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四十三章 总决赛2

第四十三章 总决赛2

    总决赛的擂台就搭在临近秦淮苑的秦淮河边,由数艘巨大的彩船拼接而成,场地异常开阔。

    今晚,金陵城内可以是万人空巷,秦淮河畔是人山人海,彩船之上彩灯高照,是亮如白昼。

    彩船两边挑起一副巨大的对联,上联是:貌似江南好风景,千古一佳人;下联是:罗衫玉带最风流,谁人堪采摘;横批:万中选一。

    对联中不难看出,柳如如口气蛮大,自视极高,毕竟人家是公主噻。

    不过,柳如如是不是通过这场活动来选婿,还是为大明朝捉襟见肘的国库敛财,或许只有她自己知道。

    能登上彩船近距离观看决赛的,不是达官显贵,就是当地豪绅,或者是江湖大佬,因此彩船上仅设有VIP坐席,木有席地而坐或搬个板凳的普通观众席。VIP坐席即舒舒服服的藤椅,面前案几上摆设有几样精致的水果心,一壶上好的雾山碧螺春,身后还俏立着婢女专门伺候,此时VIP坐席上已经基本坐满。

    而那十二位晋级决赛的获胜者,他们的位置安排在主席台也就是裁判席两边,两人一桌,此时六张桌子跟主席台都是空着,显然要等观众都到齐了,再来个闪亮登场。

    赖长荣错过了报名,肠子都悔青了,自己不就是传中的文武双全么?但也没办法,只能怪自己没这缘分。

    不能参加比赛,亲临现场观摩是必须的。赖长荣轻松搞到了三张可以登上彩船的贵宾票,只因为他老豆,江南提督赖汉强是当晚武试三大评委之一。

    他热情高涨,西门町却是兴致索然。

    赖长荣对西门町迥于往日的表现虽然感到奇怪,但也表示理解,毕竟人家家逢大难,哪还有取乐之心。

    不过,他却是劝西门町不要总沉浸在伤痛之中,应该振作起来,这次来观看总决赛,也是调节一下你的心情。

    西门町当然不是悲痛所致,人家换了个人嘛。他前世为了逢场作戏,也是经常出入风月场,去秦淮苑玩乐一番也没啥意见,但他对这种选秀类活动却是很反感,不就是炒作么?想不到来到明朝也能遇到,并且还是一个青花魁发起。

    实话,西门町有瞧不起青里这些所谓的花魁,的好听叫花魁,的难听,就是叫装13。什么花魁草魁,再花魁,你也还是妓女。

    倒不是西门町瞧不起妓女,毕竟做这种下贱的职业也是生活所逼,迫不得已,但你既然做了,就不要故作清高,装13。

    青是什么地方啊,不就是女人卖肉的地方嘛,到了青,你不卖肉,就弹个琴、唱个曲便想糊弄过去,那是把男人当傻子了。到了青就该卖肉,要不然还是青吗?

    当然了,之所以在青出现花魁这种卖艺不卖身的装13现象,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那些所谓的公子才俊年轻侠少娇惯出来的。他们在花魁面前,一个个装着正人君子,人五人六的,是欣赏人家的才华,可混迹青的主,谁不都有一颗**的心?

