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七十二章 初遇未婚妻

第七十二章 初遇未婚妻

    书敏昨晚听窗没睡好,好不容易补觉睡着了,又被那“神曲”吵醒了:这个**的女人,真不要脸,还有西门町,你这个禽兽,家里灭门案凶手都没找到,竟然还有心思三番两次干这种龌龊之事。

    她这个难受啊,这个怨恨啊,恨不得扎两人,用针扎死他们。

    但俺们的敏敏还是很聪明滴,鬼子蛮多,很快爬起来,到了客栈柜台,假传“圣旨”,隔壁房让伙计马上去送吃的,越快越好!

    就这样,伙计很是冤枉地接受了一下西门町颇含责怪的眼神,不过,他也是很幸运的,若是花无语不害羞,她来开门,真的很可能偷偷地将他掳走,带回蛇仙宫,让他尝尝蛇仙宫极刑:本宫主被惊扰了很神圣的,很**的闺房之乐,括弧:这可是俺家禽兽的,肯定没错的。所以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滴,有木有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

    花无语虽然还想继续躺床上让西门町这个禽兽伺候着,然后,春风……但西门町还有很多正事要办,自然是不能耽于儿女情长。

    “禽兽,路上心。”花无语伏在西门町怀里,娇软甜腻的声音中,便如夫妻离别,透出浓浓的不舍。

    西门町轻轻抱了抱她,低头吻了下她如云的秀发,道:“嗯,天机阁的事一了,我便去蛇仙宫找你。”

    “唔……我还要去追回炼丹玉鼎,却是不一定在蛇仙宫……”花无语想了一下,抬起头深情款款道:“尚有月余便是中秋,我们便仍是在这家客栈相见,你看如何?”

    呵呵,这家客栈是我们定情之处,值得留恋。

    西门町微微一笑道:“嗯,中秋佳节,家人团聚,就按你的。”

    西门町这么一,花无语顿时俏脸晕红,心里甜蜜,又是埋头西门町胸前,双手环抱住他,羞涩道:“禽兽,你跑不了的,你是我的。”

    ……

    蛇仙宫美女如云,花无语身为蛇仙宫宫主,是美女中的美女。

    而她的夫君,自然应该是英俊潇洒,帅的掉渣。

    因此,她对西门町的衣着打扮很是废了一番心思,既要让自己看的满意,又不能太过招蜂引蝶。

    此时,西门町一身纯白长袍,一尘不染,看上去不出的轻灵飘逸,而浑身笼罩着淡淡的金光,流露出一种绝世高手的风范。

    当然,俺们町哥的白脸和体格在那摆着,穿什么都帅,花无语太挑剔罢了。

    他骑着也是花无语为他精挑细选的一匹浑身纯白的高头大马,一路疾驰,很快出了金陵城。

    这个时候已是午后时分,天空烈日正是暴晒之时,但对火山熔岩也不惧的西门町看来,这烈日却是如清冷的明月,丝毫不会让他感到炎热。

    西门町一人一马,在烈日下远远看去,仿似一团如雪的白云,分外耀眼。

    出了金陵城,很快到了南下杭州的官道,西门町却是猛地勒住了坐下马。

    他眼睛看向了不远的一处山峦,那里是赖长荣告诉他,轻舞飞龙修建的玄武庄四百六十八口人(加上了西门町)的墓地。

    西门町犹豫了一下,一勒缰绳,调转马头,向那处山峦驰去。

    玄武庄这处墓地,绝对是金陵城乃至整个江南一带最牛X的墓地,据赖长荣,是轻舞飞龙特意请风水大师钦的一块风水宝地,等闲P民绝对没有资格入驻此处山峦。

    这块面积极大的墓地,约有数百平米,因坐落在半山之处,是以太阳虽大,但山风却仍清凉。

    墓地周围修着汉白玉的护栏,墓旁左右分别修有一个八角凉亭。

    也是汉白玉制成的硕大墓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而这个时候,在墓碑前却是静立一人。

    竟是一身紫幕的英婷爱!

