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五十一章 总决赛10

第五十一章 总决赛10

    Ps:第二更到,貌似发烧好鸟,头不昏,眼不花,手不抖,脚不颤,又恢复了龙精虎猛……另,首页推真给力,虽然收藏涨幅不大,但击呼呼涨,看着就爽……还是求收藏,法克是实在男人……

    秦华明,不,秦婉被当场取消资格,但她却是在“咯咯……”娇笑声中,纵身离船而去,显然她对自己女扮男装混进这个活动,并且成功闯入决赛,好好戏耍了一番组织者和众多评委,心里很是得意。

    不过,她心里还是有遗憾,要是最终被那个柳如如选中自己为相公,那就更好玩了。

    秦婉走了,现在轮到最后一个选手,杨凯泽。

    杨凯泽暗自算了一下:现在,陆全总分三十,稳居第一,第二名林道瑞,总分二十八,第三名黄熙来是二十七分,赵晓伟跟自己目前都是二十四分,排在第四的位置……

    原本他还有担心,没想到黄熙来“失手”,最后一轮仅得了“攻”的四分,“守”的环节为零分,这样一来,只要自己在这最后一轮拿到四分,将昂首进入前三甲。

    ps:还是将最后一轮如何计分明一下,总分仍为十分,攻守环节都是十招为限,各占五分,每两招计一分,但计分却是相反,即攻的时候用招越,得分越高,而守的时候,守的招越多,得分越高。比如陆全,攻守各是三招,他的攻得分为四分,而守却得二分,如果他攻在两招以内,则得五分,而守住了**神尼的十招进攻,也会得五分。)

    杨凯泽对自己最后一轮得个四五分还是很有信心的,不是极尽所能么,又没有什么限制。

    他使的是一把足有五指宽的长剑,看到这柄长剑,很多人感到奇怪:竟然有人用这么宽的长剑,也没听过江湖中有谁擅长使宽剑,这年轻人却是跟谁所学?他来自杭州总督府,而新任的杭州总督,是原来的兵部侍郎杨天成,因受魏忠贤牵连,儿子也被杀了,差满门抄斩,现在老家伙七老八十了,又被崇祯重新启用,却是下放到杭州当了个总督。但杨天成成名绝技是鹰爪功,不要使宽剑,普通的剑他也不擅长……

    很多人都在猜测杨凯泽是师出何门,此时杨凯泽已对**神尼发起了进攻。

    **神尼也知道目前排名前三位选手中,还有一位“雌性”,本准备对杨凯泽放水,让他顺利挺近前三甲。

    但杨凯泽不知道啊,他从前面的选手中已经得出一些经验:要想本轮得高分,只有在进攻环节加把力,争取在四招以内将**神尼逼出圈外,那就能得到四分,不然到了守的环节,连最厉害的陆全也只能守住三招,其余的都是一两招之内便被**神尼击出圈外,这样的话,凭自己的本事,估计也就能撑个一两招,得到一分。

    出于如此考量,杨凯泽一进攻就是杀招,一柄宽大的长剑泰山压般当头劈下,完全木有晚辈对长辈应有的尊重,倒像是面对杀父仇人。

    **神尼虽然有一丝不快,倒也不介意,准备应付两下,在第四招便装着不支,退后半步。

    拂尘一扫,已将杨凯泽宽剑荡开。

    杨凯泽一收手,手持那把宽剑斜指地面,却是突然恭维道:“神尼果然是神功非凡,实在让……”话音未落,双手连抖,几排银针突然射向**神尼周身各个穴道,去势之快,比之前一剑劈下还要快了几分。

    西门町看的真切,不禁忽地直起身子,嘴里骂道:“真他妈卑鄙!”

    兵不厌诈嘛,**神尼也没太介意,不过,心中那一丝不快增加了几分,手中拂尘一竖,一团柔和的罡气已将飞来的银针全部震落,根本不能对**神尼构成丝毫威胁。

    杨凯泽后半句话也不打算完了,看到银针纷纷坠落于地,他双腿一蹬,人已纵起,半空中再次一扬手,又是一阵银光闪动,这次的数排银针竟是泛着幽光,显然是喂有剧毒,想是让**神尼集中心力对付银针,而他半空中已将身法提到极限,双手持剑朝前竖劈,挟着裂风扑向**神尼,并且弯腰曲膝,时刻准备着一脚踹出。

    他这一击,从银针到脚踢,含了三个杀招。

    这一下,**神尼不禁无名火气,这辛亏是我跟你比试,要是换成选手间对垒,那还不被你杀了?

