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三十九章 遇袭

第三十九章 遇袭

    Ps:今日5k+一大章送上……过渡章……

    二十几天前,京城威龙镖局接到了一个镖局史上的NO.1,总镖主宇文化龙带着镖局几乎所有好手押镖,力求万无一失。

    且不这趟镖价值多少,即便是托镖人,也是让宇文化龙不敢怠慢。

    这托镖人不是别人,正是在大明朝上上下下很是吃得开的买椟还珠王爷,英扎吉。

    他可是连只手遮天的东厂、西厂都不敢得罪的主,在京城混的威龙镖局敢怠慢于他?

    并且,对这趟镖费高达十万两黄金的镖,英扎吉可是再三强调:镖在人在,镖丢人亡!

    这趟镖看起来很简单,将一只密封的铁匣子送往大清国而已。

    铁匣子用精铁打造,长条形,大概可以装一把长剑的样子,拎在手里颇为沉重。

    但对使用重型武器的宇文化龙来,拿在手上就是轻若无物了。

    铁匣子里具体是啥,对从事了半辈子镖行的宇文化龙来,当然知道镖行的规矩:托镖人不,你只管给我押镖就是,别瞎几问。

    不过很显然,里面的东西肯定非同可,宇文化龙绝不敢掉以轻心:真要丢了镖,赔命事,祖辈创立的威龙镖局可就在自己手里毁了。

    从大明朝的京城顺天府北上赶往大清国的国都盛京,这段路程威龙镖局以前也跑过多次,还算比较熟悉。

    但今非往日,当前明朝与大清表面上休战,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滋扰不断,战连连。而因两国长年征战,边界之处少有人烟,流寇丛生。

    因此,这趟镖貌似是个简单的任务,其实也是暗藏危机。

    宇文化龙将这押镖的路径经过了周密谋划,准备避开战事连连的辽东一带,先东渡黄河而北,再绕道归化城,从漠北喀喇莽乃越兴安岭后进入大清境内。

    虽然行程加倍,但安全第一啊。

    按照他的安排,是晚上赶路,白天休息,减少遇到劫镖的风险,在一个月黑风高夜一行二十几人悄悄上路了。

    这趟镖从接镖到出行,都处于严格保密状态。

    宇文化龙原以为此行万无一失,却是不料,他们出行到第三日的凌晨时分,夜色中,那归化城已遥遥在望,突然遭遇了重创。

    当时路上一片雾蒙蒙地,能见度极差,但想来这一片地段是他们常走的,熟悉的很,也没有多加留意,仍是纵马疾行。

    一行二十几骑刚刚越过一座山丘,正准备穿过前方的白桦林,突然跑在最前的宇文化龙感到座下马匹一个踉跄,头朝地就要摔倒。宇文化龙猛一提马缰,人已跟着从马背上跃起,回头一看,竟发现那匹马四条腿已是刀切般齐刷刷离开了身体。

