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四十二章 总决赛1

第四十二章 总决赛1

    Ps:尼玛,收藏终于破百,来幅对子相庆,摘录自秦淮苑门联,上联:乳山有路爪为径,下联:淫海无涯棍作舟,横批:精溢求精。

    十里秦淮,两岸贵族世家聚居,文人骚客荟萃,餐馆酒肆林立,青粉门丛生,绝对算是当时金陵城的CBD和红灯区。

    而闻名江南,粉门圈中的级妓院,秦淮苑便坐落在其中。

    天色未晚,秦淮苑已是彩旗飘扬,灯笼高挂,光鲜明亮,显得是富丽堂皇,还没走近,便可以听见男人们和姑娘们的浪笑声响成一片。

    而这些日,秦淮苑里更是人满为患,摩肩接踵,特别是那枕香内,几乎从傍晚开始便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

    原因无他,盖因从枕香内传出一条极具诱惑力的信息:柳如如有意从良,将主办一次选秀活动,从中找到如意郎君。

    太阳,这消息一出,比玄武庄被灭门更具爆炸性,不单单吸引了江南一带的年少俊彦,公子侠少,连中原地区慕名而来的老胳膊老腿也是不老少。

    柳如如不仅有惊人之色,还有惊世之技,最为难得的是,还是个清倌人,虽然挂牌不到半年,早已是红透大江南北,“能和柳如如同床共枕一宿”那是多少男人的梦想?

    平日见过柳如如的虽然不少,但有银子也睡不着,人家眼光高得很,每日见的才俊公子年轻侠少不知凡几。

    这消息一传十,十传百,没几日功夫,不金陵城,整个江南一带,也几乎是家喻户晓。

    大家见面问候都由“你吃饭了没?”换成了“你报名参加活动没?”,而回答的很多都是:“嘘——我偷偷报了,千万别给我家黄脸婆知道,到时我们兄弟一起去……”

    就是这场活动,让秦淮苑是赚了个盆满钵满(只有秦淮苑老板清楚,这些钱绝大多数都被柳如如收入了囊中),报名费高啊,纹银五十两,你别嫌贵,绝不打折,长得帅也没用,帅也不能当饭吃。意思很明确,报名费都交不起,以后怎么养家糊口,喝西北风么?

    所有报名者年龄需满足十八岁以上四十岁以下,并且要持当地官府开具的未婚证明,意思也很明确,人家柳如如没有娈童癖,也不是大叔控,更不作二奶。

    ps:上面那些瞒着老婆来偷偷报名的,受未婚证明约束,皆是郁闷难受,捶胸顿足。而个别有商业天赋的,从中看出了商机,很快在天桥底下专门替人办假证。据这几个人就是现在假证满天飞的始作俑者,从这一来,柳如如搞这个活动,也是直接催生了一门新兴行业。是功是过,自有后人评。)

    报名后,先经过面试,剔除掉歪瓜裂枣,缺胳膊断腿等残障人士,意思更明确,不想一朵鲜花插在屎粑粑上。

    通过了面试,是笔试,就是文试啦,人家不要文盲,起码要会淫个诗,作个赋,增加闺房**之乐嘛。

    文试通过了,还没完,还得武试,这就是传中的要求,文武双全。这个要求当然合理,这么一个大美人娶进家门,以后爬墙头的肯定不少,你一个书呆子有能力保护娇妻不受凌辱么?

    好了,都通过了,恭喜你进入复赛。

    进入复赛还得交一笔参赛费,纹银一百两,人家租场地,搭擂台,挂横幅,贴画报,费用不少啊。

    复赛举办了六天,产生了十二位获胜者晋级今晚的总决赛。

    当然了,这十二位获胜者又得掏腰包,这次更狠,黄金十两,掏不起的当自动弃权。

    决赛分文试和武试,各进行三个项目的比赛,最后决出前三甲,由柳如如亲自出题考核,通过者,即为其夫君也!