    **神尼右手拂尘一摆,已将所有的喂毒银针扫开,紧跟着一掌拍在杨凯泽劈来的宽剑上。

    别看她这一拍,却是她成名绝技之一,名为碧海连波掌,这一掌之中暗含了三波功力,一次强似一次,凌厉之至。

    杨凯泽的劲气被第一波内力就几乎拍散,哪里还能踢出那一脚?

    他还想借势再飞上半空,却从剑身上已传来第二波功力,犹如雷霆万钓之势,正撞击在他身上,立时将他震飞而出。

    而第三波功力紧随而来,立时让他震骇莫名,仿似被置于了风暴中心,自己成了惊涛骇浪中的一叶舟。

    前面两波功力,杨凯泽还勉强抵住,这第三波功力却是再也受不了了,只觉得胸口血气翻涌,一张口,已是喷出了一口血,身体也重重地摔落在甲板一角。

    这当然是**神尼手下留情了,不然的话,杨凯泽何止是嘴里吐血,七窍流血都是轻的,肯定会一掌将其毙命。

    但即便如此,杨凯泽已是受了内伤,勉力爬起身来,嘴里还忍不住又吐了半口血,形相颇为凄厉。

    他是十二名选手中,唯一被**神尼击伤的选手,显然已不能再进入“守”的环节。

    **神尼冷冷看了他一样,一挥手,丢给他一个瓶子,嘴里道:“赶快服下,一个月内不可妄动真气,你下去。”

    杨凯泽阴沉着脸,眼里闪过一丝恶毒的怨气,却是不敢多,接过瓶,也不话,便被他的亲友团——谭家洛一伙人扶了下去。

    西门町对杨凯泽这个结果很是开心,一脸鄙视地看着坐在了观众席上,脸色苍白的杨凯泽:活该!

    随即他一抬头,正好碰上“黄熙来”看过来的目光,西门町不禁对她一笑,作了个V形手势,随即想到她肯定不懂,又换成一挑大拇指。

    “黄熙来”被他比划的手势一下子逗乐了,忍不住“扑哧”一笑,露出了一排如玉般洁白的贝齿,嘴角也露出两个酒窝,显得可爱至极。她忽然想到什么,却是赶紧回过头去,不再看西门町。

    西门町也收回目光,心里却是想着,这伙子就是个半大孩子,估计还没成年?这么也跑来找媳妇?

    西门町正想着,却见那**神尼突然缓步走了过来,左手当胸一竖,右手将拂尘一甩,搭在左手臂弯上,脸带微笑道:“这位少侠,贫尼有礼了。”

    西门町不禁一愣,赶紧站起身,双手朝**神尼微一合十道:“在下西门町,不知神尼有何指教?”

    **神尼眼中闪过一丝惊异之色,上下打量了西门町一番,诧异道:“你叫西门町?西门啸天的公子?”

    西门町神色一暗,随即语气低沉道:“先父正是西门啸天。”

    **神尼又盯着西门町看了会儿,也是神色黯然道:“贫尼二十二年前与令尊有一面之缘,想不到当年一别,竟是天人两隔。玄武庄惨遭灭门,贫尼也是近日才有耳闻,造下如此罪孽之人,天理难容。西门少侠,如若不弃,以后缉凶诛恶之事,但有所需,贫尼当尽绵薄之力。”

    “神尼前辈,少侠之称愧不敢当,西门町只是个不学无术的浪荡子,实在是愧对家父平日教诲。”西门町赶紧谦虚了一番,又拱手谢道:“前辈有此盛情,西门町感激不尽,这里代先父谢谢了。”

    “一面之缘也是缘,贫尼义不容辞,谢倒不必了……”**神尼拂尘轻轻一摆,微微一笑道:“令尊的武功让贫尼很是钦佩,却一直未能蒙他赐教。我看少侠顾盼闲雅,气调精灵,当已深得令尊家传,不知你是否有意上场与贫尼切磋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