    大惊之下,还来不及阻止,跟在身后的几匹马也是一般惨状,其中一个镖师不及跃起,一个倒栽葱摔倒在地,等爬起身来,满头满脸已是一片血污。

    再后面的人见前面出现情况,已有所察觉,及时勒住了马。

    但宇文化龙刚看清那横拦在雾中、还在滴着血的、一条极细的、不知何物所制的绊马索时,突然从四个方向传来弓弦声响,紧跟着好似万箭齐发,射向了圈中的二十几人。

    还在马背上的镖师立时有几个首当其冲,做了箭靶,眨眼间便被射成了马蜂窝。

    宇文化龙大吼一声,已撕扯下身上的灰白袍子,劲力运处,将长袍挥舞成一片灰幕,拨打纷乱飞至的暗箭。

    这个时候又有数个镖师中箭落马,其余人看出不妙已纷纷下马,拔出兵器抵挡乱箭。

    被人围成一圈当箭靶来射,宇文化龙即便功高盖世也是不能带着大家全身而退。

    此时他一边躲闪、拨打纷至沓来呼啸而至的箭,一边招呼剩下的十几个镖师背心相向围成一圈,慢慢向箭势较弱的山丘退去。

    这个过程中,又有数名镖师中箭倒地,而等到他们退到了那山丘下,那箭雨突然戛然而止,四周恢复了可怕的寂静,一切又笼罩在灰蒙蒙呢的雾中,好似什么也没发生。

    宇文化龙早已拔出自己的兵刃,一把厚重的大砍刀,刀身极长,有三尺左右,而刀背更有双指之厚。

    这把刀像是紫铜所铸,金色的刀身泛出紫色光芒,宇文化龙内力运处,紫芒更盛,竟将雾气逼退数米外。

    “在下威龙镖局宇文化龙,是哪条道上朋友,所为何事,还请划下道来!”宇文化龙中气充沛,声音远远送出。

    即便这个时候,他仍是客客气气,这份忍耐性的确非常人能及。

    一个镖局,之所以能在江湖上立足,能够走南闯北护镖畅通无阻,除了开镖局的人武功要极好之外,更需要背后有一个强有力的靠山。

    这个强有力的靠山,不是武林中极有声望的门派,便是官府中一些有权势的人物,才令各处黑道上的人不敢轻易冒犯。不然,就算你接到了镖,那一派的高手们必然上门寻仇,或者端掉了你的老巢,结果是连性命也丢掉。而如果得罪官府有势力的人,更会派大兵来围剿,四处悬榜通缉,令你更无法容身。

    当然,这对人数不多、独来独往、行踪飘忽的江洋大盗来,不会起多大的作用。

    所以开镖局的人,都善于与各方面的人物搞好关系,尤其是各地有势力的豪强和各处有名气的黑道上人物,更要搞好关系,逢年过节,都派人到各处送礼,所赚来的一些财富,分发给他们,求得路上的平安。有时这些大盗来到了镖局所在地,镖局不但热情接待,更要保证他们的安全,不然,就算镖头的武功再好,靠山再大,也难以在江湖上保镖。

    因此,镖局往往与江湖上黑白灰都有来往,互为利用,互相保护。在他们看来,这就是所谓的江湖义气。

    京城威龙镖局自创立以来,从没失过一次镖,能畅通无阻,就是能与各处的官家,江湖黑白道人物建立了这种微妙的关系,每年都花一批财富去孝敬这些人,从而使镖局越开越旺,在各处大府都建立了自己的分局,并且与其他各地的镖局也有联络,互为转镖。很多地方的镖局,也被它吞并过去。

    当然,作为镖局之主的总镖头,自己没有一定的上乘武功,手下没有一批武林高手,身后没有一定的靠山,某些黑道大佬也根本不卖帐,所以一些名门正派,不容许自己的弟子开镖局,靠保镖为生,以免自己的弟子与黑道上的人混在一起,变得黑白不分,是非不明,从而有损本门派的声誉。

    金陵玄武庄与金陵福林镖局虽然同城,表面上关系还行,但西门啸天却是极少与韩笑林交往,更多次拒绝了韩笑林想将儿子韩立虎拜在他门下的请求,便是这个原因。

    此时宇文化龙身边还剩八个人,两个儿子宇文飞、宇文扬,三个副总镖头,刚猛的肖文龙,阴狠的李苍狼和病态的常兔,另外三个也是镖局的好手,他们一个个提刀握剑神情凝重地向雾中不停的扫视。

    “嘿嘿……”

    突然从雾中传来一阵奸笑声,随着笑声的临近,从雾中慢慢走出七八个黑衣蒙面人。

    慢慢走进,那奸笑之人在宇文化龙三步之外站定,“宇文镖主,别问我们是什么人,留下英吉利让你保的镖可以放你一条生路。不然……”

    “哼,看你们鬼鬼祟祟、蒙头蒙面,想来也是见不得人的鼠辈,想要我留下镖,得问问我的刀答不答应。”宇文化龙将大刀在胸前一横道。

    “嘎嘎……早闻你宇文家家传的‘紫气开泰’刀法霸道的很,待老夫来会会你!”一个破锣般刺耳的声音道,并向前走出了一个身材矮的人。

    而这个身高不到宇文化龙肩部的人,手中拖着一把刀却是更长,足有四尺多长,一尺多宽,刀背靠近手柄处嵌一颗铜钱般大的钢珠,分外醒目。

    看到这把刀,宇文化龙倒吸一口凉气,惊问道:“您是关东萧沧海萧大侠么?”

