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六十一章 给我的震精太多了(第二更)

第六十一章 给我的震精太多了(第二更)

    ……

    “当今大明朝乱象纷纷,我等身处尘丕,似无可避。除非大~法变易,天祥方显。”西门町想了片刻道。

    林道瑞和陆全都了一些喊口号的东西,不痛不痒,未能针砭时弊,柳如如心下怅茫,随口问西门町看法,一听之下忍不住精神一震,张口问道:“何谓大~法变易?”

    西门町作为一个律师,北大科班出生,虽然谈不上对历史如数家珍,起码也是知之甚详。

    他先看了看两江总督谭孝旺,见他也是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便微微一笑,缓缓道:“大明朝之所以落得今日之局,盖因我先朝皇帝怠政,各级官员腐化所致。从上至下,只知道疯狂搜刮民脂民膏,从而导致地方民变,人民纷纷揭竿而起,国势日衰。而关外女真努尔哈赤崛起,统一女真各部,降服漠北蒙古,建立大清国,国势却日渐强盛。”

    到这儿,西门町语气突然一变,也是作出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道:“当今皇上即位,虽然他励精图治,奋发图强,并铲除了魏忠贤的宦官集团,举国上下为之振奋,但他刚愎自用,生性多疑,很多有能力的大臣不能得到重用,甚至听信谗言,冤杀了兵部尚书袁崇焕,闹的群臣议论,诸将寒心,也致使我大明朝边关无人,让觊觎我大明朝大好河山的大清国屡屡突破长城防线,五入关内。我大明朝现在内乱外患,日渐式微,又逢连年灾荒,朝廷财政紧张,无力镇抚……唉,不是我危言耸听,大明朝气数已尽,已开始走向衰亡……”

    开玩笑,这番话绝对是大逆不道,罪当满门抄斩,虽然西门町现在光棍一个,也是无所谓,但现在当着朝廷大臣的面,他还是要顾忌一些,不能一副信口开河的样子,以免累及旁人,因此还是装着像一个爱大明朝的有志青年,心里却不以为然,明朝灭了最好,换成大清朝昌盛数百年,开疆拓域,奠定了我泱泱大中华疆域的基础。

    大明朝气数已尽?

    大明朝已走向衰亡?

    话没完,谭孝旺再也听不下去,是拍案而起,怒斥道:“大胆狂徒,妖言惑众!来人啊,将他给我拿下!”

    当即就有隐藏在幕后,原本是保护谭孝旺等官员的官兵卫士,“呼啦”一声,涌出来十几个人,都抽出了兵刃,立时将西门町团团围住。

    “慢着!”柳如如娇喝一声,人也站了起来,一股威仪之气油然而生,对谭孝旺道:“谭大人,西门公子是女子席中贵宾,他之所言,也是女子所求,虽他言语间对当今圣上大不敬,对大明朝命运也是危言耸听,想来他也是对我大明朝目前局势徒唤奈何,而发出此番感慨,但他所却大多是实情,也颇有几分道理,还请谭大人看在女子薄面,权且放他一马。”

    柳如如刚才听了西门町的话,心内的震惊比西门町先前的高调出手还要更甚:啊——他往日看起来浑浑噩噩,却是对天下大势如此了解于心,分析的竟是比我还要透彻

    她一瞬间已是改变了对西门町看法,只恨自己往日被他外面迷惑,没有识清他真面目,错过了大好的交谈和讨教机会。

    此时见谭孝旺发飙,虽然自己不能表露身份,但却是情不自禁地站起来为西门町话。

    但西门町这番言语太过拂逆,谭孝旺身为两江总督,岂能为了一个青女子而放了西门町,这要是被皇上知道,自己纵容包庇,那还不被连累?轻则革职,重则杀头都有可能。

    谭孝旺仍是阴沉着的脸色道:“柳姑娘,此事跟你无关,他在大庭广众之下散布如此大逆不道之言,挑拨人心,老夫职责所在,绝不能放过他。”

    西门町也是站起身来,对围在身边,将刀剑对着他的侍卫却是一也没放在眼里,哼,你砍一刀试试,我刀枪不入。他神色不变,看着谭孝旺道:“谭大人,我一介平民,只是从一个普通百姓的角度看问题,的也是实情,如何就成了妖言惑众?”

    西门町这是故意装迷糊,大明朝可不是现代,可以言论自由,他的话不但冒犯天子龙威,也是散播反动言论,蛊惑人心。因此谭孝旺发飙,他心里却是对他没有有意见,毕竟人家食君俸禄,忠君之事,也是职责所在。不过,西门町刚才图嘴痛快,便了,却是不承认自己错了,这也是前世职业习惯,诡辩是他的专长嘛。

    “你还狡辩?且不你对当今圣上的大不敬,便是最后两句话,也完全是一派胡言,罪该万死!”谭孝旺瘦的身体,却是散发出凌厉的官威,一挥手就要下令逮人。

    西门町赶紧一摆手,微笑道:“谭大人,您这是误会了,不妨听我解释,如果我话完,您还要抓我,那我甘愿受缚。”

    谭孝旺盯了他两眼,又看了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江南提督赖汉强(的确跟人家没关系,除非有兵变,或是有人暴动,起义),嘴里道:“哼,我倒要听听你什么胡言乱语。”便坐了下来。

    “谭大人,您我对当今皇上大不敬,无非就是我直言他的缺和错误。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皇上也是人,不是神,他当然也会犯错……”西门町着,话锋一转,却是奉承朱由检道:“不过,将功补过,当今皇上在我们平民眼中却是一位好皇帝。现在大明朝如此乱局,并非当今皇上之过,相反,正是他极力扭转乾坤,才使我大明朝,在如此乱局之下还能屹立不倒。”毕竟是在大明朝,现在朱由检是天下老大,得罪他总是不好,还不如拍拍他马屁,反正他时日无多。

    西门町为了彻底将“对皇上大不敬”这条罪状去掉,决定将朱由检捧到一个更高的位置,他忽然声情并茂地吟道:“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我日,西门町这一念将出来,立时震惊四座。

    毛爷爷这首词的后半段,正好仅提到元代结束,西门町一引用,词里的“今朝风流人物”,在别人听来,不是大明朝朱由检还能是谁?

    西门町这个马屁拍得,绝对是震天响。要是朱由检听到,很可能一高兴,就封他个驸马当当,甚至是退位让贤。

    柳如如看向西门町的眼中是金星直冒,流露出崇拜:这应该是《沁园春》词,怎么只有下半阙?但仅凭这半阙词,也能看出词中风格绝殊的韵调辞采,啊,想不到他竟有如此好的文采……这首词写的太好了,一个“惜”字,定下对历代英雄人物的评论基调,饱含惋惜之情而又有批判,仿佛展开一幅幅历史画卷,使评论得以具体形象地展开,如同翻阅一部千秋史册。这最后一句,“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更是全文的亮,彷如睛之笔,呃?这是我父皇了,我父皇在百姓中竟有如此高的声望和期许,在他眼中竟是超越于历史上的英雄人物,具有更卓越的才能,这这这……西门町,你……你……太让我意外了,你今晚给我的震精(嘎嘎,邪恶了)太多了……

    Ps:这章写起来很是费力,让法克死了不少脑细胞……求抚慰,求暖床,求包养,求各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