    西门町几人也是赶巧了,碰上了今晚的总决赛。

    西门町是很不想去的,这种场合,万众瞩目,自己回归太高调了。

    并且,下午在长兴喝茶,他对世态炎凉,人间冷暖,是深有体会,不想再去那儿受刺激。

    长兴是金陵城比较大的一家茶,以前经常来,从老板到伙计几乎都认识。下午他一去长兴,立马被许多人认了出来,包括在茶内喝茶的客人。

    但认出西门町也只是闪在一边暗自吃惊,硬是木有一人跟他招呼,倒是有几个人看到赖长荣,站起来恭声招呼,只把西门町当透明人,直接过滤掉了。

    西门町虽然不动神色,却是都看在眼里,并且很多人的窃窃私语,也没能逃过他的耳朵,幸灾乐祸者有之,言含讥讽者有之,当然,同情怜悯也有之,但就是没有热情欢迎之。西门町只能是怪今生人品太差,现在再不是玄武庄少庄主,人家更是不屑理他,也有担心搭理他会招来祸事。

    西门町感慨一番,却是对赖长荣这份友情是更加看重起来。

    而在赖长荣一再的劝下,西门町只好硬着头皮答应去现场观看决赛。

    西门町在长兴喝茶之际,在秦淮苑枕香柳如如的香闺中,依旧是牙签玉轴,瑶琴锦瑟,香烟缭绕,檐马丁当。

    一般情况下,她此时当在午休,概不见客,并且这些日子为活动之事,也是操劳过渡,更不可能见客。

    但现在却有一位神秘人物来到了她的香闺中,不过,这个神秘人进来后,却是跪在柳如如座前。

    此神秘人正是暗袭威龙镖局那帮蒙面黑衣人中的领头之人,锦衣卫统领夏可雄。

    “……”

    “以后不得我宣召,绝不可擅自前来求见,一旦泄漏了我的身份,你便提头来见。”柳如如脸似寒霜,语气森然道。

    夏统领额头汗津津的,伏倒在地,颤声道:“卑……卑职一定谨记。”

    “哼,你们这帮饭桶,我父是白养活你们了,你不是拍胸脯保证,肯定万无一失,手到擒来?结果呢,那么多人,还是预先埋伏,竟然还是失手!”

    夏可雄也不敢直起身,继续伏地叩身道:“公……公主息怒……卑职该死……卑职以为那宇文老儿遇袭后会返回京城,途中早已设下埋伏,却是没想到……宇文老儿奸诈如斯,竟然……竟然改道往江南一带而来。”

    “你以为?你怎么不以为宇文化龙会乖乖地将东西送给你!!!”

    “卑……卑职该死,下次绝不敢自以为是。不过……”

    “有话便,别跟我吞吞吐吐。”

    夏可雄稍稍直起腰身,却是仍不敢抬头,“卑职已查明,宇文老儿一行昨晚已落足在福林镖局,我已着人在福林镖局外严加看守……由于在金陵城内,卑职不敢造次,因此……卑职不得已前来求见公主,听候您的吩咐。”

    柳如如微闭双目,沉思片刻,缓缓道:“大清这两年在边界挑起战事虽少,但一直在暗中集结兵马,囤积粮草,很可能会对我大明朝有大动作。这次英扎吉秘密花重金托镖,虽然查明接镖人是他的妻子,但此镖绝不仅仅是一封家书之类,我安排你们前去劫镖,便是怀疑镖中暗藏我大明朝的秘密机要,却是没想到让你劫个镖,竟然也给我办砸了……”

    夏可雄只有汗涔涔地听着,哪敢插言,柳如如顿了顿,似乎胸中怒气难平,隔了半天才继续道:“威龙镖局在江湖中名声显赫,结交甚广,迫不得已,我们也不要得罪。你们暂时不要轻举妄动,而泄漏了身份,但对于宇文化龙一干人,包括福林镖局所有人的一举一动你们都给我密切注意着,哪怕是奴婢仆佣,如果走出镖局,也要留意他们跟什么人接触,做了什么……具体怎么做,不用我教你?”

    “卑职明白!”

    “你最好给我心行事,如果再出纰漏,哼哼……”

    夏可雄心中一凛,赶紧伏地道:“公主但请放心,卑职一定不负您所望。”

    “那是最好,退下!”

    击,收藏,票票,俺需要乃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