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四十一章 坤仪公主朱微如

第四十一章 坤仪公主朱微如

    ps:两章一块发……继续过渡章……**下章来袭……

    崇祯皇帝朱由检绝对称得上是大明朝最倒霉、最悲剧的一个皇帝,登基执政的崇祯,明朝内乱外患,地方势力割据,东、西厂、锦衣卫勾心斗角,整个明帝国可谓内忧外患,风雨飘摇。他自然是不愿让大明帝国败于自己之手,普一即位,便展开了一系列雷厉风行的举措,精心布置自己挽救明朝的棋子。

    而对外宣称早夭的坤仪公主朱微如,便是他其中一粒深谋远虑的棋子,她刚满三岁时,便被朱由检送到了一处秘密所在,聘请高人专职指。

    就在今年之初,年届双十的朱微如终于习成归来,不但习得一声惊人的本领,更是通得许多定国安邦之策。

    在跟朱由检作了一次深谈后,朱微如一针见血地指出:“父皇,我们大明朝所面对的主要敌人,第一为庞大的、把持朝政的文官集团,其二为崛起的满清,其三为地方的各个割据势力。是三个敌人,其实目标就一个,那就是重夺朝政,不再让那帮昏庸碌碌无为或已生异心的文官把持!”

    看朱由检默默沉思,没有接话,朱微如继续道:“父皇,您处决了魏忠贤等一帮宦官,朝野振奋。但现在西厂厂主刘锦和东厂厂主赖遂强这两个宦官却步其后尘,在当今朝野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下,庞大的文官集团对他们是唯命是从。您肯定也得到了消息,原本势不两立的东西二厂,自从那满清驻我大明的使臣英扎吉来后,两家竟然渐渐地有和解的势头。儿臣经过明察暗访,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但种种迹象表明,东西二厂很可能已被那英吉利收买。儿臣觉得,目前最主要的任务便是收集这两个奸臣通敌叛国的证据,以及查实朝廷中还有多少官员背叛了我们大明朝!”

    朱由检当了皇帝,虽然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却是一个刚愎自用之一,在朝中谁也不信任,可以一直是孤军作战,孤家寡人一枚。此时听了朱微如的话,暗自欣慰,伸手轻抚其肩,头道:“皇儿,虽然你是朕的女儿,但为父没有看错你……你之所言朕都清楚,苦于没有可信任之人,一直未能行事。你习成归来,朕很是欣慰。目前,朕手中唯一能与东西二厂抗衡的,便是直接由朕指挥的锦衣卫了。明天朕便传一道圣旨,将锦衣卫的指挥权直接交付于你,希望你能早日帮助父皇重振朝纲,壮我国威,即便那满清再强大十倍,又岂能跟我堂堂大明帝国相提并论,那地方的各个割据势力更是不在话下。”

    “父皇,锦衣卫的指挥权我可以接过来,但您还是不要传圣旨,以免天下皆知,给我一道手谕即可。这样的话,外界不知道还有儿臣的存在,在暗处我也可以更方便行事。父皇,我此番回来不会呆在京城,我要去金陵城,以别的身份出世。”

    朱由检显然准备将女儿留在身边当左膀右臂呢,一听之下不禁诧异道:“朕现在正是用人之时,你为何一回来便要离开?”

    朱微如微微一笑,抓住朱由检的手道:“父皇,儿臣跟您刚刚团聚,也想承欢父皇膝下,在身边伺候您。但现在正是我大明朝危急存亡之时,儿臣只能放下儿女之态。我之所以选择到金陵城,有三个原因:其一,江南一带向来能人辈出、富裕安详、民心稳定,是我大明朝根基所在,而金陵城正是江南中枢之地。儿臣选择这儿坐镇,不但可以招募能人异士为父皇效力,也不会引起太多的注意,且此处交通四通八达,中原大地何处有个风吹草动,我都能随时掌握并能及时处理;其二,据我所知,那英扎吉常常或明或暗到金陵一带,并且一去多日。我估计,满清很可能在江南一带建立了秘密基地。我此去便是要好好调查一番;其三,这个是我臆测,不一定是事实……”

    到这儿,朱微如突然问朱由检道:“父皇,您知道两江总督谭孝旺和西厂厂主刘锦的关系么?”