    “嘎嘎……算你猜对,不过,老夫已多年不用这个俗名。”

    “常听我父亲提起您,对您的‘海啸’刀法也是推崇备至、钦佩有加,一直未曾……”

    “别跟我套近乎,留下镖走人,不然杀无赦!”萧沧海冷然道。

    “我尊您一声萧前辈,并不是怕您,想要我留下镖,只怕没这么容易!”

    “嘎嘎……辈,进招!”

    宇文化龙这个时候也不客气了,手中大刀的紫光突然大盛,正要上前,却是被大儿子宇文飞一把拉住道:“父亲,我先来会会他,您也可以看看对方的实力如何,再作打算。”

    宇文化龙知道儿子的功夫不比自己差,所缺的只是火候,略一沉吟,便退开了一步,嘴里嘱咐道:“心。”

    宇文飞可没有父亲这般好脾气,已对这群人生出了深仇大恨,他上前也不搭话,手中长刀一摆,一招“紫气开道”横劈而出。

    看宇文飞替父而上,萧沧海“嘎嘎”一笑,心里更是不屑,嘴里道:“无知的辈,老夫让你三招。”身形一闪,已是避了开去。

    宇文飞根本不领情,见他让开,紧跟而上,长刀横劈竖砍,是步步进逼。

    萧沧海见他刀法娴熟,劲气呼啸,也是收起了轻视之心,但因为有言在先,却是不能举刀还击,只能是步步后退,一下子失了先手,是落了下风。

    宇文飞得势不让人,紫气开泰刀法此时激愤之下更是使的威猛十足,三招已过,萧沧海竟然是被打的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只能是一个劲地防守。

    那一直冷眼瞧着的像是这群黑衣人中领头之人,似是对萧沧海的表现很是不满,鼻中发出一声冷哼,让萧沧海内心忍不住一颤,看宇文飞一刀劈来,刚猛无匹,暗自一咬牙,也不再避让,而是手中大刀一竖,迎了上去。

    “铛”的一声震耳欲聋,是火花四射,处于守势的萧沧海被这招硬拼只震得连退三步,是气血翻涌。而宇文飞也是连退两步,握刀之手竟是虎口震裂。但他毕竟年轻气盛,今日又是生死关头,根本没有犹豫,一退开,便又举刀扑上,形同搏命,事实上看到镖局兄弟一个个惨死,他也是在搏命。

    萧沧海此时哪敢大意,当即挥刀迎上,俩人顿时杀到了一起。

    但见刀气纵横,劲风呼啸,周围人都不自觉地连连后撤。

    这个时候,宇文化龙也是暗自打定注意,对方虽然人数不占优,但看样子个个都是功力非凡,暗处又埋伏有弓箭手,自己这边还有几个受了轻伤,实不能在此缠斗,当想法脱身再。

    他趁宇文飞和萧沧海激斗之机,已悄悄向其余几人打了手势,一等二人分出胜负,不管如何,赶紧撤。

    宇文飞知道今天遇到了平生最凶险的一场打斗,稍不留神,很可能命丧于此,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此时宇文飞和萧沧海的拼斗也到了白热化阶段,宇文飞虽是满头大汗,身上多处挂彩,但一把刀却是愈战愈猛。

    而萧沧海蒙面巾已被汗水浸透,贴在脸上,身上一片血污,不知伤了几处,一把刀虽没有乱了章法,但身形步伐已是微微错乱,开始时的傲气早已消息殆尽。

    看萧沧海连番出招挡住了自己的连环杀招——紫气东来、紫气西来、紫气上来和紫气下来,宇文飞长啸一声,紫气开泰刀法压箱底绝招“紫气冲天”夹带耀眼的刀幕从四面八方雷霆般罩向仍在后退中的萧沧海。

    萧沧海退无可退,也是一声长啸,身子突然一旋,将手中的大刀猛地往空中一举,人已离地而起,竟是要冲破刀幕的包围破幕而出。

    但宇文飞岂容他挣脱,刀幕猛地紧缩,但听“啊——”、“啊……”两声惨叫。

    怎会两声惨叫?

