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四十章 重回金陵城

第四十章 重回金陵城

    西门町回金陵城,也是经过一番思量:自己存活的秘密已被福林镖局的人知道,想来很快就会传遍江湖,而凶手得知自己还活着,很可能会找上门来斩草除根。目前追查灭门案凶手的线索除了那黑衣人,就是那晶毒,但这两条线索现在都无从查起。反正自己要追查凶手,报灭门之仇,自己这般东躲西藏在暗处调查,那还不如以自己作饵,引他们现身。

    这般一想,西门町便决定回金陵城,一则是自己熟悉的地方,有很多认识的人,二是可以通过福林镖局与江湖联系,西门啸天虽然与韩笑林关系一般,但韩笑林贪财归贪财,为人倒还仗义,江湖大会又是刚开不久,看在轻舞飞龙的面子上,他当不会将我拒之门外,不帮我这个忙。

    西门町此番重回金陵城也不再遮掩行踪改头换面,一袭土灰色长袍,虽然是地摊货,但穿着合身不是?还是显得玉树临风,风度翩翩。

    仍是一身紫幕的英婷爱走在他身侧,显得神神秘秘,两人看起来极不协调。

    刚进城不久,迎面一人看到西门町,顿时吃惊不,盯着他看了几眼,张开双手就扑了过来,嘴里叫道:“西门兄,真的是你么?”

    西门町一看,是一个红袍羽冠,麦肤色的年轻人,自然是认识,正是往日跟自己经常厮混于粉门勾栏的江南提督赖汉强的公子,赖长荣。

    “原来是赖兄,正是弟。”西门町没他这么激动,不露痕迹将他伸过来想拥抱的双手轻轻一格,淡淡笑道。

    赖汉强作为江南兼辖水陆的最高武官,其子赖长荣虽然也是个典型的纨绔,但往日里也是喜欢舞枪弄棒,他开始跟西门町交好,是出于对玄武庄的仰慕。不过,他这种花拳绣腿自然是不放在玄武庄人眼里,而他跟西门町套近乎,久而久之一起吃喝玩乐,倒是成了无话不谈的酒肉朋友。

    西门町现在换了个人,虽然平日里不屑与这种纨绔交往,但好歹人家还认你这个朋友,并没有因为你落难而置之不理,自己当然是不能翻脸不认人。

    赖长荣双手拉着西门町,是左瞧右瞧。

    “赖兄,不用看了,我西门町如假包换……呵呵,既然我一回来就跟你碰巧遇到,如果方便的话,不如我们找个茶肆,好好聊聊。”西门町抽开手,拍了拍赖长荣的肩膀道。反正自己已是回归,不如先从他口中打听一下玄武庄被灭门后的坊间传言。

    “没事,没事,你活着就好活着就好……”着,赖长荣两眼竟是湿润起来,让西门町心里一动:往日倒是没看出来他还是性情中人,看来还真把我当作了一个挚友。

    西门町不禁伸手过去,轻轻握了一下他因为激动而绞缠在一起的双手,道:“赖兄,我们便去长兴,多日不见,我也是有很多话想跟你。”

    “别赖兄赖兄的,町哥,你我兄弟怎么也如此生分起来,还是叫我长荣来的亲切。”赖长荣顺手拉住西门町的手道。

    西门町屡屡被一个男人拉住手,虽然有不舒服,但也看出他出于激动,对他也是好感大增。

    患难见真情,便是如此。

    西门町也不客气,呵呵一笑道:“行,我们走。”着,偏头看了一眼英婷爱,轻声道:“如果你不急于走,也跟我一起。”

    西门町这次跟英婷爱结伴而行,虽然英婷爱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但却是有问必答,偶尔还问些关于玄武庄,关于西门啸天的事,西门町也基本了解她个性,她能对自己这样,已经很不错了,所以一路行来,西门町已是将她当作了可以信任之人,可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除了自己是穿越来的,几乎所有的秘密都告诉她了。不过,关于自己指腹为婚的事,却是没,一是英婷爱没问,二是觉得没有必要,丢人啊,啥年代了,还指腹为婚!

