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五十五章 低俗的故事(第二更)

第五十五章 低俗的故事(第二更)

    出了状况……晚了……骚蕊了……

    柳如如略通武艺,自然是自谦之词,现在主动要探讨剑法,显然是剑法不错。

    她竟然还懂武功?这大大地出乎了陆全和林道瑞的意料,心中却是欣喜无比:原来柳姑娘也是同道中人,实在是太好了,以后可以双宿双飞,一起仗剑天下。

    “剑乃兵器之祖,易学而难精,天下的剑法也是千千万万,数不胜数,但真正能算的上是上乘剑法的,却是不多。”这次是林道瑞抢先道。

    “当今天下,林公子认为哪些剑法属于上乘剑法?”

    柳如如仍是神色端庄地问道,却是让林道瑞感到了一股压力,心里更是紧张起来。

    “咳……咳……林某孤陋寡闻……我只晓得六家剑法可……可当得起上乘剑法。”

    “哦?”柳如如柳眉一暄。

    “咳咳……第一当是蓬莱上清教,上清剑法;第二便是昔日玄武庄西门大侠的玄武剑法,可惜……”林道瑞着,看了眼西门町,言下之意,玄武剑法失传了,接着道,“第三便是黄山明月堡,追风剑法,第四是杭州天机阁,逍遥剑法,第五应该是峨眉派,灭绝剑法,这第六,我觉得是蛇仙宫的,游蛇剑法。”

    “林公子倒是谦虚,你们神农教,神农剑法不算是上乘剑法么?”柳如如脸上淡然一笑道,显然对林道瑞的话不以为然。

    林道瑞却是没看出来柳如如的态度,不然的话,刚刚平复下来的紧张,又会升起。

    他接口答道:“不是林某妄自菲薄,我神农教的神农剑法虽然也是经历了祖辈数百年的历练,但要上乘,却还是差了一些……”着,他又看了眼陆全,“便是武当的两仪剑法,也是比我神农剑法还要精妙。”

    陆全看林道瑞和柳如如一直话,早想插话,此时听林道瑞提到武当剑法,马上道:“柳姑娘,我却是对林少侠的观不敢苟同。”

    “那陆公子是怎么认为的呢?”柳如如瞥了他一眼道。

    “我觉得天下剑法,并没有上乘下乘之分,这主要看修炼剑法的人……”到这儿,陆全故意停顿下来,显然很懂的吊人胃口,想将众人的注意力,特别是柳如如的注意力从林道瑞那儿转到自己身上。

    “陆公子,愿闻其详。”

    “任何一部剑法的产生,都是经过先辈们千锤百炼而成,当日都曾风光一时,叱咤江湖,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剑法之中或有遗漏,或是后辈未能领悟剑法之中的精髓,从而致使剑法之中有了缺憾,慢慢地这套剑法便不再名声显赫,甚至是不为人知。所以,剑法没有上下乘之分,关键看人。同一部剑法,由不同的人修炼,结果也是千差万别,我们不能,只要是修炼上清剑法的人,都是剑法第一,同样的,修炼我武当两仪剑法,也不一定就比不上修炼上清剑法之人。”

    “陆兄此言,弟也是不敢苟同。我还是认为,剑法有上下乘之分。你的没错,不同的人修炼同一部剑法,结果会千差万别,但我们可以反过来,同一个人修炼不同的剑法呢?这个时候就要看哪套剑法精妙了,当然是越精妙的剑法,修炼的人修为也越高。就拿陆兄来,如果你修炼的是上清剑法,或许你现在的成就早已登上了地榜。”

    “你错了,或许我修炼上清剑法,成就还不如现在呢。我始终认为,一个人剑法的高低,关键在于个人的修为和悟性,跟剑法无关。”

    “陆兄,你这是狡辩……”

    “好了好了,两位公子先停一停……”柳如如看陆全和林道瑞着着,已是脸红脖子粗,竟是要吵起来,赶紧制止二人道,“两位公子的都有道理,不如让我们来听听西门公子有何高见,他可是西门大侠的公子,更是玄武庄少庄主。”

    柳如如看西门町没事人似的,坐在一边悠哉悠哉喝茶,不禁心中有气,便将战火引向了他,但她脸上却是快速闪过一抹讥讽和愚弄的表情。

    她当然知道西门町不懂武功,不要剑法,即便是剑,他也很少碰,明摆着让西门町出丑而已。

    但现在西门町眼力太好了,柳如如那一闪而过的表情正落入眼中:啥意思?让我出丑你很开心么?貌似我以前也没得罪过你,并且还经常来捧场,在你身上花的银子足可以为秦淮苑十几个姑娘赎身。虽然我以前生活不太检,整日鬼混,但也不能一棍子将人打死,人都是会变的嘛,没听过浪子回头金不换?我以为你胸怀大志,没想到心胸如此狭窄。

    在座的,绝大多数认识西门町,即便不认识,也是听过西门町这号人,当然知道他的德行,此时听柳如如这么,很多人都看向了西门町,一副不屑和嘲笑表情,等着看好戏。

    “黄熙来”显然没听过西门町,虽然很奇怪别人为何那副表情,却是一脸期望地看着西门町,看看这个得到**神尼如此推荐的“高手”有何高见。

    而英婷爱却是另一番心情,她比谁都清楚西门町,见柳如如这么,明显对西门町不坏好意,自然而然讨厌起柳如如来: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让西门町出糗?却是完全没考虑,柳如如这么做,完全是不喜欢西门町,对她来不是正好?柳如如这么她应该感到欣慰才是。

    但女人的心思就是这么不可琢磨,自己喜欢的男人绝不容别的女人轻视,他是最好的,他是最强的,要让他出糗也是我来。

    英婷爱心里想着,不由得为西门町担心起来,很想站起来替西门町一番。

    而这个时候,因为在讨论剑法,西门町脑子里却是想到了一个关于剑法的笑话,不自禁脸上堆满了笑意,对柳如如的话便没有听清。

    柳如如看西门町没理自己,还一个劲傻笑,顿时脸色一沉道:“西门公子笑什么?难道是觉得我们的话题很可笑么?”

    西门町这才一惊,看向柳如如道:“柳姑娘误会了,你也知道我不懂武功,更不懂剑法,你们的我也听不懂,我只是在想一个关于剑法的故事而已。”

    “这个关于剑法的故事能让西门公子发笑,想来这故事寓意深刻,对剑法很有见地,西门公子肯定也颇有心得,不妨来听听,也好让我等受益。”柳如如虽然笑语盈盈,但话里的讥屑味道,任谁也能听出来。

    西门町微微一笑道:“或许,往往故事里隐含着大道理,就看各人理解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嘛。不过,我这个故事有低俗,不会玷辱了柳姑娘的耳朵?”西门町这话问的也够毒,我这故事低俗,你这个自命清高的青女子要听么?听,明你接受了低俗,你一个青女子装什么清高啊,还不是跟我一样,是个低俗的人;不听,你话已出口,是你自己要听的,除非你出尔反尔打自己的脸。

    柳如如的聪明毋容置疑,显然听明白了西门町的意思,看向西门町的眼中微不可察地射出一缕寒光,脸上却是媚笑道:“女子身处青,本就是个低俗之人,西门公子但无妨。”心里却是想到,我倒要看看你这个故事里隐含着什么大道理,哼,我就不信狗嘴里能吐出象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