    前面叫的当然是萧沧海,叫了一半头颅飞出没了音。

    而另一声却是宇文飞叫的,却是萧沧海临死前也发出了他的压箱底绝活——刀背上那颗钢珠,虽然晚了,但仍重创了宇文飞。

    原来在手柄处有机关,临死前一按,钢珠如劲弩般射进了宇文飞的右胸。

    钢珠力量强大,将宇文飞击的是倒飞而出。

    宇文化龙见此情形,一声大喝,人已纵起,直向宇文飞飞落处而去,剩余之人也是心领神会,第一时间向那群黑衣人洒出一把暗器,紧跟着宇文化龙逃去。

    那领头之人见状,单掌一挥,已是将射来的暗器扫落一边,紧跟着双臂一震,人如飞鸟般已电射而出,直奔宇文化龙扑去。

    宇文化龙半空中已是接住受伤的宇文飞,落地后更不停步,身体向前窜出的同时,猛一回手,手中那把跟随了他大半辈子的紫刀已飞掷而出,直奔从后扑来的那领头之人。

    紫刀在他一掷之下,宛如弓弩激射而出,破空发出刺耳的金属尖啸。

    领头之人虽然功力非常,却是不敢轻视,迫不得已,半空中一个折身,闪在了一旁,却也是眼睁睁看着宇文化龙等人消失在浓浓的雾气中。

    但他显然不会善罢甘休,身体再次纵起,直向浓雾中追去。

    其他的黑衣人回过神,已是晚了一步,但也是紧紧跟在后面,而刚才那帮射箭之人好像消失了,竟没在出现。

    前文中提到英婷爱因为内心怨愤,发泄一番却是引发了寒毒发作,而她怨愤的原因便是因为威龙镖局押镖遇袭了。

    她从蝴蝶谷出来后,便带着熊天霸赶往京城,却是途中得到英扎吉的传讯,是关乎你母亲今后幸福的镖出了问题,并且宇文化龙一行人并没有回京城,而是往江南而去,你赶紧前去打探一番,究竟我托的镖还在不在,是否出现了什么意外。

    到底是什么镖,英婷爱也没多问,她也从不问父亲的事,但既然那只密封铁匣子里的东西事关母亲幸福,便中途折回。

    到了蝴蝶谷附近,英婷爱却是长了心眼,先让熊天霸根据英扎吉的密报先赶往金陵城,自己则到蝴蝶谷打探消息:宇文化龙一行赶来江南,难道是有人受了重伤,到蝴蝶谷求医?

    但蝴蝶谷一行却是一无所获,并且得知宇文化龙等人确实已在金陵城出现,暗责自己自作聪明的同时,也是心生怨愤:我父以重金托你押镖,出了事不赶紧回京城,禀告我父,却跑来金陵城,你究竟是怎么开镖局的?也害的自己东奔西跑,真是混蛋!

    当然,英婷爱这一自作聪明,却是从蛇仙宫弟子玉兰手里救了西门町,进而让俺们的町哥连番奇遇,实在是功德无量,应当立即册封为正宫娘娘。

    却,英婷爱和西门町结伴同行,这日下午时分,两人并肩而行,终于到了金陵城。

    此时西门町早换上了一身合体的长衫,虽是地摊货,但穿在他身上,衣服因为人也是增色不少。

    当然了,西门町又欠英婷爱一份人情,这一路行来,都是英婷爱买单,那只金圈圈他还是留住了:既然自己无意中撞破了它主人的好事,并且那男子还是恶魔崖的人,我还是少惹为妙,另外想办法将东西归还,聊表歉意。

    Ps:火热的八月,也是激情的八月,为了证明一下法克的龙精虎猛,即日起将在书评区举行全天候无遮盖喷精大会,凡留言者必加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