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六十章 这娘们听到啦(第一更)

第六十章 这娘们听到啦(第一更)

    西门町这一句话,彷如一石激起千层浪:“胡扯!”、“荒谬!”、“无耻!”……不绝于耳。

    西门町自然早料到大家会有这种反应,仍是一本正经地道:“据我曾经看过的一部史书记载,当日李白写这首诗的时候,正在扬州,而扬州城当时有个青名妓,名叫明月,咳咳……”着,西门町看了看冷眼看着他的柳如如,“明月姑娘当时名声显赫,只怕比柳姑娘还要声名远播。李白生性放~荡不羁,游戏风尘,便闻名而去,明月姑娘虽是青女子,却也是饱读诗书,喜欢~吟诗作赋,当得知他是大诗人李白,自然是曲意逢迎……这首诗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李白为自己,也为明月姑娘而作。”

    “一派胡言,无耻至极。”柳如如已是听不下去了。

    “柳姑娘不必激动,是不是一派胡言,我自有解释。”此时大家仍是吵吵闹闹,西门町便停了下来,喝了口茶,一副学究摸样,提高声音严肃道:“如果这首诗是我们一贯理解的,起码有三个疑:一,在室内随便一抬头,是看不到月亮的,即便将床紧放置于窗户低下,也是不能;二,从‘疑是地上霜’可以看出,当时诗人所处的情景已经是深秋时节,月光要通过窗户像白霜一样照到床铺前,窗户必须大开,这在深秋时节是不合情理的;三,即便当时的窗户是大开的,但也必须像门一样左右两侧开闭,而在唐宋以来,那时的窗户却是轴在部,打开时是用木棍从下边撑开,这样一来,窗户自然无法大开,白霜又怎能下在屋内?凭此三个疑,我觉得那部史书中的法应该是正确的。”

    西门町也是偶尔看过关于现代史学家讨论李白这首传颂千古的诗作的文章,便照搬照抄,心里也明白,诗中的床,未必指床,有指“窗”,有指井栏,想来明朝时候还没有人作如此深入的研究,反正为了摆脱尴尬,赌一把。

    很显然,西门町赌对了,很多人都静了下来,脑子里想着西门町的三个疑,貌似还真是啊。

    而陆全听西门町的煞有其事,分析的有条有理,已不那么激愤了,忍不住问道:“照你这么,那这首诗是什么意思?”

    此时大家,包括柳如如,也是一副探询的表情望向西门町,见蒙混过关,西门町暗自得意。

    看了看陆全,却是摇摇头道:“这首诗有些不雅,还是不了。”

    这一,却更是吊起了别人的胃口,想想在脑中根深蒂固的东西,一下子被推翻,甚至颠覆(思乡之作咋就成了寻花问柳之作了呢?),换做谁也要问个究竟。

    男人顾忌的东西太多,生怕被人看了去,特别是面对美女的时候。

    而西门町两世为人,已是经历得太多,对很多事早已置身事外,很多的顾忌,反而觉得真是多余,还不如嘲弄一番。

    “那我就了,大家可不要再骂我一派胡言,胡八道。”西门町装着很无奈,脸上更是一本正经的样子道:“床前明月光,疑似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意思是这样的,明月姑娘站在床前已经脱光了衣衫,她的肌肤细白的犹如地上的寒霜。我抬头看着明月姑娘却是思绪万千,不由得低头想起了故乡的妻子。”

    西门町一完,也不看别人的表情,低头继续喝茶。

    如果是在秦淮苑内,西门町的解释很可能被大家广为传诵,但在这样一个场合,心里自然有颇多顾虑,一个个都是面面相觑,不敢发出评判,甚至不敢发出声响,只有那子书敏,却是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陆全一听完,稍一回味,当即明白西门町为何如此发笑了,那是将柳姑娘比作明月姑娘,而自己则成了身在异乡的“正常男人”,身处在青,自己看着柳姑娘,却是想到了远在武当的师傅……

    一想到这儿,陆全便忍不住也是咧嘴一笑,却是赶紧忍住,偷眼看向柳如如,心:柳姑娘,我在家乡可没有妻子,我只是想师傅,你不要多想啊。

    柳如如听完西门町一本正经的解释,却是没考虑他的是不是真的,而是觉得越发看不懂西门町了,她眯眼重新审视西门町起来:看他今日的表现,难道他也是一个放~荡不羁游戏风尘之人?平日里装得很低俗,些很庸俗的笑话,只是来调侃世情?

