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四十六章 总决赛5

第四十六章 总决赛5

    变故骤生,事发突然,在场之人,包括彩船下万千观众,一时间都惊呆了。

    已是八十高龄,仍是精神矍铄的忠义堂孟老爷子,大惊之下,猛地站起,却是感觉到一道清影从身侧电闪而出,正是那**神尼在第一时间纵起扑救。

    所有人都没能看清**神尼是如何出手,只见清影闪过,她手中拂尘万千尘丝已瞬间张开,从中发出一股巨大的吸力,如同一只吸盘,直向疾飞的测力器罩去。

    杨凯泽比试之时,西门町看了一眼,便没再注意,而是低头端杯喝茶,却突然被“嘭”一声大响惊的猛一抬头。

    这一抬头,正看到那笨重无比的测力器夹带着劲风扑面而来。

    凭西门町现在敏捷反应,他完全可以闪身避开,但他身后俏立的婢女却是发出“啊”的一声尖叫,让他放弃了躲闪之念,不然的话,身后的婢女肯定遭殃。

    但就是一闪念间的迟疑,测力器已到近前,西门町猛地站起,手中的茶杯也是不及放下,一只手已是迅即无比的抬起,单掌发力,推向测力器。

    “啊——”

    几乎所有目睹此景之人都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这不是找死么?蚍蜉撼树,螳臂挡车……

    而认识西门町的谭家洛等人更是想到,尼玛,这次你子死定了。

    英婷爱此时也是反应过来,一声“心”脱口而出,但已来不及出手相助,情急之下,也是真情瞬间迸发,她一下子站起身来,从身后紧紧抱住了西门町:要死就一起。

    但所有人都瞧了俺们町哥,只听到“啪”的一声震耳大响,那只夹带着近万钧之力的测力器已被西门町击的倒飞而出,而他也被这股大力推着,向后飞出。

    由于距离较远,直到这个时候,**神尼方才赶到,手中的拂尘正好迎向倒飞而出的测力器,竟是将其在半空中牢牢定住。

    来话长,这一切却是在电光火石间完成。

    英婷爱抱着西门町时,已是闭上了眼睛,将脸贴在他的背部,还没感受一下西门町后背的热度,人也是跟着西门町猛地向后飞出,她的心也是猛地一沉:他死了么?

    耳中听到“劈哩啪啦”一阵响,她和西门町的藤椅已绊翻在地,紧跟着后背重重摔到了地上,再被西门町在上面一压,胸口一痛,呼吸一窒,差晕去。

    西门町挥掌之时,已是感到身后有人抱住了自己,但将测力器一掌击飞后,也是震的气血翻涌,根本不及考虑身后是什么人,等到摔落在地,感觉到背部有个绵软的肉垫,他猜想或许是身后站着的婢女,想站起身来,手一撑,却是不能如愿,他的腰部还被英婷爱紧紧地抱着。

    不禁回头一看,却是英婷爱,一楞之下,已是明白怎么回事,心底感到一丝温暖,这丫头外表冷冷冰冰的,关键时刻还是挺关心自己。

    “咳咳……你没事?”西门町伸手拍了拍英婷爱抱着他的手臂。

    英婷爱脑子正犯晕,突然耳边听到人话,貌似是西门町的声音,心里一喜,一下睁开了眼睛。

    当西门町一脸无碍的样子在她眼中渐渐清晰,她仿似不相信西门町竟然没死,嘴里惊讶的口气道:“你没事?”,而环抱着的双手已是不自禁松开,摸向了西门町那条挥掌的胳膊。

    当感觉到西门町的肌肤很是柔软,却又透着一股韧性,弹力十足,英婷爱渐渐明白过来:他肉身强悍,力大无穷,我……我这是白担心了。

    而这个时候,她也感觉到西门町正半坐在她身上,立时羞得PP估计都红了,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只觉得脑子“嗡”的一下,眼睛一闭,差又晕过去。

    西门町倒是吓了一跳,以为她怎么样了,一挺身,已是站了起来。

    这时也顾不上英婷爱不让别人碰她了,他一弯腰,伸手就搂着英婷爱肩膀,将她半抱了起来,嘴里问道:“爱,你怎么了?”

