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六十五章 黄雀在后(第二更)

第六十五章 黄雀在后(第二更)

    天下百毒不外乎两种:神经中毒和血液中毒。

    当然,像海洋之心和地火灵珠之类的又另当别论了,因为它们本不是毒药。

    炼丹玉鼎之所以被蛇仙宫如此看重,甚至视为镇宫之宝,盖因炼丹玉鼎是蛇仙宫炼制解毒药丸的,并且用它炼制出来的丹药,甭管神经中毒还是血液中毒,尽能消于无形。

    蛇仙宫是玩蛇的高手,更是用毒的行家,如果炼丹玉鼎流落江湖,蛇仙宫赖以生存的根基便没了,傲视江湖的资本也没了,你她们还不像心肝宝贝似的看着它?

    江湖中不知有多少人对炼丹玉鼎是觊觎已久,不用它造福武林,起码让自己不再怕蛇仙宫之毒,那以后见到蛇仙宫的妹妹们,可牛~逼大了。

    西门町现在肉身强悍,是百毒不侵,但肉身强悍,是因为他血脉强悍,粗大的经脉内毫无内力,自然是不强悍滴。因此,他的百毒不侵,仅仅对血液中毒而言,却是对神经性毒药不能免疫。

    这一,西门町自然不了解,花无语当然更不明白。她用子母混合散没能毒死西门町,却是没考虑这么多,认为是西门町内功精湛,将毒逼出来了。今晚便用龙涎香,我化了你的内功,看你还能逼出毒药?

    一身夜行衣的花无语隐藏在房间外,等了大概半盏茶的功夫,侧耳听了听里面的动静,便撬开了窗户,快速地闪进了屋内。

    西门町睡的很沉,听觉异常灵敏的他对房间内进来个人一无所觉……

    麻痹的,法克废话了,吸入了龙涎香,不让你睡的跟白痴一样,还叫龙涎香么?

    并且,花无语担心西门町功力太高,是浪费了整整一支龙涎香,往日对付得罪她,而她又很难摆平的江湖高手,三分之一足够了。

    花无语进了屋内,在黑暗中静立了片刻,确定西门町睡的跟死猪一样,方定下心来。

    她从身上变戏法般,抽出了一把佩剑,即便在黑暗中,仍能看到这把剑泛出冰冷的幽光。

    而剑身颤动不已,显然也是一把软剑,正是江湖中名动天下的三大神剑之一,灵蛇剑。

    她举着灵蛇剑,浑身戒备,心翼翼走到床前。先伸出剑去,捅了捅西门町,见他没反应,便再无顾忌,迅速收起灵蛇剑,竟是看不出她将剑放哪儿了。

    花无语两步上前,伸手用薄被一裹,将西门町卷了起来,还顺手打了两个死结,然后一把提起他,往肩上一扛,疾步走到窗前,轻轻推开,先看了看外面,四周一片寂静,只闻远处传来几声狗吠声。

    “嗖”的一声,花无语纵出窗外,在清冷的月色下,扛着西门町飞快地离去。

    但随着她的离去,很快从客栈屋,一个娇的身影也是纵起,紧跟而去。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个黄雀,却是那子书敏。

    武林盟主子郁非第一个老婆难产而死,没有给他留下一儿半女,而丧妻之痛,让他近乎疯狂地修炼武学,借以宣泄,也因此让他在武学上取得了让人瞠目结舌的成就。

    不到三十岁,便在五年一届的武林大会上,一举成名,成为天下第一人,自今无人能挑战他的武林盟主之位。

    他自从丧妻,也一直没有续玹,直到他四十岁时,因为当时的蛇仙宫宫主,也就是花无语的师傅,赖秋玲,让他迎娶了第二个老婆,叶子楣。

    叶子楣是谁,法克暂且卖个关子,因为,这又牵扯到当年一段轰动武林的恩怨情仇,以后再叙。

    而子书敏今年还不满十八岁,正是子郁非四十几岁时,叶子楣为他所生。

    郁非身为武林盟主,不仅仅倚靠的是武功盖世,他更是一个侠名远播,让人敬仰的天立地的汉子。

    自从他从上一任武林盟主,西门町的爷爷,西门子手中接任武林盟主以来,原本充满杀戮的江湖,经过他对邪魔歪教几次雷霆万钧的震慑,和公正严明的调停,已经风平浪静了近三十年。

