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四十七章 总决赛6

第四十七章 总决赛6

    文试第二项,也即决赛第三轮结束后,杨凯泽的得分与第二名拉开了距离,分差高达六分,而第二名也换成了得分为十六分的陆全,黄熙来本轮只得一分,貌似是跑题了,一下子降到了第四,得分为十五分的林道瑞升到了第三的位置。

    杨凯泽掩饰不住脸上的得色,坐在位置上是左顾右盼,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当他眼睛无意中扫到西门町时,却看到从西门町的眼里射过来一丝不屑和鄙视,让他忍不住一愣:这眼神好熟悉,好像在哪儿见过,我认识他么?

    第四轮比试开始,比翼双飞。

    在众人的疑问之色中,已是走上一位劲装打扮的汉子,手里拎着一只硕大的鸟笼,而拇指粗细铁条制作的鸟笼内,竟然关着两只隼。

    看到这两只隼,很多人更是不明白了:我草,难道跟隼比翼双飞?

    两只隼体形都不是很大,但脸上都有深色斑纹,看它们翅膀尖长,尾巴细长,锐利的趾爪,尖锐的嘴勾还多了一个可以撕裂猎物的齿突,显然都已是成年。

    它们绝对是飞禽中的猛禽,猛禽中的战斗机:飞行灵活而迅疾,攻击犀利而致命。

    鸟虽,玩的却是整个天空,当然不喜欢被人束缚在笼内。而作为在天际翱翔的霸主,隼更是不甘受困,此时在笼内都是“扑棱棱”展开翅膀,挣扎不已,铁钩般的嘴更是不停地啄着笼子的铁条,嘴里不时发出尖厉的“嗑嗑嗑嗑……”叫声,显得是狂躁无比。

    很显然,这两只隼还没经过驯化,仍是野性十足,凶悍无比。很多眼尖者已经看到,在隼强壮的腿部,系着一根细细的红色线绳,看样子有十几丈长。

    赖汉强从红色信封内抽出一纸信笺,宣读了这场比赛的规则:“……将它们放飞后开始计时,时间仍为一炷香,根据抓住它们后再关入笼内的时间长短计分……记住,不得拉扯系着隼的细绳,否则计零分,更不可伤了隼,否则直接淘汰出局……”

    赖汉强一完,参赛选手一个个貌似还比较镇定,但很多观众却是一下子炸开了锅:太阳,这轮比赛有难啊,隼可是世上短距离内飞行速度最快的鸟,想抓住它可他妈~的不容易……有意思,有看头……

    这轮比赛,便是比试轻功,考的是个人的灵敏度和反应力,还有手脚功夫。

    比赛很快开始。

    隼一般是独行侠,但找了爱侣后,却是双宿双飞。捕猎食物时,既能单兵作战,又可配合出击,配合起来充分体现了夫妻间独有的默契。

    两只隼一从笼中放出,立时振翅而飞,犹如两支离弦之箭,直冲天宇,却是飞到十几丈高处一下子被腿上系着的红绳扯住了。红绳不知何物所制,任凭它们嘴啄脚扯,竟是挣脱不开。

    两只隼虽然冲击力和爆发力不,却是不能将系着红绳另一端的铁笼拖起。

    毕竟它们体形不是很大,力量还是弱了,并且,此时第一个参赛选手用脚踏住了铁笼,更是不能将铁笼拖动分毫。

    如果隼一直在十几丈高处盘旋,这十二个参赛者只能是望隼兴叹,无可奈何。谁他妈不借外力能纵起这么高啊?更不用再将隼擒住,关回笼内。只怕江湖第一大佬,子郁非来也不一定行。

    威猛刚毅,不甘受缚,这是隼的特性,出题者显然了解。

    两只隼都是挣扎了片刻,其中一只已俯冲而下,想从红绳另一端想办法。而另一只却是在半空盘旋,采取观望的态度,看它体形比刚才那只稍大,显然是老婆。

    老公冲锋,老婆压阵,这对公婆倒是配合默契。

    这便给了参赛者制服它们的机会:擒住了老公,异常忠贞的老婆肯定会自投罗网。

    但这老公却不是轻易能擒住的,加上有老婆在上面压阵,看到老公危险,是第一时间冲下偷袭,替老公解围。

    ……

    尼玛,擒这两头隼的确是颇费手脚,也真是考验每个人的功夫,法克还是长话短。

    这一轮比试下来,好几个得了零分,杨凯泽在一炷香烧完的最后时刻,终于将两只隼擒住,重新关入了笼内。不过,他是最后一个选手,两只隼被前面十一个选手调戏了半天,已是有飞不动了,不然的话,凭他的功夫很难将隼擒住。因此,他在本轮只得到了一分,头名的位置也心不甘情不愿地让了出来。

    而陆全本轮得分八分,终于登上第一名的宝座。

    但让人想不到的是,黄熙来别看个矮,不愧是来自上清教,功夫着实是让人刮目,两只隼从高空下来后,就没能再飞起来,反而是被他纵起后,在绝佳的轻功配合下,一直用掌力压制着,像赶鸭子上架般,给赶进了笼内。在本轮他得了最高分十分,总分仅比陆全低一分,也追平了杨凯泽,与其并列第二。

    那恶魔崖的秦华明也在此轮过后追了上来,与林道瑞的总分皆为二十,并列第三。

    其余之人,总分皆在十五分以内,让观众非常失望的是,本土选手王进孙四轮下来竟得一分,而排名垫底。

    从这轮结束可以看出,最后有望冲击前三甲的,基本在前面的第一梯队五个人中,除非出现大的意外。

    文试最后一项:琴瑟和鸣。

    这项比试却是柳如如亲自抚琴一曲,参赛者任选一拿手乐器与其合奏,根据各选手表现而判分。

    不管是彩船上的VIP贵宾,还是秦淮河畔那万千观众,可以都是冲着秦淮苑这位当家花魁柳如如而来,一听到是她亲自抚琴,想来柳如如便要马上出场,一时间群情激动,吱哇乱叫声口哨声响成一片。

    赖长荣也是两眼放光,紧盯着后台处的布帘。

    西门町表面上虽然平静,却也是想看看很久没见的柳如如,不知她为何想要从良,竟搞出这么一场异想天开的“选婿”活动。

    而英婷爱也是从藤椅上直起腰身,看着第一位已经上场的选手,心里想着,那柳如如咋还不出来呢?

    “咚——”

    忽然一声清响,清脆悦耳,如同仙音拂过耳际,彩船上下嘈杂的吵闹声立时都停了下来。

    “是柳如如——好啊!”谭家洛和陈日上身边的跟班们爆出一阵热烈的叫好声。

    赖长荣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后台处那撩起的布帘,但却有一道珠帘静垂下来,隐隐望去,珠帘后端坐着一个美妙的身影,未见其人,未闻其声,就这么一眼,便已让几乎所有的男人都疯狂了起来。

    Ps:法克亲们,为了让粉丝榜风骚起来,大家伙辛苦一下,去参加纵横首页的做任务活动,能够免费获得纵横币,来打赏给法克一百两百的币币……嘿嘿,如果怕麻烦,花钱充值哥也不反对……继续各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