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三十八章 结伴而行

第三十八章 结伴而行

    “姑娘,还请息怒,且听我……”西门町对英婷爱还是心存感激的,看她如此怨恨自己,也是猜想了大概。

    英婷爱却是没耐性听西门町解释,他话没完,两条紫带已是含怒击来,听“呼呼”风裂之声,显然是运足了功力,一举将西门町拍死。

    西门町看到两条紫带从左右击来,虽然可以轻松地伸手抓住,或是闪避,却是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你既然如此恨我,便让你抽打两下出出气。

    “啪、啪”两声,紫带将西门町抽个正着,出乎英婷爱意料的是,如同击在敗革上,西门町是毫无反应。

    啊?这是为何?

    英婷爱见此情景,脑子当时就当机了。

    但她也就是一愣之间,满腔的怨恨又涌上心头,挥舞紫带再次击来,这次更是力道十足。

    但见紫带漫天飞舞,劲风呼啸,席卷西门町。

    西门町却是如定如磐石,在紫色风暴中毅然而立。

    “啊——”

    英婷爱足足发泄了有大半个时辰,才手软脚软,额头冒汗,停息下来,却是看着毫发无损的西门町,心里是大大地不甘,忍不住仰天发出一声长啸。

    “姑娘,你玉洁冰清,我并非要故意亵渎于你,但我不能见死不救,只能从权……”

    “闭嘴,我是死是活不要你管。”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姑娘岂可轻言毁伤,我虽不才,却是不能视而不见……”

    “你这个淫贼,的好听,还不是趁我受伤轻薄于我,我……我要杀了你……”英婷爱完,怒气再次升腾,这次不用紫带,而是挥掌扑了上来。

    “唉——”西门町知道她怨念颇重,也不再,暗自叹息一声,闭目再任其发泄。

    “劈哩啪啦……”

    英婷爱扑上来就是劈头盖脸好一通掌击拳打,膝脚踹,又是发泄了一盏茶功夫,英婷爱累的是气喘吁吁,也感到四肢酸疼,一看自己的双手,竟然是红肿起来。

    她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这淫贼两日没见,怎会变得如此厉害?我打不死他,岂不是放过了他,我……我……

    英婷爱抚着自己红肿的手,是两眼冒火瞪着西门町,一时不知道该拿西门町怎么办。

    “姑娘,我那晚并非要独自离开,确是想寻找水源,并且在离我们三四里处的确看到了一片湖水,但由于天黑,却是遇到了意外,我从山坡上掉落进湖中……”西门町看着英婷爱,将遇到的情形一五一十都告诉了她,包括体内莫名其妙的灼热,包括遇到蛇仙宫,自己如何跑出来,如何到了此处。

    当然,他没自己差强暴了花无语,只热~胀难受,从那玉辇里跑了出来。

    西门町目光清澈,脸色平静,虽是带着一丝苦笑,却是神色坦荡,这番娓娓道来,英婷爱听着听着,眼里的怒火也是渐渐平息下来。她那晚也的确找到了那池湖水,不过找了一圈没看到西门町,便离开了。

    “你……你的是真的?”

    “姑娘,我何必骗你,你看,我身上的衣服便是偷了那男子的,这一条条破裂之处,你应该也能看出是鞭抽所致。”西门町着,一扬手,将那金圈圈举起来道:“这只金圈圈不知道你认识么?便是那个女人遗落的。”

    英婷爱身处大清国,平日又是埋头苦修,对明朝江湖却是了解寥寥,不然的话,也不会对玄武庄,对西门啸天也是很少听,她自然没认出这金圈圈是“骚肥婆”苗飞如的独家兵器,但却是相信了西门町的话。

    “你变得这般……这般强悍,难道是饮那熔岩洞内的池水所致?”

