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七十一章 蛇仙宫极刑伺候

第七十一章 蛇仙宫极刑伺候

    长夜漫漫,情话绵绵。

    西门町跟花无语搂抱在一起,嘀嘀咕咕,只了大半宿,天都快亮了,害的偶们子书敏同学竟是靠在窗户底下睡着了。

    这大半宿的嘀嘀咕咕,当然也不都是情话,包括了西门町对花无语“宁教我负天下人,不让天下人负我”的处世观进行了一番批评和教育,顺便给她上了一堂关于“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政治课,另外,也阐述了一下自己的人生观:在我眼里,才没有正派邪派之分,所谓的正派之中,也有奸邪之徒,邪门歪教里,英雄好汉也不会少,我才不会学那子郁非,因为你师傅是蛇仙宫宫主,便不敢娶她,大丈夫行事,但求问心无愧,顾虑那么多外人的想法作甚?只凭这一,我便有瞧不起子郁非,还武林盟主呢,还大侠呢,我看啊,懦夫一个,你师傅是爱错人了……

    花无语一贯我行我素,好恶只凭一己之念,谈笑之间便取人性命,才没考虑过别人的感受,更没人跟她过为人处世的大道理,听了西门町的侃侃而谈,循循善诱,只觉得他便是天立地,天下第一好男人,自己比师傅幸运多了,遇到了一个可以托付终身,并能获得“幸福和性福”的好男人。

    她很是慷慨地答应西门町,会派人将“藓云草”送去蝴蝶谷,并且暗自决定,“做好事不留名”,不让独孤羽知道是西门町让她送的,当然了,自己的名还是要留下的。

    花无语是在胡思乱想,跳跃性思维中进入了甜蜜的梦乡:嗯哼,你要去天机阁退婚,我举双手双脚赞成,不然的话,我岂不是要成偏房啦?我才是你第一个妻子,我才是正房,我才不要做受正房欺负的偏房……

    唉,师傅真可怜,即便愿意做子郁非的偏房,子郁非也不能满足她……师傅,我要为你争光,为你洗雪耻辱,我不但要做正房妻子,还允许他娶别的爱他的女子……唔,我可不能透露,我愿意接受他纳妾……哼,以后你找别的女子,需以我为尊,要让我同意方可……

    哼哼哼,禽兽啊禽兽,你的好听,别以为我听不出来,你还是蛮喜欢独孤羽的,若是藓云草能治好她的病,她知道是你让我送的,你那么优秀,她不定就以此为借口以身相许,独孤羽在美人榜排名比我还高了两位,我不是把自己往冷宫推么?哼哼,我让她欠我一个人情,即便你以后娶了她,她也不好意思跟我争,她命都是我救的,比我漂亮了不起么?以后必须听我的……

    禽兽真可怜,家里惨遭灭门,现在在世上孤苦伶仃,唔……我以后一定尽一个妻子的职责,好好照顾于你,也疼你爱你……嗯,我也要为我的公公婆婆,为玄武庄上上下下报仇……这一帮挨千刀的混蛋,简直活腻了,竟敢对我花无语的婆家下手,真是气死我了,我……我放蛇咬死你们……不行,处罚太轻了,我要将你们一个个行我蛇仙宫的极刑……

    禽兽,这几天我伤心死了,痛苦死了,六神无主,好像天塌下来般,好多次都想死了算了,幸亏我没有,幸亏我没有……现在我好开心,我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比师傅将蛇仙宫宫主之位传给我还开心,还满足,唔,我要睡一个美美的觉,做一个美美的梦,你可不许趁我睡着了离开我哦……

    花无语的双手下意识地抱紧了西门町,沉沉睡去。

    西门町跟花无语这一觉直睡到日上三竿,都感觉是香甜无比。

    西门町是因为这四五日终于睡了一个好觉,花无语却是发现,原来睡在男人怀里,是如此的温暖舒心:有个夫君真好,怪不得师傅非要嫁给子郁非呢。

    西门町那受伤的手,经过一晚竟是不再感到疼痛,除了花无语的灵药起作用外,他肉身强悍的修复能力也是功不可没。

    他伸出手,在虚空中张开握了握,蜷伏在他怀里的花无语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一副我见犹怜的慵懒样,轻声问道:“还疼么?”

