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五十八章 观众千千万,心思各不同(第一更)

第五十八章 观众千千万,心思各不同(第一更)

    以西门町现在的目力和反应力,挥剑将乱飞的苍蝇阉割已不是难事。

    而将地茶杯瞬间削成十一个圈圈,场中所有人都明白一个道理,这绝不是仅仅依靠飞鱼剑削铁如泥的锋利就可以做到,在速度和力度上的掌控,已是达到了惊世骇俗的境界。

    即便是**神尼,也是看的目瞪口呆。

    西门町这一高调出手,便是想一举将所有人震慑住,让他们在江湖中宣扬,要让凶手知道,玄武庄没遭灭门,我西门町还活着,我会来找你们,并将你们切成一圈圈的。

    但西门町还要高调,再高调,将自己的潜能全部发挥出来。

    在茶杯变成一个个圈圈往下掉落的时候,西门町突然动了。

    众人只感到眼前一花,场中已失去了西门町的身影。

    正在众人眼睛寻找西门町的踪迹时,突然听到“嘭”的一声震天大响,只感到浑身一震,仿似地动山摇。

    定睛一看,一只足有两人多高巨大的船锚,连着数条儿臂粗细的铁链,竟被西门町转眼间从河里捞起,投掷在场中。

    这总决赛赛场由六艘巨大的彩船链接而成,为固定住这浮在秦淮河上庞大的决赛场,彩船两端各用了一只重达万斤的船锚。

    西门町既然要高调出手,眼睛一扫间,便看到了拉扯船锚的粗大铁链。

    这场地如此庞大,停泊在清波荡漾的秦淮河中,竟是纹丝不动,如在平地,再看到那数条儿臂粗细的铁链,用脚后跟想想也知道固定的船锚非常巨大。

    西门町闪电般过去,船锚之沉重,也是出乎了他的预料,但既已出手,岂能半途而废?将飞鱼剑含在嘴边,双手奋力将船锚举起,投向了场内。

    如此巨大的一只船锚被人投入场中,给人的视觉冲击力绝对是无比震撼的。

    还没等人因为震惊而将张开的大嘴闭起来,西门町已闪电般又回到了场内。

    由于刚才用力过度,西门町脸色有些涨红,额头也有细细的汗珠,却并没有气喘,毕竟只是瞬间的爆发而已。

    而这瞬间的爆发,却是将他浑身笼罩的那层淡淡的金色光晕,显现的浓厚起来,一股庞大得带着无穷无尽的阳刚之气,如同九天十地唯我独尊的皇者威压,从浑身散发出来,让所有受到波及的人都感到了一种压迫。但女子却是又有别样的感觉,只觉得这股光华之中带着一阵阵让人如痴如醉的气息,直想臣服于他。

    西门町自己却一无所觉,他将飞鱼剑又拿在了手中,指了指这只巨大的船锚,对众人道:“我冒昧地将船锚取上来,当然不是为了卖弄力气,只想明‘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当以力相辅,力可提升速度,而速度又能增强力……”到这儿,西门町话锋一转,“我虽然不懂武功,但却明白一个道理,与人对敌,克敌制胜,一招足以。何以一招致胜?我觉得一个快字即可,动如泼风,形同鬼魅,当令人防不胜防……”着,西门町突然一扬手,手中的飞鱼剑已疾射而出,众人只觉得一道凌厉的寒光闪过,随着龙吟般“叮——”的一声清音,飞鱼剑已精确无比地插入了十米开外,仍放在子书敏茶几上的飞鱼剑剑鞘中,却是紧跟着“啪——”的一声,由于惯性作用,飞鱼剑掉到了地上,余势未减,还在船板上滑出去一段距离。

    呃……瑕疵,表演出现了一瑕疵。

    西门町暗自摇头,表示了一下无奈。他也不能隔空控制力度大,直来直去而已,当然更玩不出什么花样,但精准度却是让人再次震精。

    看到已有人巴巴地将飞鱼剑捡起来交给子书敏,西门町对子书敏抱了下拳,了下头,以示歉意,便接着道:“大道自然,万法归宗,武功千变万化,最终躲不过一个快字,也就是我刚才的,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破”字出口,西门町准备再次卖力。

    他猛地上前,双手抓住锚柄,双膀一用力,已将船锚举起,嘴里喝一声“去!”,“呼——”的一声,巨大的船锚已飞了出去。

    随着“轰隆”一声,河面受到无比巨大的冲击力,顿时溅起数米高的巨浪,将庞大的船身也震荡的摇晃起来。

    速度快,力气大,这是西门町两大卖,结合一起,快而有力。

    快是唯快不破的快,力是力大无穷的力——西门町如此高调,如此风骚的表演,自然是让所有人震惊于他的“快而有力”。

    从西门町出场开始,完全是他一个人在表演,彩船上下是一片沉寂,没有鼓掌,没有喝彩,也没有喧哗,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西门町,仿似在看一场现场直播的激情戏,让人激动,让人刺激,也让人不可置信,生怕一眨眼,会漏掉一些什么。

    西门町的表演结束,很长时间内,彩船上下万千观众还沉浸在不可思议中。

    额??他……他……他怎么会如此厉害?这还是以前那个只知道寻花问柳手无缚鸡之力的西门町么?不会是其他长相一样的人?

    柳如如两眼发直看着西门町,只觉的眼前看到的一切太过匪夷所思。

    娘的,町哥原来这么牛X,貌似比西门老爷子还厉害,幸亏平时没得罪町哥,不然的话,还不随随便便被他捏死?我日,町哥你也太不够意思了,上次我被谭家洛他们堵住,被他们打的像个猪头,后来在酒香遇到他们,我想让你跟我一起去报仇,你不去倒也罢了,竟然溜的比兔子还快……

    赖长荣想着,眼睛便看向了谭家洛一伙人:我日你娘的,吓傻了?以后金陵城就是俺和町哥的天下,你丫的下次再跟老子抢姑娘,老子见一次打一次,哼哼哼……

    哇哦——出手凌厉,气势威猛,他功夫竟然这么好,大师兄也远远比不上……人也好帅哦,好像比我老爹还帅……他叫西门町?对了,他是玄武庄庄主西门啸天的儿子,自然是很厉害了,可以前怎么没听人过呢?风云榜,龙凤榜,地榜,都没有他的名字……嗯,老爹的话还是有一定道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没有谁是天下第一,江湖之中有很多高手,不贪虚名,隐身市井之中,图的是逍遥自在……这个西门町年纪轻轻,难道也是这种人?

    书敏偷偷地看着西门町,两只圆圆的大眼睛骨碌碌地转着。

    所有人中,唯有英婷爱没有太过惊讶,只有惊喜和羞怒:啊——原来他如此厉害,这两日跟我动手还是让着我?啊……这个淫贼,竟然骗我,害得我每次打了他,还得意地羞辱他一番,啊啊啊……他心里肯定在取笑我不自量力,我……我……淫贼……我要杀了你……

    观众千千万,心思各不同。

    西门町很是拉风地表演完毕,已经没啥心思,他走到已经完全呆掉的陆全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陆公子,你还要不要比?”

    陆全的表情像是被人爆了菊花,满脸幽怨地看着西门町,心里骂道:比比比,比你妹啊!

    Ps:尼玛,收藏不够风骚啊……法克高调请求收藏……顺便弱弱地求打赏,啊——不是求打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