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四十四章 总决赛3

第四十四章 总决赛3

    ps:第一更到,祝大伙儿周末愉快

    “有请我们十二位决赛选手,大家掌声欢迎。”岚虽是丫鬟,还不满十八,但经过了几场淘汰赛锤炼,主持起来已是落落大方,颇有大家分度。

    话音落下,掌声响起,后台两边分站着的两个婢女揭起布幔后,从里面鱼贯而出一群人。

    这十二个人不愧是数万名报名者中的获胜者,一个个看起来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各有各的风骚,各有各的英挺。

    随着他们一个个登台,抱拳亮相,到入座,岚在一边一个个介绍。

    “……”

    “这位是武当派少侠陆全,陆公子。”(观众反应:啊?他就是位列龙凤榜第一的“一剑扬眉”?没想到这么年轻,不愧是灵虚道长的大弟子,以后肯定是前途无量啊……)

    “这位是镇江刀鱼帮少帮主,吴优涛,吴公子。”

    “这位是扬州太极门曹凤雄,曹公子。”

    “神农教少侠林道瑞,林公子。”(观众反应:额嗬,又是一位龙凤榜的高手,哈哈,有好戏看了……)

    “苏州锦绣庄,赵晓伟,赵公子。”

    “……”

    “这位是金陵城福林镖局副总镖头王进孙。”(观众反应:靠,终于来了一位本土选手,兄弟,加油,哥你……)

    “这位是——蓬莱上清教少侠黄熙来,黄公子。”(观众反应:我草,不是?还带冒名替?上清教有两个黄熙来么?黄熙来我可是见过,长得干瘦干瘦的,都三十多岁了,嘴上还有一撇胡子,哪有这么年轻,这么俊俏,哦,不,这么英俊,肯定是西贝货,我草,报名的时候没人管么……)

    “这位是恶魔崖秦华明,秦公子。”(观众反应:呃?还有恶魔崖的人?秦华明?没听过恶魔崖还有这号人物,看他长得玉树临风的,也不像是个坏人嘛……)

    “杭州总督府杨凯泽,杨公子。”(西门町反应:嗯?竟然是他?!)这个杨凯泽正是将西门町一脚踢入西湖的子,他来参加选秀,显然是在宇文凤那儿吃瘪,到这儿来碰碰运气,竟然还能闯入决赛,应该还是有本事。

    岚一个个介绍完,清了清嗓子,情绪有激动道:“下面,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有请今晚的评委……文试的三位评委,分别是——两江总督谭大人……江宁布政司陈大人……江南贡院任大人……武试的三位评委,分别是——江南提督赖大人……河南忠义堂孟老爷子……以及**神尼……”(观众反应:靠,这柳如如的面子真够大啊,这么一场活动,竟然能请动这些人……**神尼?难道是传中的**散人??我草,老子头有晕……**散人二十几年没在江湖出现,连上次轻舞飞龙召集的江湖大会也没露面,却是跑到一个青女子搞的这个活动来当评委,这他奶奶地,是世界变化太快,还是老子落伍了?)

    随着评委一个个落座,最后从后台走上一位中年模样的尼姑,头皮青亮,一袭青衣,显得清清爽爽。

    她容貌清丽,不是那种一眼就能看出年纪的风韵犹存,虽然经过岁月的打磨,眼角有些鱼尾纹,但并不影响整体感官。

    她手持拂尘,步伐轻缓,上半身纹丝不动,仿如在滑行,不出的飘逸出尘,不带一丝烟火气息。但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她身上弥漫出一股气息,无比的沧桑,宛如跨越了数万年而来。

    她面色淡然地走到最边上一张椅子前坐下,便微闭双目,双手虚握拂尘,置于膝前,仿似入定。

    看清了她的模样,不是传中的**散人还能是谁?

    西门町的记忆中,西门啸天聊起江湖轶事,提过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尼,貌似她已经七十左右,想不到看起来如此年轻,不禁多看了她几眼。

    这时,岚开始介绍起今晚决赛的赛事规则和比赛项目。

    文试分为猜谜对联、命题作文和琴瑟和鸣三个项目,每个项目各占十分,都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超时,或交白卷,则直接判分为零,在规定时间内完成者,由评委当场亮分。

    武试分为力拔山河、比翼双飞和攻守互动等三项,也是每个项目各占十分,根据每人表现,由评委当场亮分。

    而比赛的时候,文试和武试交叉进行,即文试比完一个项目,接着比武试一个项目,然后再文试项目,以此类推。

    最后文试和武试得分相加,决出前三甲,比分相同者,可并列,但只取三人,看谁能攻克柳如如最后一道关。

    决赛规则和比赛项目昨天就已公布,但除了出题者,没有一个人知道题目具体是啥,特别对武试的比赛项目,更是听的一头雾水。或许有人能猜出大概,却是模模糊糊,不敢断定。

    宣布完比赛规则和项目,岚对彩船上的观众微微一鞠躬,便退回了后台中。

    不一会儿,她又返身而出,却是手里捧着一个托盘,里面放着六只红色的信封,她将其中三只交给了文试评委组的谭孝旺,另外三只交给了武试评委组的赖汉强。

    不言而喻,信封里面装着今晚决赛的题目和具体比赛内容及要求。

    这个时候,虽然彩船下的万千观众早已等的不耐烦,是吵吵嚷嚷,喧嚣一片,但彩船上的人都是寂静无声,选手当然是在默默祈祷,祈求月老保佑,而VIP坐席上贵宾们当着主席台上那几个重磅级人物,自然也是不敢喧哗,甚至不敢窃窃私语。

    “咳咳……”在文试评委居中而坐,一脸瘦削,但却透着一股威严之气的谭孝旺轻咳几声,伸手从一只信封中取出一张信笺,打开后认真看了起来,那陈友德和任志强也是忍不住探头看过。

    在他们看题目的功夫,已从后台两边各走出六位手捧笔墨纸砚的女子,看她们扭腰款步,搔首弄姿,正是秦淮苑内一众妓者,今天她们自然是集体停工,过来当起了司仪。

    很快,她们将手中之物放置到每位选手桌前,而谭孝旺也看完了手中的信笺,等她们一步三扭的撤去后,谭大人清了清嗓子道:“我谨代表本次活动的主办方秦淮苑枕香,以及本次活动的总策划柳如如姑娘,非常荣幸地宣布,文试比赛第一项,现在开始——”

    彩船上的人适时地给出了掌声,谭大人很有风度地伸出手掌,掌心向下,作了几下下压的手势,等掌声稍息,他继续道:“下面,我宣读一下本项的题目及要求,我只一遍,请各位选手听好,我读完即开始计时,时间为一炷香。本项叫猜谜对联,谜面也是上联,上联是——春雨绵绵妻独宿,打一字……记好了,要求下联也必须是谜面,并且,两个谜底必须一样……计时开始!”

    ps:有兴趣的可在书评区留下下联,按要求哦……击,收藏,票票,俺需要乃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