    “好像一也不疼了……”西门町着,低头看向花无语,顿时被她的样子吸引,是越看越爱,忍不住用那只搂抱着她的手,轻柔地在她光洁嫩滑的背部爱抚着,另一只手收过来,两指一托,便挑起她那俏丽的下巴。

    花无语扬起面颊,感受着他火辣辣的目光,俏脸忍不住便红晕起来,红樱桃般的嘴微微开阖,吐气如兰。面对如此旖旎美景,西门町再也忍受不住,缓缓低头,便吻上了那两瓣鲜红甜美的樱唇。

    Ps:法克还真不知道古时之人早上起来没刷牙,嘴里是否有异味。只能臆测了,那时没人抽烟,俺们町哥和花姑娘也不酗酒,个人卫生做的也不错,应该不妨碍来段湿吻,甚至那个啥?

    花姑娘……呃……已经不是姑娘了,花无语的口中带着淡淡的芝花芳香,似是诱人的糕,西门町贪婪地吸吮着她如花瓣般娇嫩的双唇,只觉柔软而又滑腻。

    西门町可是已为人父,对接吻自然是此中老手,舌头探出,已是轻松挑开那紧闭的贝齿,寻着那娇怯的丁香舌头轻轻一吸吮,几丝清淡甜美的香津,滴滴,沁入心脾。他单掌用力,将那两瓣柔软的香~臀紧紧挤在一起,花无语鼻中轻轻“唔”了一声,修长的脖子高高扬起,拼命地吸吮着俺们町哥的舌头,鼻息里喷出的火热气息打在他脸上,娇躯越发变得滚烫。

    花无语已完全沉浸在湿吻的欢娱中,一双洁白修长的手臂已紧紧搂住町哥的腰身,娇嫩无比的玉体也已贴紧了上来,两条圆润笔直的长腿依然张开,伸出薄被一截,露出若隐若现的丝丝春光,一对纤细的足裸露在外,如白玉般巧迷人。

    她呼吸急促,脸上那抹艳红,越发的瑰丽起来。

    男人早上要晨勃,女人早上易发~春。

    而町哥旺盛的欲火,蓬勃的战力,在这个时候显现出来,也终于是英雄有了用武之地。

    他那只受伤的手,也是不闲着了,急急地抚摸上花无语那修长而又匀称浑圆的双腿,缓缓往她大腿内侧而去。

    如玉般光滑细腻的感觉,顿时传遍全身,带着浓郁的芬芳,让人沉醉。

    西门町也是鼻息急促起来,他将舌头转移了战场,伸到了花无语火热的耳垂边轻轻一舔,花无语“啊——”的一声低吟,似是被一股电流穿过全身,娇躯一阵酥麻,浑身绷直,再也不出话来。她半闭美目,忍不住轻轻呼叫起来,发出荡人心魄的呻吟,美妙绝伦的胴~体下意识地摆动着。

    她似是跳进了火堆里,浑身滚烫,但某处却有一股清泉顺流而下,舒润了双腿间,让她檀口娇~喘连连,燃烧的春~情,早已让她放弃了所有的矜持,翘~臀微微挺起,生涩而主动地迎合着町哥的动作。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春风一度,云开玉露。

    春风二度,胜却无数。

    春风三度……

    我草,法克,别几春风了,该让他们起床了,没听到有人敲门么?

    骚蕊,骚蕊,法克情难自已,一时间代入感颇为强烈,这便言归正传,看看是哪个龟孙,竟然如此不合时宜地来敲门,拉出去蛇仙宫极刑伺候!

    ps:第一美女下章闪亮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