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六十四章 龙涎香(求收藏)

第六十四章 龙涎香(求收藏)

    街道上因为总决赛散场,到处是匆匆返家的人,但一个个都兴致勃勃,兴奋地交谈着:花魁从良选婿失败,以后还能见到她,太让人激动了,晚上继续YY她……

    “……你……那个……那个……指腹为婚是怎么回事?”眼看前面就要到悦来客栈,英婷爱终于鼓起勇气问道,只是声音低的可怜。

    好在西门町耳力异常,刚才跟英婷爱一路走来,西门町心里考虑着明天的事,没有主动话,英婷爱也没话,气氛有压抑,此时一听,稍微一愣,便有不好意思地捏了下鼻子道:“我玄武庄跟天机阁向来关系非常,先父生前跟天机阁阁主轻舞大侠也是莫逆之交,在轻舞姑娘还没出生时,两家便指腹为婚,当时我还不到两岁。实话,这桩婚姻是玄武庄和天机阁为了强强联合的产物,我是不赞同的,据那位轻舞姑娘也不愿意。现在玄武庄被灭门,强强联合已成空谈,这桩婚姻也没有存在的意义,我这次去杭州,一是为了拜见轻舞大侠,商量追查凶手之事,另一件事便是去退婚……”

    “啊——去退婚?”英婷爱心头的阴霾瞬时一扫而空,心情激动之下,浑忘了“矜持”二字,一把拉着西门町的胳膊问道。

    西门町看不到英婷爱脸上的表情,但她话里透出的激动,还是能听出来:嗯?我去退婚,你这么激动干嘛?难道你……

    西门町偏头看向英婷爱,立时发现她眼里满是激动和炽热,哪里还有冰冷的气息,但见他看过来,像是受到惊吓的鹿,连忙移开目光,抓着西门町的手,也触电般赶紧松开了。

    呃……你真的喜欢上了我?这……

    “我上次去杭州也准备去退婚的,只是后来……你也知道的……我一直认为,男女之间,要想成为夫妻,最起码一,要双方互相了解,彼此信任,并有了一定的感情基础,才能结为夫妇。而我跟轻舞姑娘,不要彼此了解,连见面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我对她是一印象也没有。”西门町看着英婷爱,一脸认真道。

    但他话一完,感觉像是自己跟英婷爱表白,急于撇清跟轻舞霓裳关系似的,便轻咳两声,一脸正色道:“我现在家逢大难,也没心情,没精力谈婚姻之事,除非我大仇得报,重建玄武庄。”

    此时,月亮早已升上半空,冷冷的月光下,眼中的一切都显得那么清幽,目力极好的西门町无意间瞥到悦来客栈旁边种着的一株石榴树,那上面的花俱已谢了许久,一些又青又的石榴果隐藏在枝叶间,等待着成熟的那一刻。脑中立时想起前世老家的院子里也有一颗大大的石榴树,每次带着老婆女儿回去探望父母,女儿总喜欢绕着石榴树跟自己躲猫猫。

    西门町不觉眼神怅怅望着那树,一时间竟是发起呆来,更是看着看着,不知触动了哪根情肠,眼中已不知不觉湿润起来。

    英婷爱听了西门町之言,心里这个甜滋滋啊,“双方互相了解,彼此信任,并有一定的感情基础,才能结为夫妇……”,这……这不是就是暗示我和他么?嗯……报仇当然是大事,重建玄武庄也明你胸怀大志,自然不能耽于儿女情长,我明白,我……我支持你……

    她抬起眼皮满是柔情的闪了西门町一下,却是看到西门町眼中含泪呆望着远处,一副魂不守舍、悠然神往的表情,与外人接触少,心思单纯的她,马上认为西门町是在怀念逝去的家人,想象着往日家的温馨和快乐。

    这么一想,顿时触动了她心底最柔软的部分,勇敢地抬起头,饱含柔情地看向西门町,双手也情不自禁轻握着西门町的胳膊,轻声道:“西门……町……町哥,我……我愿意跟你一起……一起追查凶手,为玄武庄,为你的家人报仇。”

