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五十六章 唯快不破(第一更)

第五十六章 唯快不破(第一更)

    西门町却是没有马上,而是不紧不慢喝了口茶,慢条斯理地放下杯子,心,你不是等着看我笑话么,我急死你。

    “那我就了,希望各位不要笑话我。”西门町又在椅子上挪了挪屁股,坐坐好,才缓缓道,“从前,有三个剑手,都是独霸一方,厉害无比,却是谁也不服谁。有一天他们终于在一家酒肆相遇,便有人提议三个人比试一下,看谁最厉害,其他两个剑手都欣然同意,并邀请酒肆内的客人为他们作证。第一个剑手拔出剑来,朝空中“唰唰”挥了两剑,掉下来两只死苍蝇,剑手指着地上的死苍蝇,骄傲的:‘我已经将苍蝇斩首。’围观的观众立时大声叫好,都厉害。第二个剑手不屑道:‘这算什么,看我的。’也是拔出剑,朝空中“唰唰”挥了两剑,也是掉下来两只苍蝇,不过还在动,第一个剑手刚要出言讥讽,第二个剑手却是道:‘我已经将它们的翅膀砍掉。’众人一看,果然如此,连夸第二个剑手更厉害。这时,第三个剑手也拔出剑,不紧不慢道:‘这也算厉害?简直是井底之蛙,我让你们看看什么叫真正的厉害。’着,也是挥剑朝空中“唰唰”两下,但却并没有苍蝇掉下来,众人轰然而笑,其余两个剑手正要取笑他,他突然一抬手,在空中抓住了两只苍蝇道:‘你们可以看看,我已经将这两只苍蝇阉割了。’”

    西门町话音未落,立时引起一片哄笑声。连跟西门町是死对头的谭家洛一伙人,也是笑的直捧腹。

    赖长荣被英婷爱了哑穴,笑不出声音,憋的眼泪都出来了。而英婷爱也是忍不住轻轻一笑,却是想到“阉割”二字,不由得俏脸一红,止住了笑。

    柳如如自然是没笑,心里骂道,粗俗,果然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等笑声稍息,柳如如也不掩饰脸上的厌恶,冷冷道:“不愧是西门公子,起故事来也是这般的让人发笑,我却是没明白,这个故事隐含着什么大道理呢?”她这话明摆着西门町是个可笑之人,是个低俗之人,很有骂人的味道。

    西门町心里冷冷一笑,我低俗,我可笑,总比你这个妓女好,又来跟我装13,但脸上仍是笑容满面道:“柳姑娘没听出这个故事隐含的意思么?想来柳姑娘没注意到这个故事的重,只留心‘阉割’二字了。”西门町这话就更损了,骂人不带脏字,还调侃了柳如如一下,不愧是律师出生。

    柳如如一听,顿时脸色一片绯红,伸手一拍椅子扶手,就要站起来K人,却是被**神尼悄悄拉住了。

    但她坐下是坐下了,却是满脸怒气,怒视着西门町。

    西门町见好就收,微微一笑道:“这个故事虽然有低俗,却是告诉了我们一个剑法之中最简单的道理,那便是眼到手快。”

    “这个道理谁人不懂,你不是故事里蕴含着大道理么?你的大道理呢?”柳如如显然不会就此罢休,口气有咄咄逼人道。

    “大道理?”西门町稍一蹙眉,心中已有主意,微微一笑道:“大道理当然有,只是太过深奥,只怕有人不能理解,不也罢。”

    西门町前世作为一个大律师,工作严谨,生活节奏快,绝少有时间上网看一些武侠和YY,也对中华功夫涉猎不多,当然总结不出什么大道理。但作为幼稚园朋友都张口就来的一句话,却是耳熟能详,那就是: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这句话应该是放之四海而皆准,自然也适合剑法,貌似故事中也隐含着这个意思。

