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六十九章 我就要掰断(求收藏)

第六十九章 我就要掰断(求收藏)

    已经回来好一会儿,但躺在床上的花无语仍是满脸羞红,闭上的眼睛再也不好意思睁开。

    此时的花无语犹如绽放的芍药,妩媚而娇艳,守在床边的西门町一时间看的有两眼发直。

    人能活着,自然是不想死。

    西门町看着花无语娇美绝伦的脸,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他伸手去握住花无语的手,让原本羞不可遏的花无语一下子警觉过来,赶紧想挣脱出来,但西门町没松手,她也的确没力气,而此时西门町已柔声道:“无……无语,你我之间发生如此之事,肯定是让你痛不欲生,也让我是羞愧难当,但既已发生,谁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我……我想,不如你嫁我为妻,我此生一定好好待你,绝不相负。”能得如此娇妻,此生也是无憾了。

    还在企图挣扎的花无语,听了西门町的话,一下子安静下来。

    西门町这个大胆的极富建设性的意见顿时让花无语陷入了思考中,开始分析这个意见的可行性和可操作性。

    嫁……嫁给你??想的真美!!

    额……不嫁给他?我……我还能嫁给谁?杀了他以后自杀么?还是跟师傅一样终身不嫁?师傅终身不嫁是因为心里只有子郁非,而子郁非又不愿意娶她……我现在已经……已经是他的人,他……他虽然很禽兽,但……但有时候又蛮温柔的……唔……长得还行,功夫也不错……那我……我嫁给他?不行,不行,怎么能如此便宜于他,那我不嫁给他?……

    嫁给他?不嫁给他?

    花无语把自己也搞的头大了,西门町看她半天没话,便又道:“无语,我让你嫁给我,你肯定感到委屈。如果你不同意,我当然不能勉强,我先前已经过,我的性命是你的,到时候我会任凭你处罚……”

    西门町正着,却是从花无语腹中传来“咕噜噜”的饥饿声讨,西门町脑子一转,轻声道:“你身体不适,并且一天没有吃东西,以后很可能会落下病根,呵呵,我可是刀枪不入的身体,别到时候你杀不死我,还把自己累的气喘吁吁……”开了个的玩笑,西门町也不指望她笑,更不指望她话,便放开了她的手,轻轻拍了拍,起身端着那碗已经凉掉的鸡汤,走出了客房。

    西门町一走,花无语便睁开了眼睛,两眼定定地看着西门町被他关起的门阻挡在客房外,脑子里再次陷入了思考:嫁给他?不嫁给他?

    她还是没有想出结果,西门町端着鸡汤回来了。

    这次西门町根本没问她,直接上前将她扶起,垫好枕头,盖好薄被,再一手拿碗,一手拿勺,在床边坐下后,舀起一勺汤,吹凉了,将勺子递向了花无语的嘴边。

    西门町在床边坐下后,花无语偷偷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看他是如何喂自己的,正好看到西门町探头轻轻吹着勺里的鸡汤,然后将勺子放在唇边感受了一下温度,可能嫌烫,又吹了吹,再次感受了一下,觉得可以了,才将勺子递过去。西门町做这事的时候,眼帘低垂,神情专注,显得是心翼翼,看的花无语不自禁地感到一丝暖意从心头升起:从到大,还从未有人如此细心地照顾过我……

    等勺子触到了嘴唇,花无语条件反射般张开了樱唇,等反应过来,一股暖暖的,香香的汤汁已经流进了嘴里,只好喝了下去,却是俏脸更红了,像极了熟透的红苹果,而她闭着的眼睛,长长的睫毛不停地抖动着。

    喝了第一口,自然就喝了第二口,喝了第二口,一碗汤也是很快被消灭。

    西门町拿起那方手帕帮她擦了擦嘴,柔声问道:“还要么?”

