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六十二章 占着茅坑不拉屎(第一更)

第六十二章 占着茅坑不拉屎(第一更)

    西门町自然不在意别人的震惊,继续开脱罪名要紧,“谭大人,您指我刚才‘大明朝气数已尽,已开始走向衰亡’,是一派胡言,罪该万死,只因为我话没完,便被您打断,您是断章取义,我本意并非如此。”呵呵,我本意就是如此,但民不与官斗,撇开罪名还是必须的。

    谭孝旺也对西门町刚才展示的文采表示折服,心里已开始稍稍原谅了他的“妖言惑众”,此时听西门町如此,也不搭话,只是了头,示意他下去。

    “这便又要回到我最先的,除非大~法变易,天祥方显……”西门町着停顿下来,迅速在脑子里理了一下思绪。

    柳如如求知若渴似的,却是等不及问道:“西门公子,你怎么又不了?究竟要如何大~法变易?”

    西门町学法律出生,扯到“法”,自然是张口就来,不过还是要铺垫一下不是?

    他很快理清思绪,一脸严肃,侃侃而谈道:“当今大明朝虽经崇祯帝励精图治,登基伊始便肃清了魏忠贤一干奸党,举国振奋,但目前的现状,老百姓有目共睹,从上至下各级官府依旧**猖獗,贪官污吏依然横行无忌,归根结底,是法律不健全,监督执行不到位,有令不行,阳奉阴违。许多身为百姓的父母官,不但不为民办事,反而欺诈勒索一方百姓,让当地百姓民不聊生,他们不揭竿而起,不奋起反抗,难道等死么?这些贪官污吏,还有庸官懒官,便是寄生在大明朝千千万万百姓身上的蛀虫,一日不除,我大明朝大好河山势必被他们啃噬殆尽。而如何清除这些蛀虫,便是我的所谓大~法变易,也就是完善法律,严刑峻法,外加执法如山!我有一不成熟的建议,便是在朝廷上下,大力开展整风廉政建设,彻底打击贪官污吏的贪污腐化行为,同时开展反庸反懒行动,整治官员不作为,乱作为,甚至胡作非为。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西门町脑子里一闪,差将八荣八耻也出来)。当然,这些蛀虫恶瘤根深蒂固,要想彻底改变现状,自然非一日之功,但只要朝廷上下行动起来,真正的有所作为,我相信,大明朝必将重振国威,繁荣昌盛。”

    西门町慷慨激昂、口沫横飞、指手画脚地发表了一通演讲,给大伙儿上了堂现代版的政治课,有口渴,便示意被那帮侍卫拦在一边的婢女加茶。

    但那帮侍卫仍然拦着,不过,眼睛却是看向谭孝旺,请求领导指示。

    西门町这些现代口号,在柳如如和谭孝旺等朝廷中人听来,是真正的振聋发聩,一个个都是震惊加八级地看着西门町,只觉得他真乃神人也:武功盖世,文采横溢,竟然还精通政治。

    柳如如更是两眼直冒星星,眼中完全是崇拜之情,这……这不就是我要寻找的如意郎君么?

    谭孝旺一挥手,让那帮侍卫退了下去,看向西门町的眼里充满了钦佩:“西门公子,刚才多有得罪,老夫今日方知‘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是什么意思。”

    呵呵,我西门町身为一个党员,政治觉悟性岂是你们能比的,忽悠你们这些几百年前的封建老顽固还不是一愣一愣的?

    西门町先坐了下来,等婢女加了茶,喝了一口,方抬头一脸诚恳道:“谭大人,您果酱了,我西门町只是一介平民百姓,不懂天高地厚,胡言乱语,还请您不要介意。”

    谭孝旺刚要话,柳如如已插话道:“西门公子,你刚才所言,在朝廷上下开展整风廉政建设和反庸反懒行动,可有具体良策?”