    西门町今生见过柳如如几次,是追捧的不行,恨不得是没日没夜地圈圈叉叉她,但也一样装着是个文人雅士,貌似很是欣赏她弹琴唱歌,对其他的都没兴趣。

    最终西门町架不住赖长荣劝,还是来现场看决赛,就当看看娱乐节目。

    不过,他也是对柳如如产生了一丝好奇:能搞出这样的选秀活动,这个青女子的理念蛮前卫啊。

    西门町仍是那身土灰色长袍;英婷爱依旧是一身紫幕,仅露出一双深邃的蓝眼睛;赖长荣骚包了,特意回去换了身衣服,红褐色锦袍,衬托他健康的肤色,倒是越显青春活力。

    不出西门町所料,他一登船,立时引起了不的骚动,船上绝大多数人认出了他。

    先便是张罗着招呼登船贵宾的,枕香老鸨,西门町的“干姐姐”。

    “西……西门……公……公……公子???”老鸨一见西门町仿似见到鬼一般,两眼瞪圆,嘴巴张圆,差吓晕过去。

    西门町淡淡一笑,眼睛很快在观众席上扫了一圈,看到了几个熟人。

    第一眼看到的,是高出周围人一头,虎背熊腰的韩立虎,他也看到了西门町,眼睛一亮,却是没起身招呼,而是偏头跟身边的人交头接耳起来,他身边一人,正是宇文化龙的二儿子,宇文扬,看他满脸笑意,显然他哥哥宇文飞没死。

    另外几位,一个是两江总督谭孝旺的公子,谭家洛;一个是江宁布政使司陈友德的公子,陈日上;还有一位,却是武当派弟子,西门町在杭州桃花居见过的郝矗,西门啸天在的时候,他曾随师傅灵虚道长到过玄武庄,跟西门町也有数面之缘,只是泛泛之交而已。

    而坐在一起的谭家洛和陈日上却是赖长荣的冤家对头,西门町跟赖长荣走的近,自然也对西门町感冒的紧。

    赖汉强是江南提督,掌管一省军事,直属于兵部调遣,也就是所谓的军权归中央。谭孝旺虽然是地方最高行政长官,官比赖汉强大,也属于他的上司,却是调不了军队,由于两者又分属于不同派系,因此,赖汉强基本上是不服管,两人之间关系也一直不太融洽,这也导致了两家公子之间,谁也不鸟谁,谁也瞧不起谁。

    陈友德是谭孝旺的直接下属,他儿子陈日上自然是跟谭家洛结成了联盟。

    两拨人都属于江苏境内最有实力人之一,往日里手下都聚集着一帮官宦子弟,遛鸟斗狗,喝酒淫乐,免不了经常碰在一起,磕磕碰碰是难免的,一来二去,双方都是视作仇人。

    此时他们也看到了西门町,眼里同样露出了震惊,但随即便露出不屑,将头扭过了一边。

    郝矗看到西门町,倒没有太过吃惊,貌似已经得悉西门町活着的消息,不过,他也只是冲西门町微一头,便不在看他。

    或许郝矗的心思代表了江湖上绝大多数人的想法,玄武庄被灭门,大家伙都是义愤填膺,为玄武庄,为西门啸天,扼腕痛惜。但对西门町,他是死是活,关我毛事。你死了,世上少个花花公子败家子淫贼,当庆幸;你活着,对你的遭遇聊表怜悯,我却耻于与你为伍。

    西门町对这些人的表现当然是不以为意,偏头对仍没有震惊过来的老鸨道:“干姐姐,不认识我了么?”既然自己是西门町,对待熟识的人还是尽量跟往日一样。

    “啊——你……真的是……是你……你……你还活着?”老鸨慢慢回过神,但还是有不相信。

    “那日在枕香,我也是差毙命,后来被人救了……”

    “王妈妈,行了,以后有机会再,别老让我们站着,先带我们去坐下啊。”赖长荣忍不住在旁边推了一把老鸨,笑嘻嘻道。

    “哦——是是是,我这不是看到西门公子还活着,心里高兴么。”老鸨看着赖长荣,那妩媚的眼神差让英婷爱吐出来。

    但她着,却是扭着发福的身段热情地将几人带到了座位处。

    西门町坐在中间位置,英婷爱和赖长荣坐在他两侧,三人一落座,站在他们身后的婢女已赶紧上来为他们沏茶。

    刚刚喝了半盏茶的功夫,却是从主席台后走出一位年轻女子,正是柳如如的贴身丫鬟,岚,这次活动的主持人之一,婢凭主贵,也算是出尽了风头。

    击,收藏,票票,俺需要乃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