    西门町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或许,不知道那医仙独孤羽是否明白其中原因。”到独孤羽,西门町突然脑中灵光一闪,想起了藓云草:呃……独孤羽过自己天生绝症,命不长久,只有藓云草或许才有用,现在蛇仙宫得到了一株,我要不要去告知她呢?嗯,独孤羽虽然身得绝症,却是淡泊生死,仍然悬壶济世,这一份胸襟实在是令人钦佩,并且她对我有恩,我怎能让天妒红颜,任她早早离世?蛇仙宫行事狠辣,得到藓云草虽然不一定危害江湖,却也不会拿出来济世救人,我当设法从蛇仙宫取了藓云草送给独孤羽,如果能救治她,也算是为江湖作了一件好事。

    英婷爱看他突然发呆,以为在想着他为何变得如此变态呢,便轻咳一声道:“还是不用想了……你……你准备去哪儿?回金陵城么?”

    西门町正想着藓云草,自然而然接口道:“我想回去找蛇仙宫,将藓云草夺过来送给独孤羽。”

    “啊?藓云草珍贵之极,你送给独孤羽作甚?唔……是想讨好她么?她应该是个美女,听是中原江湖之上,十大美人榜之一呢……”英婷爱通过一阵发泄,再听西门町一番述,对西门町的怨恨已是渐渐消息,取而代之是一股自己也搞不清楚的朦朦胧胧情愫。她潜意识里早已认为,能见到自己肌肤的肯定是自己的夫君,不然就杀死杀死杀死。但西门町不但见了,还摸了,却是杀之不得,难道自己要委身于他么?虽然俺们町哥一表人才,帅的掉渣,那**的样子早已不见,浑身散发出一股凛然正气,但她却是心有不甘。不过,她一听西门町的话,还是忍不住出言讥讽,冒酸气。

    西门町听她取笑自己,也不以为意,淡淡一笑道:“大丈夫处世,当恩怨分明。独孤羽天生绝症,听她藓云草或许对她有用,她替我疗伤也算是对我有恩,而蛇仙宫缕缕想置我于死地,我不去报仇,只是去夺取一株药草,也算是宽宏大量了,呵呵……”

    “唔……那我三番两次救你呢,你却恩将仇报,轻薄于我……让我……让我如何……”英婷爱着着低下头,也是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几不可闻。

    “咳咳……姑娘……”

    “我叫……英婷爱……”英婷爱冰冷的声音中,透着一股羞意。

    “哦,英……英姑娘,刚才我已经了,的确是……”

    “不用了,我……我……你准备如何……如何报答于我……”英婷爱仍是低着头,出这番话来,紫幕中一张白皙如玉的脸已是满脸朝霞。

    “姑娘救命之恩,我绝不敢忘,但有所命,当义不容辞……你体内中了海洋之心寒毒,只有地火灵珠可以救治,只要有消息,我一定为姑娘你寻到。”西门町平缓的语气中充满了坚定,他当然不知道,只需要跟英婷爱妹子圈圈叉叉一番,既可以解了英婷爱体内寒毒,又可彻底化解自己体内那股仍会发作的火热。

    海洋之心和地火灵珠天生相克,却也能水火交融。

    英婷爱听了,心里虽然有些微微失望,却也是不好什么。她平复了一下有些情动的情愫,抬起头,眼神中已是恢复清冷,冷冷道:“既然如此,我们就此别过,希望你能信守承诺,记住你今天的话。”

    西门町没话,只是了头。

    英婷爱又看了一眼西门町,一转身就要离开,西门町却是突然叫道:“英婷爱——”

    英婷爱心里一震,停住了脚步,却是没有回过身来。

    “天色已晚,我想蛇仙宫的人也不会留在原地,等有机会我再去找她们。我准备先去金陵城,如果我们同路,不如我们结伴而行,不知道是否可以?”

    英婷爱稍一犹豫,也没话,又举步向前,只是步伐慢了。

    西门町以为她还耿耿于怀,不同意一起同行,看着她的背影,摇了下头,却是看到英婷爱走了几步,回过身来,站在那儿定定地看着他。

    Ps:八月的第一天,法克二更到,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