    太阳,难道还要我手把手交么?明朝上下养了那么多官员都是混饭吃的?

    “咳咳,柳姑娘,这具体的良策岂是我一个平民百姓所能想到的,这个问题,你应该问问谭大人。”西门町表示很遗憾地一摊手道。

    “西门公子,你太谦虚了,你今晚所言,当可称得上是重振我大明的良方妙药……”谭孝旺着站起身,看向柳如如道:“柳姑娘,今晚的活动还看就到此,老夫当连夜起草奏折,将西门公子的良言上奏当今圣上。”

    谭孝旺这一站起身,其他两位文试评委也是站起身来。

    他们都站起身,西门町便也站起身,朝**神尼拱手道:“神尼前辈,晚辈也要告辞了,后会有期。”完,对柳如如微一拱手,“柳姑娘,告辞。”戏演完了,赶紧撤,今晚表演太风骚了,别引火上身。

    呃?怎么走啊?我还没宣布选婿的结果呢?

    柳如如一脸诧异看着西门町,却是矜持着,不好意思挽留他,便偏头看向了师傅。

    西门町完便离开座位,却是伸手让谭孝旺先行,但谭孝旺看西门町也要走,便停下脚步,也是诧异地看着西门町,你走啥?柳姑娘从良肯定选你啦。

    不过他还没话,**神尼已站起身道:“西门公子请留步。”

    咳咳……柳如如不会真选我?

    西门町不得不回转身,装着一脸抱歉道:“神尼前辈,如果活动还没结束,你们继续,晚辈真的有事在身,只能先行一步了。”先堵住你的嘴再,我可没心思娶柳如如。

    **神尼看西门町去意已决,的还蛮诚恳,便道:“活动已经结束,原本想跟西门公子再切磋一番,既然你有事,就改日。”着,**神尼看着西门町的眼睛,满含深意道:“这几日我和柳姑娘都在栖霞寺,如果你忙完,可以来找我们。”

    靠,这话一,谁听不明白谁是猪,今晚的最后获胜者就是你西门町,赶紧抽时间过来办手续。

    西门町当然不是猪,但只好当一次猪,他装着一副很遗憾的表情道:“神尼前辈,今日能得到您指教,晚辈是受益匪浅,也是恨不得多跟您呆一会,可以聆听您的教诲,但晚辈家逢不幸,的确有很多事需要做,如无意外,这两日我可能要去杭州,要错过跟您和柳姑娘一晤了……”着,西门町发出爽朗一笑道:“不过,来日方长,等我忙完手边之事,一定会来找您。”

    西门町完,想想不对,有太敷衍了,赶紧又加了一句道:“如果您方便的话,能不能留下电…咳咳,留下前辈以后的去处。”差顺嘴,留下电话也出来。

    柳如如听了西门町话,差把银牙咬碎:你就装,我打死也不信你没听明白我师傅的意思……嗯?你……你去杭州?是去找指腹为婚的轻舞霓裳么?不行,我得阻止你,我……我要让父皇宣旨……

    柳如如正想着呢,**神尼已道:“贫尼游走四方,居无定所,如果西门公子要找我,可以到秦淮苑问柳姑娘,她会告诉你的。”

    **神尼此时也是明白了,西门町根本没想与柳如如拍拖,不过,她却是认为西门町是看不上柳如如青出生,便这般一:你要是来问如如,她会告诉你真相,她乃堂堂的大明朝公主,并非青女子。

    在场所有人,除了英婷爱大感高兴,恨不得上去亲两口西门町外,都是异常惊讶:这子竟然拒绝了柳如如?我草,那他妈~的还上场干嘛,还这么卖力地表现,不是耍我们冰清玉洁的柳姑娘么?不是装~逼么?最主要的,不是占着茅坑不拉屎不给我们机会么?

    Ps:出差ing……第二更估计晚上了……预告哈子:激情即将上演,推倒谁呢?你猜,你猜,你猜猜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