    而英婷爱跟西门町一路行来,两人一个阴寒,一个阳刚,貌似水火不容,但阴阳相吸,却是更加强烈。并且,从未对男人启开过心扉的英婷爱,却是因为西门町的“非礼”事件,而不知不觉中将冰封的心扉向西门町打开了一条缝。

    越是冷淡的女人,一旦开启了心扉,爱起来越是浓烈,越是一发不可收拾。但英婷爱毕竟是服食过海洋之心之人,很是懂的控制自己的情愫,她一路之上装着冷冷冰冰,好似对西门町不理不睬,内心却是欣喜无比,这种有甜蜜的感觉从未体会过,恨不得这一路走去,永无止境。

    此时西门町了这话,原不指望她会一起,只是客气一下,因为他知道英婷爱到金陵城来是受她父亲吩咐,有急事要办。

    但英婷爱却是想也没想,便了头,鼻孔中发出冷冷地“嗯”一声。

    西门町眼里的诧异一闪而过,却也没有多想,便举步向前。

    “町哥,这位是?”赖长荣走在西门町一侧,看了眼笼罩在紫幕中,亦步亦随西门町的英婷爱,有好奇地问道。

    西门町犹豫了一下,道:“她是我的救命恩人。”

    “哦——”赖长荣一听,顿时张大了嘴巴,看向英婷爱的眼里充满了钦佩和感激,“这位大哥,失敬失敬,我叫赖长荣,到了金陵城你就当到了自己的家,你救了我的兄弟,什么都不要跟我客气,一切由我做东,吃喝玩乐一条龙,今晚我们就去秦淮苑……”

    西门町听他这么,心里生出浓浓的暖意,却是听他着着不正经起来,赶紧拍了他一下肩膀,笑嘻嘻打断道:“长荣,我这位救命恩人不喜欢吃喝玩乐,她有正经事要做,我也有许多事,那什么……我们就不去……”

    话没完,英婷爱却是并排走上来,淡淡道:“久闻金陵秦淮苑名动八方,我倒是从未去过,既然赖兄这般客气,倒想去见识见识。”

    呃?

    西门町一听,顿时看着英婷爱愣住了:秦淮苑是个风月场,你个女孩子跑去干嘛?我也跟你过,以前我不学无术,经常去这种地方厮混,自从家里遭了大难,我已经改邪归正了,你怎么反而要去呢?

    英婷爱却是不理西门町诧异的目光,紫幕中的脸蛋一红,一低头自己向前走去。

    英婷爱自然是知道秦淮苑是什么所在,前阵子为调查玄武庄是没少盯梢西门町去过那儿,不过都是在门外,没敢进去,男人去里面究竟怎么个厮混法,她却是毫无概念。现在对西门町萌生了爱意,对他所作的一切自然是关注起来,心中更是想知道他以前经常跑去秦淮苑究竟干嘛,是跟里面的女人喝酒聊天么?还是跟里面的女人……啊……要真是这样,他……他……这个淫贼,我再也不理他了……

    她心里很想知道答案,又担心这个答案让自己难受,矛盾纠结中,听西门町出口拒绝,便忍不住出言打断:我非进去看看不可,免得为这个问题想破脑袋。

    那赖长荣当然不知道他们两人心中所想,还以为西门町这个救命恩人也好这口呢,他也一拍西门町肩膀道:“町哥,自从你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也是好久没去秦淮苑了,前阵子随父亲去了趟京城,昨日刚回,今天你我兄弟重逢,你那位救命恩人也有这个意思,今晚弟做东,我们便去枕香,看看柳如如,听最近枕香热闹的紧,好像在搞什么活动。”

    西门町看了一眼走在前面的英婷爱,感觉有好笑,既然你有兴趣去见识见识,我便陪你去。

    “长荣,那今晚就让你破费了,我现在可是身无分文。”

    “町哥,看你的,我以前可是没少吃你的拿你的,咱们兄弟还分彼此么。”赖长荣心里高兴,拽着西门町胳膊生怕他突然再次失踪似的,咧嘴笑道。

    西门町看着赖长荣,认真道:“谢谢你,长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