    柳如如从自负聪颖,西门町这话虽然没有指名道姓,却是明摆着她笨,如何能受得了?不过,她不怒反笑,以调侃的语气道:“呵呵,西门公子真会大言不惭,以你的智慧都能理解,想来在座的诸位都能明白,你便这个大道理。”这是公开西门町蠢笨了。

    西门町淡淡一笑,心里对刚才柳如如抚琴时生出的一钦佩也是荡然无存,完全是个心胸狭隘,牙尖嘴利的刻薄女子嘛。这么一想,自然是不跟她一般见识,缓缓道:“这个故事虽然是剑法,但却是揭示了关于天下武功的一个大道理……”着,西门町顿了一下,然后一字一句道:“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那时的江湖中,哪有这种法啊,立时引起了热烈而广泛的讨论,当然也包括非议,斥责西门町的法荒谬。

    **神尼看着西门町,却是眼含赞许之色: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这话的颇有几分道理,不愧是西门啸天的儿子,我悟道多年,竟是没有如此想过。

    这个时候,首先反驳西门町的不是柳如如,而是陆全,武当两仪剑法,以慢见长,照西门町这么,两仪剑法岂不是狗屎?

    “西门公子,对你的观,我觉得很是荒谬,难道我们平日都不用练剑了,就比谁剑快就行了么?”

    “那是当然。”西门町笑着了头道,“不过,剑法也要练,就是练一练如何把剑使快一,再快一,更快一。”

    “呃?”陆全被西门町这一句话噎住了,顿时脸色涨红道:“依照你的法,谁的剑最快,谁就是最厉害?”

    “嗯,就是这个道理。”西门町继续头道,“你的剑还不够快,还要继续练。”

    “厚颜无耻!”柳如如终于忍不住了,冷冷看着西门町道,“看样子西门公子是深有体会,这剑使的是很快了,不知道能不能让我们开开眼界。”

    “很抱歉,我不会使剑。”西门町微笑着一口回绝道。

    “唯快不破?哼哼,想不到西门公子纸上谈兵吹牛的功夫倒是不错。”柳如如深的**神尼真传,内心里对“唯快不破”这句话还是有几分认同的,但出自西门町之口,却是另当别论了。柳如如自己也感到奇怪,为何一再沉不住气,不顾形象地对西门町冷言冷语,这不符合自己的身份嘛,以前可从未这样。自己怎会变得如此不冷静?难道仅仅是因为师傅无端端地安排他进前三甲么?还是因为师傅对他的态度让我心生嫉妒?或者是因为他对自己的态度跟以前大相径庭让自己难以接受?不是不是……他对我态度是好是坏,我在意作甚……

    “呵呵,我已经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这个大道理不是每个人都能领悟的。”西门町不咸不淡道。

    “你——”柳如如顿时气急,汹涌的波涛剧烈起伏,狠狠地看着西门町却是不出话来。

    英雄救美的时刻到了,刚才被西门町老气横秋的几句话气的差吐血的陆全,看着西门町一副装~逼样,忍不住道:“西门公子,任你巧舌如簧,却都是夸夸其谈,你若是能证明你的观,我陆全便佩服于你。”

    西门町心,我为啥要你佩服,你很了不起么?

    张嘴刚要话,柳如如却是插话道:“陆公子,你不赞同西门公子的观,而西门公子又坚持认为自己的观是正确的,究竟是对是错,你便用两仪剑法会一会西门公子的快剑,答案不就马上揭晓了么?”这个让西门町出丑的机会,柳如如可不想放过,她还担心陆全不同意比试,这几句话是对着他全的,眼中满是鼓励和殷切的希望。

    她自然百分百断定,西门町绝对不是陆全的对手:一个丝毫不懂武功,一个龙凤榜第一,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西门町不被陆全打的满地找牙,哭爹喊娘,还没有天理了。

    柳如如完,终于将眼睛看向了西门町,不过,眼神中却是充满了蔑视:信口雌黄的无赖,竟然还敢调笑于我,简直是罪该万死,哼,有本事你继续装缩头乌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