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五十七章 十一个圆圈(第二更)

第五十七章 十一个圆圈(第二更)

    陆全以前没没见过西门町,但听师弟郝矗过,对西门町的为人,当然也是不耻交往。

    但今天的见面,却是让陆全颇感意外,首先是西门町浑身散发出阳刚之气,不像是师弟的淫邪之辈,再看到西门町挥掌击飞测力器,以及与**神尼过招,更觉诧异:难道他以前深藏不露?

    陆全对西门町原本印象不错,但西门町“唯快不破”的理论让他心里很不舒服,这个时候一听到柳如如的煽风火,顿时坐不住了,特别是柳如如那眼神,只让他斗志昂扬,信心十足,“腾”的一下,陆全就站了起来,一脸“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豪迈气魄。

    “西门公子,还请赐教。”陆全着,就离开座位,走到了场中间。

    西门町不是男权主义者,而是社会主义新中国男女平等政策的坚决捍卫者,但不能因为这个,就允许一个青女子对自己连番蔑视,这关乎男人的尊严。

    呵呵,想看我笑话?想让我丢人现眼?只怕你们没那本事。

    西门町跟**神尼切磋了几招后,心里底气足的很,根本不怕。

    西门町心里想到,既然已经高调回归,索性就再高调。

    他淡淡一笑,站起身来,环视了一下众人道:“看来很多人对我的大道理都不赞同,既然陆公子有此雅兴,想印证一下我的观是否正确,那我只好献丑了。”

    着,西门町施施然走到场中,看陆全已经拔出那把扬眉剑,便道:“陆公子,实话,弟我不懂武功,更不懂剑法,就是手脚灵活一,要不我们比比手脚功夫?”

    陆全一听,当然不干,心里:我见识过你的手脚功夫,我承认自愧不如,想骗我以己之短对你之长,我才不会上你的当。

    陆全脸上一副为难的表情道:“我也很想领教西门公子的手脚功夫,但刚才柳姑娘已经了,让我用两仪剑法会一会你的快剑,我们还是比剑。”

    我日,还真听柳如如的话,她让你去阉割掉,你也干?

    西门町对陆全的话表示很无语,不过,他也不再多,回头看了看,场上所有佩剑的人,貌似只有那“黄熙来”对自己颇有好感,便走了过去,笑着对一脸诧异的“黄熙来”道:“黄少侠,能否借你的剑一用?”

    “黄熙来”一愣,条件反射般就取下剑递了过去,等西门町接过剑,笑嘻嘻了声“谢谢”才反应过来。额?我为什么要借给他?

    “黄熙来”的剑可以用巧玲珑来形容,连着剑鞘也仅有七八寸长,倒像是匕首,剑柄尾部还系了个粉红色的毛绒绒的球球,稍微一动,球球还发出“叮当”声响,里面显然是一个铃铛。而剑鞘上也是雕花镶玉,显得花里胡哨。

    这把剑西门町一拿在手里,第一想法就是把剑还给“黄熙来”:我勒个去,这玩意是剑,还是儿童玩具啊。

    但他还是忍住了,人家好心将剑借给你,你还嫌好嫌孬?

    一握剑柄,想要拔出剑,先将剑鞘还给“黄熙来”,却是没拔动,再用力,还是没拔动,这时西门町的脸色已经有涨红:我擦,我天生神力,一把剑还拔不出来?

    西门町再用力,貌似跟剑鞘和剑柄较上劲了。

    此时周围很多看笑话的人已笑成一团:我草,剑都不懂拔,还跟人比剑?

    “黄熙来”一张粉雕玉琢的脸也是通红一片,不过是强忍住笑,憋的。她终于看不过去,出言提醒道:“摁一下靠近剑柄位置,剑鞘侧面那粒绿珠珠。”

    一言醒梦中人,西门町怕力度不够,剑还是出不来,便用力一摁。

    只听到悦耳的“叮——”一声,一把七寸多长的剑,宛如一泓秋水泛着冰冷的寒光从剑鞘中一下子弹射而出,吓了西门町一跳,幸亏他眼疾手快,一把捞住。

    这把剑一出来,立时引起一片惊呼:啊——飞鱼剑!竟然是飞鱼剑!!原来如此,怪不得这个“黄熙来”跟真的黄熙来一样厉害,原来是上清教教主子郁非的女儿,子书敏。她竟然把飞鱼剑装饰的这般脂粉气,要不是飞鱼剑出鞘,还真看不出来。唉,不愧是武林盟主啊,出手就是不凡,武林三大名剑之一的飞鱼剑竟是当玩物一般送给自己的女儿。我草,这姑娘也太不心了,怎么能随便将飞鱼剑借给别人,不行,我要提醒她一下,别给人骗了。

    当即就有几个“好心人”提醒道:“子姑娘,你赶紧将飞鱼剑收起来,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没听过么?”

    “子姑娘,千万心,别被心怀叵测的人骗了你的剑。”

    “子盟主他老人家时刻教导我们,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子姑娘,你要有防人之心啊。”

    ……

    西门町自然是听到了别人的惊呼,飞鱼剑?这就是跟玄武剑齐名的飞鱼剑?嗯,名字倒是不错,看起来也蛮锋利的,也很轻便,就是太短了。

    嗯?子姑娘?这黄熙来怎么成了子姑娘?

    西门町手里拿着剑,不禁一脸疑惑地看向“黄熙来”,也就是女扮男装,想给大师兄黄熙来送个美女媳妇的子书敏。

    书敏被人识破了身份,坐在位置上顿时有不自在起来,心里恨恨地念叨:咸吃萝卜淡操心,本姑娘爱借谁借谁,你管的着么?

    见西门町看过来,马上翻了翻眼,都是你,害得我被人认出来,便没好气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女扮男装啊?”

    呃……还真是个女孩子啊,子姑娘?难道她是子郁非的女儿子书敏?应该是了。

    西门町笑了笑,随手将剑鞘口朝外放到了子书敏的茶几上,道:“没事,我先将剑鞘还给你,这剑……”西门町扬了扬手中的剑,意思是飞鱼剑是一把宝剑,别人都劝你心,别给人骗了,你还借我么?

    “不用就拿来,啰嗦。”子书敏翻了个白眼,却是没伸手要。

    “呵呵,那我还是借用一下,谢谢了。”

    西门町着,也不再多言,回身向场中走去。

    陆全早等的不耐烦了,看西门町走过来,手中扬眉剑一横,道:“西门公子,我们开始。”

    西门町拿着短的飞鱼剑,想试试手感,便虚空挥了两下,却是突然想起自己的笑话,便看着陆全道:“陆公子,比试剑法不一定要打斗一番,那是野蛮人行径,并且刀剑无眼,万一失手,你伤了我,或我伤了你,都不好,不如我们换个文雅的方式,一样可以分出高下。”

    “什么方式?”

    西门町淡淡一笑,返身走到自己的座位前,伸手拿起那只茶杯,回头道:“陆公子,如果你能做到跟我一样,我就认输。”

    话一完,西门町仰首喝了一口茶,随手将剩余的茶水一泼,紧跟着将茶杯抛向半空,同时剑光一闪,已经在空中闪电般挥出数剑,众人耳中只听到飞鱼剑上的铃铛“叮当”一声响,正看得眼花缭乱,莫名其妙,西门町突然将剑身平伸,那茶杯稳稳落在剑身上,完整如初,并没有看出任何的变化。

    没等陆全质疑出声,西门町已将飞鱼剑稍稍倾斜,只看到那茶杯一圈圈地往下掉落,这一瞬间,竟是被整整齐齐地切成了十一个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