    “嗯……一个是宦官,一个是总督,朕平日倒是没注意他们是否有来往……他们有关系么?”朱由检迷糊了。

    “父皇,他们是兄弟二人,并且是亲兄弟,您想不到?或许当今天下,知道他们关系的,除了他们自己,不会超过三个人,包括他们的家人。”

    朱由检“啊——”的一声嘴巴张老大,半天没合拢。

    “而这三个人中,我便是其一,告诉我消息的便是传我武功的师傅,**散人。”

    看父皇更是迷惑,朱微如笑道:“师傅是避世之人,极少过问世事,只是因为我这个徒儿,才偶尔留心。那是五年前,师傅因事下山夜宿金陵城的时候,被一夜行人惊醒,出于侠义之心,便一路跟随。而这个人竟然闯入了时任金陵知州的谭孝旺府上,看他一路熟门熟路,最后到了一个僻静的厢房内,竟是在椅子上坐了下来,似乎在等人,并且摘下了蒙面的面巾,正是那刚刚升任西厂厂主的刘锦。师傅并不认识他,但看出他是一个阉人,虽然有些好奇这种人怎会擅自离宫到这儿来,不过看他举止不像是偷盗或干其它奸邪之事,便要离开。这时一脸阴沉的谭孝旺却走了进来,进门便恶声道:‘好你个畜生,还有脸来见我,是不是当了东厂厂主到我这儿来耍威风来了?’我师傅一听‘东厂厂主’?那可是朝廷内外炙手可热的人物,一般地方官见了磕头还来不及,这个的知州为何如此大胆?便打消了离开的念头,继续埋身探听。那刘锦尖嗓笑道:‘不管你如何怨我、恨我,我总是你的亲弟弟。这世上我们家也只剩下我们兄弟二人,现在做弟的升了官,自然是忘不了你这个还在仕途拼搏的哥哥,嘿嘿……我这次偷偷地跑来,只有一件事,便是希望咱哥俩能摒弃前嫌,共同合作,在朝廷干一番事业……’那谭孝旺‘呸’一声打断道:‘摒弃前嫌?你做梦!我姓谭,你姓刘,我们早已不是兄弟,我没有你这个弟弟,你也别叫我哥,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如果没有别的事,厂主大人还是请便。’刘锦却并不气馁,仍是稳坐在椅子上,尖嗓道:‘我更名改姓,也是迫不得已,那件事已过去这么多年,我承认是我的错,你就不能原谅我么?你再怎么恨我,我们血液里还是一样流着谭家的血液,这兄弟之情是断不掉的,你又何必如此固执呢?’‘哼……任你巧舌如簧,的天花乱坠,休想我还认你这个弟弟,别废话了,赶紧请便,明天我还有许多事。想来你刚刚当上这东厂厂主,事务也不少,偷偷溜出来,不怕皇上知道,责罚你么?’‘嘿嘿……我就知道,哥哥还是关心我的。你放心,我此番出来,都安排好了,不会有事的,倒是我们……’‘别自作多情、浪费口舌了,你走。’谭孝旺到这儿,走到门前打开门,做了个‘请’的手势。那刘锦干笑了几声,又坐了片刻,见谭孝旺丝毫没有改变心意的意思,只好讪讪起身道:‘那我就走了,希望哥哥你再好好考虑一下,我还会再来找你。’谭孝旺却是冷哼一声,并没有搭理……父皇,事情大致就是如此,至于谭孝旺兄弟因何反目,却是不得而知。现在刘锦很可能已被那英扎吉收买,而事情过去了这么久,这两兄弟是否已和解?如果和解,谭孝旺是否也被收买了呢?我当然是希望他没有背叛父皇,仍然效忠我们大明朝。但时局动荡,人心叵测,两江总督是我大明朝最高级的封疆大臣之一,总管江苏、安徽和江西三省的军民政务,他管辖的区域可以是我大明朝最重要的一块版图,这种担心儿臣是不得不防。因此,选择金陵城,了解谭孝旺是否有了背叛之心,也是一个重要原因。父皇,您以为如何?”

    朱微如一口气完,朱由检是听的目瞪口呆,却也是暗自佩服女儿的心思缜密,虑事周全,不禁莞尔道:“皇儿所言极是,行了,一切听你的,需要父皇做啥,只管提出来。”

    “嘻嘻……除了您的手谕,我啥也不要,儿臣自有安排,您就等我的好消息。”

    一个月后,在金陵城秦淮苑来了一位新人,叫柳如如。

    这个柳如如当然便是朱微如了,由于她娇美绝伦,琴棋书画,吹拉弹唱,样样精绝,挂牌不到一个月,便成为秦淮苑花魁,而入住枕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