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五十四章 花魁出场(第一更)

第五十四章 花魁出场(第一更)

    日,章节名总叫“总决赛”,法克自己都腻歪了……换了,换了……

    **散人的态度不容回绝,并且跟自己的父亲又有渊源,西门町最终还是答应:大不了应付应付,自己可真没有找媳妇的心情,即便有,也得等我将天机阁的婚退了。

    西门町不情不愿地接了**神尼这单“皮~条客”生意,却是让两位美女气的不行。

    一个当然是英婷爱:母亲果然没错,男人都是忘恩负义之徒,哼,你这个淫贼,看你装模作样的还假惺惺推辞,只怕是心里乐开花了?假仁假义,不要脸,无耻,坏蛋,流氓,色狼,淫贼……

    英婷爱坐在藤椅上,眼睛恶狠狠看着脸带微笑的西门町,双手拢在长袖内,一边腹诽不已,一边用力撕扯着袖内的紫带,只把西门町当作了紫带,恨不得将他撕碎。

    而另一个生气的,甚至比英婷爱还要生气的,便是今晚的主角,躲在后台窥伺的,俺们的坤仪公主朱微如,秦淮苑花魁柳如如。

    对西门町,她是太了解了,柳如如坚定地认为,今晚西门町的一切风骚表现,都是师傅和西门町在演戏,虽然也是对西门町没死表示震惊,但师傅莫名其妙地安排他插队,还是插入前三甲,柳如如表示更加震惊:师傅这是怎么了?怎么会选上这个花花公子?唔……貌似比以前帅多了,但也没用,我怎么会看上他?我可是清楚地知道,他身无二两肉,手无缚鸡力,胸无半墨,心中无大志,整日只知道吃喝玩乐,每个月逛青嫖~妓,貌似比吃饭还频繁。我看到他就烦,要不是看在西门大侠的份上,平日我根本懒得见他。现在他家逢不幸,虽然身世堪怜,但这样的人死不足惜……可是,师傅,您老人家这么做是为神马呢,徒儿实在是不明白啊,不明白

    但柳如如再怎么生气,**神尼给她安排的前三甲名单,她还必须接受。

    今晚活动的最后一个环节,柳如如亲自面考前三甲。她究竟是公主,对这个环节的安排,不知不觉就效仿了皇帝殿试的那套:出个题啊,聊个天啊,谈一谈理想和人生啊,如何为朝廷效力啊……

    随着岚道“有请柳姑娘”,彩船上下万千观众,立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叫喊声,口哨声……是划破夜空,直冲云霄。

    很快,后台布帘掀起,一个曼妙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柳如如一身艳红的长裙,衣襟前后各绣着一只金黄色彩凤,长裙属紧身设计,把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勾勒得淋漓尽致,饱满酥胸呼之欲出,对她青女子的身份很有表现力,发髻高高挽起,露出雪白的粉颈,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行走间如弱柳扶风,顾盼间美目盈盈,端地是个倾国倾城祸国殃民的美人。

    柳如如走到场前,先是对数位评委微微欠身,道了个万福,接着回过身来,朝船上的观众轻轻头,以示感谢捧场,她美目四顾,眼中似乎有着一种神秘的魔力,让人看她一眼,便忍不住看第二眼,看第二眼还要再看第三眼。大厅中不管男淫还是女银,都呆呆望着她,仿似被她收摄了心神。

    当然了,英婷爱看她却是满脸的不屑,还有一的恨意。

    而我们的町哥,只是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却是看向了被他挤出前三甲的“黄熙来”,想表示一下歉意,自己也是无可奈何,莫名其妙,但“黄熙来”却没看他,也是被柳如如吸引住了。