    书敏虽然是他老来得女,但管教却是颇为严厉。

    而由于子书敏是教主之女,在上清教内绝对是公主一枚,从上到下对她是宠爱有加。

    书敏生性顽劣,仗着别人的宠爱,以及母亲的袒护,常常在上清教内闯祸,今天在茅房边挖个暗坑,做些手脚,让某个师兄或师弟如厕时,不心掉进厕所,而她则马上现身,装着惊呼,引来围观者;明天又在来见自己父亲时毕恭毕敬,一脸严肃的欧阳师叔的茶杯里偷偷放烈性泻药,欣赏他在父亲面前药性发作时强憋的样子,如果能看到他憋不住而当场拉屎,那就更开心了;过几天又在上清教供奉列祖列宗的祠堂的用作上香的硕大香炉内,悄悄将插香的沙土换成火药,等逢祭拜日,看着师伯师叔师兄师弟一个个满脸庄重恭恭敬敬上前上香时,终于有一炷香燃尽,火星触到了火药,立时“嘭”的一声,爆燃起来,将上香者吓一跳(吓的仰面跌倒最有趣了),并将他烧的灰头土脸,躲在暗处的她往往会对自己的“杰作”洋洋自得……诸如此类,等等等等,几乎没几日就发生一起,上清教上下对这个公主是又爱又怕,很是担心自己一个不心让公主“相中”,将自己作弄一番,对她总是心翼翼,陪尽心。

    郁非打也打了,骂也骂过,往往收效甚微,为此发明了“黑屋”,不到两平方的石头箱子,只要她犯错,也不打,也不骂,直接揭开盖子把她丢进去,上把只有自己有钥匙的锁,让她思过。

    一天两天可以,十天半个月子书铭就快疯了,如果关到一个月以上,子书铭自杀的心都有,她还真自杀过一次,幸亏子郁非来送饭时发现及时。但自杀也没用,子郁非绝不心软,自杀?明你没认识到自己错嘛,继续关!

    这样一整,子书铭是彻底对老爸服了,怕了,随着渐渐长大,也是收敛不少。但只要有机会,比如父亲下山了,还是会继续“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上清教所有人中,黄熙来是唯一一个没受到子书敏捉弄过的,倒不是子书敏网开一面,而是她几次“暗算”都被这个大师兄识破,并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她吃苦不,一来二去,她再不敢打大师兄主意,心里反而是对他尊敬起来。

    黄熙来自然也是对这个聪明伶俐活泼可爱的公主喜爱之极,平日对她是照顾不少,也经常为她在师傅面前求情,让她免受或减轻父亲的处罚。

    书敏从到大从未离开过上清教,只能从师兄们口中得知外面世界的精彩,以及行侠江湖的快意,她一直心向往之,很是渴望也能像师兄们一样,去行走江湖,但子郁非对此约束极严,在她上清心经内功没有大成之前,绝不允许她踏出上清教大门半步,否则敲断腿。

    这倒是成了她修炼内功的动力,加上她天赋过人,资质上佳,在今年,她还不满十八岁,成为这辈上清教弟子中,继黄熙来之后,第二个将上清心经内功突破到“凝气成形”的阶段。

    而此时恰好遇到玄武庄灭门大案,子郁非等上清教精英弟子都出动江湖,寻查凶手线索。

    书敏在教内百无聊赖,心里一动:大家都去追查玄武庄灭门案的凶手,我现在内功已然大成,已经可以下山,我为何不也去悄悄调查凶手呢?凭本姑娘的聪明和能耐,很有可能让我查到有用的线索,到那个时候……咩哈哈……

    她越想越美,自信心极度膨胀,还生怕父亲突然回来不允许她下山,是连夜留书一封,偷偷地下山而去。

    她也很聪明,知道从源头查起,便先来到了金陵城。

    晃悠了几日,当然是一无所获,她没有沮丧,反而被金陵城内的花花世界吸引住了,是流连忘返,浑忘了自己下山的目的。

    而当她听秦淮苑花魁从良选婿,在金陵城乃至江南一带竟引起如此的轰动,立时兴趣昂然,玩心大起:这女人既然这么好,我何不将她讨过来送给大师兄?哈哈……大师兄肯定美死了,出于感激,以后还不对我言听计从?呀呀呀……我真是太聪明了,这种主意都能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