    花无语不知道是被勾起了食欲,还是很享受西门町的伺候,西门町一问,她竟是轻轻地“嗯”了一声,而俏脸上刚刚消褪下去的红晕再次腾起。

    ……

    书敏已经在客栈住了四天,每天都只看到西门町一个人进进出出,而那条“**的鱼”始终没有露面,半夜前去“听窗”,里面都是静悄悄的,再没发生过那晚发生的事。她实在不知道西门町还要在客栈住多久,只感到百无聊赖,却又不甘心走掉,她也想装着巧遇西门町,却总是没机会,西门町出房间的次数很少,当然也不能预约,并且现在都由客栈的伙计直接将吃的送到房间。

    犹如困兽的子书敏,很是一番感慨:唉,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偶想调查出玄武庄灭门案的凶手,要完成这件老爹也没完成的大事,上天肯定要来考验偶的。嗯哼,偶要有耐性,偶要沉住气……

    又到了夜深人静时,按惯例,子书敏悄悄起身,前去“听窗”。

    实话,子书敏也知道,其实听不听都无所谓,但她潜意识里很想再听到那晚的声音,却是欺骗自己,偶才不是为了听那让人恶心的声音,偶是怕西门町半夜退房走掉。

    书敏很快就要成年了,还是对男欢女爱一知半解,只有那朦朦胧胧的向往。唉,性教育要从娃娃抓起啊!

    而今晚,西门町的房间里终于不再是静悄悄的,竟然传出来话声。

    书敏只感到一阵兴奋,嗯?他们不会已经做完那个啥了?呸呸呸,做不做完关偶啥事,偶先听听他们什么……呃?万一他们没做,马上做,偶要不要听呢?不听,本姑娘多纯洁啊,嗯,本姑娘很纯洁滴,即便听了也不会受到污染,这就叫出淤泥而不染……

    她认为西门町功力精深,每次听窗一直不敢靠太近,今晚却是被兴奋冲昏了头脑,为了听清楚,竟是蹑手蹑脚走到了窗户底下。

    书敏敛气噤声,动作不可谓不轻,但貌似还是被西门町听到了,里面的话声戛然而止,又恢复了静悄悄的。

    额?不会?这也被发现了?

    书敏缩成一团,一动不动,心提到了嗓子眼,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啥如此紧张。

    里面安静了一会儿,终于又有话声传了出来。

    “禽兽,你故意打岔是,哪里有人?”虽然语气呵斥,但声音绵软甜腻,显然是花无语。

    禽兽?哈哈哈……这个贱女人竟然叫西门町禽兽,乐死我了。唔,西门町这个禽兽果然厉害,还真是被他发现了,幸亏没有出来看看。

    书敏不敢笑出声,只有将嘴张的大大的,发出无声的大笑。

    随着“哎哟——”一声,里面传来西门町的声音:“无语,你……你……放手……我……我真的听到……听到窗外好像有人。”

    “这个时候还骗我……”显然花无语手上用力,不知道抓住了西门町哪儿,西门町又是“哎哟”叫了一声,“那你开窗去看看,要是没人,我……我把它掰断。”

    啊?千万别来——

    书敏吓得差就要站起身逃跑,却是听到西门町的声音道:“好好好,是我听错了还不行么,你……你快放手,真……真的要被你掰断了。”

    啥东西要掰断了?手指么?

    书敏放下心来,继续听窗,脑子里想着这个让她困惑的问题:西门町功夫那么好,怎么会那么容易被她掰断,难道这个贱女人功夫比西门町还好?不可能不可能,西门町发现了我,她都没发现……那不是掰断手指?

    书敏正苦思冥想,花无语的声音伴随着西门町再一次的痛叫又传了出来:“我就要掰断,我就要掰断……”

    但花无语的嘴很快被某个东西堵住了,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随即便传来一阵阵娇~喘和压抑的呻吟。

    额……他们开始做了么?

    暗夜中,子书敏圆圆的大眼睛睁的大大的,耳朵竖的高高的,心跳也加快了频率,并产生了莫名地躁动。

    屋外,子书敏耳红心跳,屋内,黑暗中满室皆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