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四十八章 总决赛7

第四十八章 总决赛7

    别人看不真切,西门町却是看的清清楚楚,但由于坐的位置稍偏,只能看个侧影。

    而这道侧影,却是真正的S形,曲线玲珑,弧度迷人,透着一股增一分则肥减一分则廋的腴美韵味。

    往上看去,青丝高盘,玉面粉腮,杏眼琼鼻,樱桃口,虽是一袭素衣,却光华隐现,映衬着她那张国色天香的面孔,分外夺目。

    不用,这妙人儿自然便是秦淮苑当家花魁柳如如。

    她的容颜,绝对称得上是祸国殃民那种,却是非媚,非艳,非纯,非娆……却又有着牡丹之华,栀子之芬,白莲之清,兰花之幽,是一种让人刹那间有很多感触、却又难以一一分辨的复杂之美。而从她的身上,有一种不经意间就会流露出来的威仪之气,让人不敢逼视。

    西门町不由得暗自叹服:古代美女的确比现代美女耐看,从那宇文凤,到林雪恩和龙馨儿,再到独孤羽和英婷爱,还有这柳如如,一个个都是纯天然的,让人赏心悦目,百看不厌,不像现代那些所谓的美女,不是脂粉堆砌出来,就是切割出来,或隆出来的,天然美女,那是很少很少了,凤毛麟角。(ps:你身边有天然美女么,介绍给法克认识一下,口水ing……)

    不过,西门町对柳如如的美欣赏归欣赏,却是对她这种装13的行为嗤之以鼻:不愧是个青花魁,很是懂的把控嫖客心理啊,故意不让人见到自己的容貌,玩神秘,玩暧昧,很是有婊子立牌坊的味道。

    柳如如此时端坐于地,膝前放着一尾瑶琴,双手抚弦,十指轻拨,便闻一阵天籁之声由远及近,缓缓而来。

    初时声响尚轻,似是山上清泉汩汩而下,逐渐便又紧凑起来,似初春之细雨密密麻麻。细耳凝听,那琴声仿佛带着奇异的魔力,音韵似在头盘旋,又似在耳边私语,直让人沉醉其中。

    那第一个参赛选手选择的是根长笛,开始他侧耳倾听,想分别出是什么曲子,好吹笛合奏,却是听着听着,竟是入了迷,浑忘了比赛一事,直到柳如如一曲终了,他方才愣愣醒悟过来。

    不用了,得分自然是鸭蛋。

    接下来,柳如如选曲忽如金鼓齐鸣、万马奔腾,充满杀伐之气,忽如昆岗凤鸣、深闺私语,满含绵绵情意,忽而又如大海浩淼,万里无波……一番演奏下来,竟是无一重复,曲调各不相同,却都是将曲中之意表达的淋漓尽致,让人闻之入迷,仿似身临其境。

    后面的选手有的不通音律,干脆放弃,有的略知一二,却是自觉与柳如如琴技相去甚远,不忍破坏她的演奏,也是选择了放弃,只有个别人自觉通晓琴音,也对自己的“才艺”颇为自信,与柳如如合奏起来。

    这个别人,除了那苏州锦绣庄的赵晓伟,另一个便是杨凯泽了。

    赵晓伟选的是筝,倒确是技艺不凡,他在柳如如抚琴之初,便很快地合拍而上。琴声清冷,筝音萧瑟,正合了柳如如这曲饱含惆怅孤寂的闺怨词。

    而杨凯泽也通音律,他见前面一个个放弃,心里是乐开了一朵绽放的菊花,虽然知道自己比柳如如琴技有所不如,却哪里会放弃这么好的一个得分机会。

    他心里已悄悄算过,此时除了赵晓伟本轮得分九分,以总分二十二分爬到了第三的位置,而其余人得分都没变,只要自己得分,不管多少,将再次登上第一名宝座。

    这最后一曲,柳如如不知道是不喜欢杨凯泽,还是故意刁难于他,演奏的却是自己独创的一首曲子,《山河怒》。

    琴声先是音韵细细,柔媚幽幽,转而却如子夜鬼叫,群魔乱舞,再接着便似金戈铁马,杀伐阵阵,到最后更似雷霆万钧,暴风疾雨,所奏乐曲愈来愈急,所有人正听的热血沸腾,群情激昂,突然“叮咚”一声,一下子变得风平浪静,安乐和祥……

    杨凯泽附风作雅,好吹箫。柳如如抚琴开始,他双手持箫,装着很是礼貌地冲柳如如那隐隐的身影还拱了拱手,却是听着听着,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这是啥曲子,刚找到感觉,将箫放到嘴边,还没吹两下,曲调却是突然变化,让他一下子又找不到北了,再听会儿,又找到感觉了,再吹,又变,再听,再吹,再变……

    这副场景让人看上去很是滑稽,杨凯泽自己倒没觉得,别人却是像看丑一般,连英婷爱也不禁莞尔。

    不过,一曲终了,看在杨凯泽积极找感觉的份上,几个评委还是给了他一分,的确又登上了第一的位置,只是跟陆全并列第一。

    今儿大家可是饱足了耳福,柳如如一连演奏了十二首曲子,只让所有人听的是如痴如醉,长时间不能从那乐曲的意境中回过味来。

    赖长荣是一直呆呆地望着珠帘后的俏丽身影,脸上满是仰慕和痴呆之色,而那谭家洛和陈日上貌似更不堪,口水横流,是满脸的猪哥样。

    即便是西门町,听的也是赞许不已,特别是最后一曲,只让他沉浸其中良久不能自拔,连评委给自己最讨厌的杨凯泽亮分也没有注意:这柳如如只是一个青女子,却是能在乐曲声中表达出对当今大明朝内乱外患,战乱纷陈和民不聊生的担忧和郁愤,而曲子尾部,倒像是一个胸怀抱负的七尺男儿,持刀纵横,叱咤沙场,荡平一切妖魔鬼怪,重振大明河山……

    西门町想着想着,不禁对这个一直瞧不起,总认为她是装13的青花魁柳如如,心生了些许钦佩:此女倒是一个奇女子,却不知为何沦落到青,想来她胸怀远大,不愿沉沦而洁身自好,倒并非是故作清高……

    西门町再抬头看去,那柳如如此曲完毕,旁边丫环早已放下厚厚的布帘,掩去了隐身珠帘后的柳如如。

    决赛最后一轮,比赛进入了一决胜负白热化的阶段,武试最后一项:攻守互动!

    这轮比试,出乎很多人的预料,并非是选手间“攻守互动”来比武,而是选手与评委“攻守互动”。

    武试比赛项目,都没有让选手间直接PK,而是借助第三者,考核各人的武功高低,一是杜绝了收手不及的流血事件,二是体现了俺们柳如如对选手的人文关怀。

    虽然少了一些精彩和刺激,却是多了一份意外和惊喜。

    这轮武试的惊喜便是**神尼,因为由她出面跟选手“攻守互动”。

    攻,十招之内,各选手极尽所能,将**神尼逼退出画定的立足圈;

    守,十招之内,各选手站在画定的立足圈,看谁能抗住**神尼的进攻。

    **神尼,那可是传中的人物,不要场上这些选手,即便是他们的师傅或父辈,能一见**神尼也是不易,更不用与她切磋过招。

    当**神尼缓步上前,走到一个仅有碗口大的圈内站定时,几乎所有选手看着她那种气定神闲的样子,一个个都不由自主地生出高山仰止的感觉。

    Ps:发烧鸟……人生少不了挂水,不然木趣味……骚蕊了,今儿第二更肯定会很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