    **神尼对西门町的荒诞解释却是毫不在意,不过一首诗而已,她关注的是西门町的表现,不错,很有风度,也很有见地。

    场面再次陷入尴尬的境地,**神尼轻咳一声,提醒柳如如。

    柳如如一惊之下,回过神来,她微一思量,决定不再些无关紧要之事,浪费时间,而是直奔主题。

    她在椅子上坐直腰身,神色一整,再无先前的媚惑,而是一脸庄重道:“几位公子,天色已晚,我们便聊一聊最后一个话题……”着,她停顿下来,眼睛从西门町三人脸上缓缓扫过,接着道:“当今大明朝虽没有国难当头,却也是内乱不断,外患横行,边关之处,更是日日遭到蛮清滋扰,他们占我国土,杀我同胞,女子虽是女流之辈,却往往在梦醒时分,忆及边关将士,浴血拼杀,保家卫国,实在让人倾佩不已。只恨女子生为女儿身,不能上阵杀敌。但我们身为大明朝子民,岂能浑浑噩噩,纸醉金迷,置国家存亡于不顾?我们虽不能上阵杀敌,报效国家,但如果能提一些对我大明朝有所裨益的良策,也是尽我辈之责。女子这次从良选婿,不是找一个武功盖世,或是文采横溢之人,而是找一位胸怀抱负,能为国家,为万千民众,排忧解难之人。”

    到这儿,她激昂的语气缓和了下来,“女子只是一个青女子,本不该谈论国事,但我朝国子监生顾炎武先生的好,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女子便斗胆在此谈论国事……”着眼睛有意无意看向西门町道:“我便是想听听几位公子身为七尺男儿,对我大明朝当今态势有何看法和见解。”

    西门町从现代穿越而来,自然知道大明朝命不长久,不到两年,便会被李自成攻入北京城,当今皇帝朱由检吊死煤山,很快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引大清入关,大明朝宣告灭亡,只剩下残余势力在南方苟延残喘,但也是很快被吴三桂灭掉。

    他也想过国家兴亡这个问题,只是考虑历史的车轮总是向前的,社会总是不断发展的,自己一介平民又能有何作为,难道还能改写历史?还是既来之则安之,随遇而安。

    此时听了柳如如的话,西门町不由得也是看向了柳如如,心里也有看不懂她了:看不出来,她一个青女子竟有如此的胸怀,难道是我看她了?

    西门町和柳如如大眼瞪眼,都想从对方的眼中看清对方的真面目,在外人看来倒像是在互相眉目传情。

    **神尼看在眼里,是大感欣慰;英婷爱看在眼里,是咬牙切齿,心里不知道骂了多少遍“淫贼”。

    林道瑞刚才吟了一首自以为不错的诗,没有得到大家的追捧,心里有失落,此时看西门町和柳如如眼中互送“秋天的菠菜”,心里很不是味,决定打断他们,当即伸手一拍茶几,脸上露出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道:“柳姑娘身为一个女子,竟有如此的爱国情怀,实在是让林某佩服。”

    柳如如被他一拍惊醒,忍不住俏脸一红,看向林道瑞道:“林公子莫要如此,女子只是不想被人‘商女不知亡国恨’……”着,眼睛瞟了一眼西门町,接着道:“不知林公子有何高见。”

    呃……这娘们听到啦,还蛮有自尊的嘛,看来我是瞧她了。

    西门町看着柳如如不禁一愣,随即淡淡一笑,转头看向了林道瑞。

    Ps:本周仅剩十桶精,欲让法克喷出来,留言请火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