    英婷爱被西门町半抱着,靠在他不是很宽阔的怀里,心里更是羞怯,鼻中再闻到他身上传来的浓厚的阳刚之气,只感到脑子晕晕乎乎,身体也是软软的,好似浑身的力气已被抽空,西门町的话在她耳边听来,像是来自遥远的云端,飘飘渺渺,根本没听清。

    “喂,爱,你醒醒……”看她没反应,西门町只有摇了摇她,嘴里有焦急道。

    英婷爱一颗心终于从迷乱中走出来,却是不敢睁开眼,嘴里轻轻道:“我……我没事……就是……头晕……”

    “哦,没事就好……要不别看了,也没意思,我们走。”

    “额……挺有趣的,我……我要看……”英婷爱着,已直起腰身,几个呼吸之间,她又恢复了冷冰冰的样子,不动神色地脱离了西门町的怀抱。

    英婷爱可从来没看过这种“娱乐节目”,心里也对那秦淮苑花魁柳如如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这个女子挺有能耐啊,竟能想出这种活动来选婿。

    西门町看她没事,兴趣貌似也蛮高,便不再什么,甩了甩那只有些酸疼的手臂,当先向座位走去。

    从他们摔倒,到他们站起身,早已是惊住了场中的所有人,一个个目瞪口呆地看着西门町,包括那已将测力器放在船板上的**神尼,因为她最清楚,刚才西门町那一击需要有多大的力量,不但抵住了飞来的万钧之力,还将测力器击回,并且她用拂尘一挡,那股击回的力道似乎更加刚猛,她使了十成功力才将其控住。这个年轻人是什么人,内功竟然如此精深,只怕比我也是有过之而不及。

    西门町有个毛内功,冥顽之脉里运转的那气息依旧如“超低压电流”,他之所以力气大,那是因为肉身强大,不对,已不能用肉身强大来形容,而应该是肉身强大到变态,强大到恐怖,从而导致力大无穷而已,跟血脉有关,非关经脉。

    血脉是指人体内的血管静脉和动脉,以心脏为枢纽;而经脉属气脉,以人体胯下的会阴~穴为中心,脉中并没有血的流转。

    但因脏腑之气的微妙,血脉跟气脉却又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两者相辅相成,互为裨益。

    因此,西门町的血脉强大到变态,也使其体内的每条脉络由羊肠道变成了康庄大道,甚至可以是变成了双向十二车道的高速公路,若是修炼内功者拥有如此粗大的脉络,那么其脉络内的气息肯定比出闸的洪水还要磅礴旺盛,但西门町冥顽之脉内运转的内息却是微弱无比,就好比那宽广的高速公路上仅有一条蚯蚓在爬行。

    西门町却是不管围观者的震惊,来到座位前,推了一下也是震惊无比看着他的赖长荣,微笑道:“别发呆了,还是坐下来继续看比赛。”

    着,弯腰将刚才绊倒的两张藤椅扶起来,晃了晃,还好,没有摔坏。将英婷爱那只藤椅拉开后,偏头冲英婷爱笑了笑,一抬手,作了个请的手势。

    英婷爱见西门町如此,心中暗喜,还有一股甜意,但表面上却是眼光冰冷,目不斜视,慢慢走上前,在藤椅上就坐。

    西门町刚才这一掌之威,虽然震惊全场,也吸引了一些人的侧目(包括决赛的十二位选手),但对总决赛来,只是一个插曲而已,比赛很快继续进行。

    第二轮比赛结束,虽然杨凯泽制造了刚才的事故,但仍是得到了七分,以两轮总分十五分暂列第一,而矬子“黄熙来”总分十三分,紧随其后,陆全本轮最强,得满分十分,列第三,林道瑞本轮也是七分,排名第四,比紧随其后的秦华明仅高了零五分。

    接下来又到文试,命题作文。

    谭孝旺宣读了题目和要求:题目只有四个字,“文韬武略”,格式不限,诗词歌赋均可。

    文韬武略者,指用兵之谋略也。

    从这个题目当可看出端倪,柳如如这是想通过招婿,来为大明朝选拔军事人才啊。

    西门町听到这个题目也是暗自奇怪,你一个青女子出题,搞风花雪月就得了嘛,整什么军事题材啊。

    ps:希望各路正太萝莉叔子姨子哥们姐们击收藏票票支持,法克谢谢鸟。

    对了,法克亲们,为了让粉丝榜风骚起来,大家伙辛苦一下,去参加纵横首页的做任务活动,能够免费获得纵横币,来打赏给法克一百两百的币币……嘿嘿,如果怕麻烦,花钱充值哥也不反对,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