    这可以是英婷爱最大胆的表白了,话一完,脸上顿时布满红晕,也不敢看西门町,旋即垂下了眼帘,但双手却是没有松开。

    西门町听了她的话,回过神来,心里很是感动,也感觉暖暖的,抬手擦了下眼睛,轻轻拍了拍英婷爱握住他胳膊的手,却是没话。

    两个人都是在那里站着,各自想着心思,一种软软的,绵绵的,让人有些温馨和沉浸其中的情绪,在周围悄悄的,静静的,弥漫开来。

    良久,良久,还是西门町打破了沉默,柔声道:“爱,我们走。”

    “嗯。”英婷爱勾着脑袋,用一声低的不能再低的声音应道。

    曾几何时,英婷爱如此温顺过?

    所以法克曾经的一句话还是蛮有道理的,越是冷漠(从内心到外表)的女人,一旦爱上了,这份爱就越浓烈,会义无反顾,甚至是死心塌地。

    西门町见英婷爱如此表现,也是微觉诧异,随即两世为人,对男女情爱之事并不陌生,甚至可以是久经情场历练的西门町,感到了一股暖流从心里流过。

    两人进了客栈,在二的指引下,上了二的客房。

    两人的房间紧邻着,英婷爱像是逃跑似的,瞄了一眼西门町,便急急地推门进去了:她心里是满满地甜蜜,得赶紧一个人静静地回味享受一番。

    西门町本想问问她明天是不是一起,还是去办自己的事,看她推门进去,随即“嘭”一声关上了门,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住了,摇了摇头,推门进了房间。

    ……

    这个时候已到后半夜,房间内静悄悄的,黑黢黢的,只有沉睡中的西门町,发出绵长的均匀的几不可闻的呼吸声。

    忽然,一扇窗户上被人轻轻地捅开一个孔,随即伸进一根的管子,一股淡淡的,迷雾般的烟,从管中被吹进了屋内。

    这自然就是传中的迷香了,不过,这可不是普通的迷香。

    因为在窗户外吹迷香的人不是普通人,乃是让江湖中人闻之色变,有多远躲多远,咱们的蛇仙宫宫主花无语是也。

    她一出手,岂能用一些低劣产品,起码是高档货,而为了对付貌似变态的西门町,她更是用上了蛇仙宫的极品迷香,龙涎香。

    ps:别被名字迷惑,这可不是香料,乃是蛇仙宫从一种蛇的毒液中提取出来,只要吸取一丁,不但能迅速麻痹人的神经,让人处于昏迷状态,而且,如果不得到及时救治,还能让人逐渐丧失功力。因为它闻起来跟龙涎香香味差不多,一般人根本不能区别,让人是防不胜防,但提取不易,产量极少,蛇仙宫的人除了花无语,谁也没有,因此,江湖中知道龙涎香这种极品迷香的,寥寥无几。

    花无语被西门町“蹂躏”了一番,虽然保住了处子之身,但跟失去又有何区别?

    这一份屈辱,让花无语是痛不欲生,虽然她最终没有自杀,“坚强”地挺住了这个打击,但对西门町的恨,已是无法用言语描述,只想抓住他,让他尝遍蛇仙宫的酷刑,然后碎尸万段,挫骨扬灰,方能消了心头之恨。

    她胸中怒火熊熊,啥也不管了,擒住西门町是头等大事,炼丹玉鼎?你们联系玉兰她们,自己去,我要单独去办更重要的事。

    西门町跟英婷爱回金陵城,大摇大摆,走的是官道,花无语很快便盯上了,苦于一直没有下手的机会。

    而今晚,她也隐身在万千的观众中,目睹了西门町的风骚表现,更是不敢轻举妄动:喔?他功夫竟然这么好??!!

    一路尾随,直到客栈,苦等良久,终于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