    她听到有马蹄声过来,抬头看了一下周围,迅速腾身而起,跃上了八角亭,隐住身形后,偷眼向马蹄声响处看去。

    来人自然便是西门町了,他也不知道墓地具体在山峦何处,只是沿着一条依稀有人行过的径蜿蜒而来。

    西门町很快看到了这处建筑极其奢华的墓地,心里顿时百感交集,纵马快速驰来。

    而隐身八角亭的英婷爱也是看清了来人,心情激动之下,正要纵身而下,却是瞥见西门町身后远远地有个娇的身影,在树丛中躲躲闪闪,一路跟踪而来,便隐忍了下来。

    后面跟着的自然是子书敏了,她已经偷听到西门町南下杭州,早已经守候在官道附近,准备跟他来一场不期而遇,却是看到西门町到了官道,又改变方向,向一片荒野之处走去,也是怕西门町突然改变注意,不南下杭州了,只好远远地跟来。

    西门町来到墓地前,下了马,将它系在墓地周围的护栏上,便走向了墓碑。

    他却是没注意八角亭上藏着个人,跟不知道身后还有人跟踪。

    他站在墓碑前,虽然心情复杂,但对玄武庄遭遇灭门,却是愤怒多于悲伤,同情多于哀思。

    他突然改变注意过来一看,也是尽一下身为“西门町”之责。

    忽然,他被墓碑前放着的一束白色的花吸引,而一片狼藉的祭祀品和残花败叶被清扫到了一旁,这束花摆在中间异常醒目,看枝叶翠绿,花朵新鲜,显然是祭拜不久。

    西门町微觉诧异,不禁抬头四下看了看,恰好此时一阵山风吹过,左边八角亭上吹起一角紫色的裙摆,却是很快被拉住。

    亭上有人?她……莫不是爱?嗯?若是她,为何要隐藏起来?难道不是她?

    西门町心思连转,脸上神色却是古井不波,看不出一丝的情绪波动,仍是静立在那儿:不管如何,此人前来祭拜,当是友非敌,却是不知道为何不跟我见面。

    正在这个时候,西门町却是听到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响,竟然也是奔这片墓地而来。

    呃?还真是怪了,怎么都选择这个时候来扫墓?

    西门町却是不躲不闪,转过身来,向远远驰来的四五匹看去:来祭拜的应该都是昔日玄武庄好友,见见也是无妨。

    那几匹马显然也是看到这边有人,想法估计跟西门町一样,前来扫墓的当不是敌人,都快马加鞭,很快到了近前。

    五个人,三男两女,都是年轻人。

    西门町一个也不认识。

    而这五个人显然也不认识西门町,都是打量着西门町,一时间竟忘了下马。

    西门町自然也在打量他们。

    这段时间西门町也算是见多了绝色美女,而其中一个女子,西门町一看之下,立时惊为天人,即便他定力过人,也是看的呆了一呆。

    这女子身着一袭轻薄的嫩绿长裙,映衬着她细腻不带丝毫瑕疵的肌肤,更显娇嫩,仿似吹弹可破。

    如云的秀发微微飞舞,细细的柳眉,似是三月的春水,漆黑深邃的眸瞳,宛如浩瀚的星空,鲜红的口,唇如绛,绝世的容颜上,带着一种让男人自惭形秽的孤傲冷清神情。此时她峨眉微蹙,似有无限的愁怨,便如含怨的洛神。

    而山风吹来,裙带飞舞,曼妙的身形仿佛飘渺无形,直比那仙子犹胜几分,美的让人不敢正视。

    不用多了,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俺们町哥指腹为婚的天下第一美女,轻舞霓裳是也。

    而她身边的女子,虽然与天下第一美女并排,美艳稍有不如,却是别有一番夺人眼球的风韵。

    第一眼看去,只感觉她秀美如秋山烟雨,清丽脱俗,却是从骨子里透出一股柔顺温婉,让人情不自禁生出亲近之心。

    这个穿着一身乳白色长裙的女子,自然也是美人榜之一,正是武林四大派之一,实力仅次于蓬莱上清教的黄山明月堡堡主柳宗函的女儿,柳怀素。

    三个男子中,在轻舞霓裳另一侧的男子,长得很有帅,锦衣玉带,看起来风流倜傥,只是神情倨傲,眼高于,腰挎一柄清奇长剑,不是柳宗函的儿子柳怀亮还是谁?另外两个男子,都着月白长袍,竟是长相一模一样,齿白唇红,剑眉星目,皆很具有白脸潜质,只是神色中隐含着暴戾阴狠之气。唯一能区别二人的,便是肋下的佩剑,一个左,一个右,两人正是柳宗函双胞胎得意弟子,许之安,许之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