    早有婢女摆好了座位,一张宽大的红木椅子放在了**神尼的旁边,柳如如走过去,欠身端坐。

    这一欠身,位置角度刚好的赖长荣,正看到一片白晃晃的波涛,和一道深不可测让人欲仙欲死的沟沟,立时让他鼻血横流,口水四溅。

    此时前三甲选手,西门町、陆全和林道瑞仍是分坐在评委席两侧,只是西门町单独一边,陆全和林道瑞坐一桌,在另一侧,而其他的选手都已安排到观众席中。

    柳如如出来之前,已是打定了主意,面考时出题难住他们,或谈话间话题深刻一,量他们也不出让我信服的观,还不是被我驳的体无完肤?便让今儿这场“从良选婿”活动宣告失败,以后再。

    陆全和林道瑞两人都对柳如如心仪已久,这次成功杀入前三甲,美人在抱仅差一步之遥,此时坐在那儿,都是眼观鼻,鼻观口,比面对武林高手还紧张。

    ps:前文第四章节中暗示林道瑞对林雪恩很有想法,但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只是他一厢情愿,单相思而已。此时又来追求柳如如,倒不是他移情别恋。林道瑞还是一个很不错的正直伙,他心里还是暗恋着林雪恩,但男人嘛,特别是性取向正常的男淫,哪个不是吃在碗里看锅里,漫山遍野去寻花?谁不懂天涯无处不芳草,何必吊死一棵树。)

    相比之下,西门町就轻松多了,坐在椅子上,一手端茶杯,一手用大拇指和中指食指捻起茶杯盖,慢条斯理地在杯沿上刮着茶水中漂浮起来的几根茶叶,然后不紧不慢茗上一口。

    他这个动作,在**神尼眼里是欣赏,嗯,我果然没看错你,沉稳,不急不躁,不张不弛;但在柳如如眼里却是厌恶:哼,让你跟我装蒜,一会儿让你出丑,哭都来不及。

    “几位不用紧张,这最后一个环节都已经知道,便是柳姑娘与大家随便聊聊,大家畅所欲言,各显其能,柳姑娘会在与各位的闲聊中,最终选出心目中的如意郎君……”这个时候,谭孝旺看了看三个最后的选手,清了清嗓子道。

    柳如如听谭孝旺完,也不耽误时间,冲陆全和林道瑞嫣然一笑,却是根本没看西门町,直接接口,用甜腻入骨的声音道:“几位公子都是人中龙凤,女子蒲柳之姿,能得你们厚爱,实在是让我受宠若惊。”

    柳如如神色娇媚,话间,眼光盈盈流转,不出的动人。

    陆全只觉得柳如如这一笑是对自己,激动的差站起来,嘴里道:“柳姑娘太谦虚了,且不论姑娘花容月貌,单是姑娘一手琴技,便已是举世无匹,我等俗人,听来如闻仙乐。如能得姑娘为伴,当是陆某之福。”

    那林道瑞显然不甘人后,也是赶紧道:“柳姑娘若是蒲柳之姿,这普天之下便没有任何女子当的美女二字。姑娘不仅有仙人之姿,更有天人之技,实在是让林某好生仰慕。”

    西门町这时也放下了手中的茶杯,面含微笑看着柳如如,却是没话。毕竟最后一个环节已算开始了,自己当然不能听而不闻,还捧着茶杯喝茶,这是不尊重人嘛。

    柳如如用眼角余光看了看西门町,见他没有接着奉承自己,倒是颇感意外,以前他拍自己马屁可是肉麻的紧。

    柳如如娇媚一笑道:“几位公子谬赞,抚琴弄曲这般雕虫技,本就难登大雅之堂,女子身无长技,只能献丑了。陆少侠是武当灵虚道长高徒,林少侠也是高仑山神农教少教主,都是武艺超群,功力非凡,女子也略通武艺,只是花拳绣腿,聊以自赏……”着,她突然神色一变,一脸端庄道:“现在女子斗胆,倒想跟二位公子探讨一下剑法。”当然,探讨剑法,她自然是将西门町排除在外了。

    柳如如笑起来媚态横生,荡意撩人,但脸色一整,却又庄严肃穆,一派颐张气使的高贵风度,只觉这瞬息之间,她已然完全换了个人,那雍容华贵的气度,隐隐尚有一种震慑人心的威严。

    Ps:第二更中午12到,求各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