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三十七章 送上门

第三十七章 送上门

    Ps:收藏不给力,挺不进啊……

    此处山脉位于苏徽交界,远离蛇仙宫,但那两条巨蛇却是十多年前便被踏遍神州大地寻捕毒蛇的蛇仙宫弟子发现。

    巨蛇拱卫之地,往往会有奇花异草生长,蛇仙宫自然深谙此理,轻松制服了巨蛇后,也是发现了巨蛇盘踞的洞内竟然长有一株藓云草,只是当时藓云草还是幼苗,尚不能移植,更是不能采摘。

    藓云草,其枝叶根须皆可制成良药,但这良药对用毒大家蛇仙宫而言,却是越少越好,因为它可解百毒。对修武者来,意义却是非同寻常,服下后可以强健筋骨,疏通经脉,加速功力的进程,并且根须炼制的良药更是可以提高身体机理,延缓衰老。

    它原生长于高原地带,接触天地白云,沐浴日月精华,却是娇贵异常,极不易存活,在其地貌条件生养出的藓云草寥寥可数,可遇而不可求。这株藓云草却是生长在丘陵地带,并且还是在暗无天日的洞内,虽有蛇虫拱卫,却不是得天独厚。但就是这样一株藓云草,却长成了藓云草中的极品。

    由于此地人迹罕至,外人很难发现,并且两条巨蛇也是强悍之极,有它们拱卫这株藓云草,蛇仙宫便没有急于将其挖走,但蛇仙宫弟子每年都会派人前来巡察。

    却是在今日,西门町误打误撞来到了此处,花无语因为炼丹玉鼎之事,亲自出马,顺便到这里看看,却是先看到石振伟被巨蛇追逐,又逮着西门町,想到藓云草已被人知悉,便安排阿芳将其挖走,不能再留在此处了。

    阿芳心翼翼挖掘了藓云草,由于其根须极大,宫主又特别交待,不能伤了根须,自然是不能抱着一大坨根植着藓云草的泥土在手中,便上玉辇让那守卫在黄凌幔布外的花衣女子找一个可以放置藓云草的器物。

    花衣女子虽然奇怪西门町不畏暗器,却也是发现西门町不懂武功,貌似就是个读书人,并且对宫主之能信任之极,打死也不相信西门町会对花无语构成威胁。

    她守在室外只是为了听候差遣,听阿芳所言后,便将手持的蜡烛置于桌前,找了半天,便将花无语平日洗脚用的青花大瓷盆给她,顺便下玉辇帮忙。

    此时阿芳抱着花无语的洗脚盆,盆里有一株绿色的植物,枝干有一尺多长,叶子很,晶莹嫩绿,很是茂密,却是围绕着枝干长成一团棉絮状,远远看去,宛如一朵绿色的云,正是藓云草。

    花衣女子推开舱门,阿芳登上玉辇眼睛一扫,想找个地方放置青花大瓷盆,却是见到西门町正要举枪刺入身下光溜溜的花无语,立时震惊的下巴颏差掉了,手上抱着的青花大瓷盆倒是第一时间掉了。

    “啪——”

    一声大响,花无语的洗脚盆立时摔了个四分五裂,满盆的泥土撒了一地,那株藓云草摔落在地后更是从中折断,掉落了许多叶子,对异常娇贵的它来,不要移植,显然是寿终正寝了。

    但就是这声大响,差让西门町阳立萎,却也是犹如当头棒喝,脑子一下子清醒许多。

    额?我这是在干嘛?啊——我竟然……这与禽兽何异?

    西门町猛地跳起来,虽然还是欲火难耐,急欲宣泄,但因为脑中的一丝清明,再不敢在此逗留,身子一窜,就向舱门而去,也不敢看仍处于震惊中的阿芳和那花衣女子,想赶紧离开这些个活色生香的诱惑。

    阿芳和那花衣女子看西门町迎面奔来,虽然脑子还处于短路中,却是本能地伸手想要阻拦,但此时的西门町逃窜速度疾如闪电,手上力量也是奇大,双手一分,已将挡在舱门前的两人推开,人跟着已疾窜而出,出了玉辇。

    阿芳和花衣女子被西门町这一推,一个“蹬蹬蹬”急急后退了几步后,扑通一屁股坐落在地,另一个却是直接从舱门处推到了玉辇外,摔倒在地。

    围在玉辇外的蛇仙宫女子看到有人从玉辇上摔下来,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一道身影紧跟着窜出来,直向松林里逃去。虽然从身形看出来是西门町,但他速度太快,眨眼间已消失不见,且不知道玉辇内发生了什么,担心宫主有什么意外,都第一时间涌上了玉辇,并没人追去。

    西门町欲火难消,是发力疾奔,希望将浑身的欲火通过奔跑发泄出来,突然脚上踢到一个东西,金光灿灿,正是“肥骚婆”落下的那只金圈圈。

    他也没停步,奔跑过程中,眼疾手快,已将踢飞起来的金圈圈握在了手中:自己身无长物,这个东西或许可以卖些银两,当作盘缠。

    地火灵珠引发的欲火当然不同于烈性春药,非要泄洪不可,西门町这一番疾奔,足足跑了一个马拉松才慢慢停息下来,而丹田处那股火热也渐渐熄灭。

    此时已近傍晚,夏日的余辉将西门町的身影拉成了一个长长的黑影,他的脸色已恢复正常,看起来还是那般白嫩白嫩的,那浑身散发出的淡淡金光浓厚了许多,像是云蒸雾罩,肉眼立辨。一股无形的阳刚之气从他的周身弥散开来,加上他前世累积的威慑之气,就是传中的王八之气,他身上的气息极其的威严,好像掌握了万千生灵的生杀大权一般。他的思维,他的心念,前所未有的敏锐,前所未有的通明。

    西门町站在一处山脚下,满目荒芜,不知身在何处,看远处有袅袅炊烟升起,想是有人家,他倒是没觉得饿,只想过去问问路,顺便看看是否能借套衣服穿穿。

    一路走去,西门町正把玩着手里的金圈圈,突然感觉到一股阴冷之气,一抬头,却是看到从路边一颗大树茂密的枝叶丛中跳下一人。

    看她浑身紫幕,不是英婷爱是谁?

    “啊?你……你怎么在这儿?你没事了?”西门町一惊之下,却是一喜。她虽然对自己态度恶劣,对人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却是跟花无语相反,外冷内热,一人独挡两头黑豹,貌似受伤不轻,而自己去寻找水源,却将她一人留下,还有担心呢。

    现在看她无恙,西门町脸上也是露出了笑意。

    “哼,无情无义的淫贼,不杀了你,我会走么?”英婷爱缓缓走进,咬牙切齿道。而那股阴寒之气越来越盛,显然是对西门町恨之入骨了。

    英婷爱以为西门町怕自己杀他,借口去找水,却是偷偷溜走,她休息一晚后,得海洋之心滋养,伤势也好了七七八八,对西门町恨不得是把他碎尸万段:自己怎么也算是救了你,面对黑豹,还一心维护你,并且在蝴蝶谷,看你家逢大难,出于同情还给你留下一瓶海洋之心,可你……你……你不但不心存感激,竟然趁人之危非礼我(爱妹子想的,偷看她肌肤跟取其贞操一样,当然是非礼啦),又趁我受伤,还敢水遁,实在是罪该万死!母亲的果然没错,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都是无情无义之徒……

    她出山后先弄了一身千年不变的紫色衣物,便一直在这片山林周围转悠,守候。

    而西门町那一番狂奔,却是巧不巧,正好送上门来。

    Ps:八一建军节,祝福祖国威武之师,攻无不克战无不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