮地攀上。

    那一揉一捏,力道十足,花无语如遭重击,娇躯陡震,含痛娇呼。

    而这含痛娇呼从花无语口中出来,却是充满媚意,更是令人欲念横生,西门町手上愈发用力,将那两团雪白在手里幻化出千奇百怪的形状,一张嘴也不闲着,喷着灼热的气息埋首在花无语白皙玉润的颈项和肩头,是好一通乱啃乱咬。

    花无语脸色惨白,神情痛苦,眉头微蹙,眼神空洞,仿似灵魂已经出窍,身体已不属于她自己。但潜意识里,两条笔直的**紧紧夹住,死也不松开。

    西门町犹如一只口渴难耐而闯入私密花园的野兽,在花无语身上是好一番折腾,急于寻觅那一汪甘甜的清泉。

    烛影残红禽兽时,玉门关前逗留迟。

    西门町从嗓子底猛地发出一声低吼,双手握住花无语的两腿膝盖用力一分,终于掰开了通往清泉之门,嘴里“嗬嗬”欢叫,一俯身便要突破玉门,挺入清泉之地。

    Ps:你挺我就挺……尼玛,“蛇仙宫宫主”终于码玩,老子也长出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