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七十三章 好狗不挡道

第七十三章 好狗不挡道

    轻舞霓裳和柳怀素手中都拿着一捧黄色的七月菊,暗暗淡淡紫流霞,融融冶冶黄金蕊,人比花娇,花衬人美。

    西门町不觉又看了眼轻舞霓裳,心里暗赞,最后对柳怀亮淡淡一笑,道:“几位可是来祭扫玄武庄之墓?”

    “废话,难道来山上吹风么。你又是何人?”柳怀亮见西门町眼睛盯着轻舞霓裳看了好几回,心里不快,语气冷峻,神情更显倨傲。

    虽然对方语气不太和善,但既然是来扫墓的,西门町当然是不以为意,神色平静道:“在下西门町,玄武庄灭门案唯一幸存者,恬为墓地之主。对诸位尚念及我玄武庄,在下深表谢意。”着,西门町朝几人微一拱手,便让到了一旁。

    “啊——”轻舞霓裳膻口微张,发出一声轻轻的惊呼,脸上不自禁地浮上一抹红晕,立时移开了目光,不再看西门町,但脸上的表情却是愈发的冷傲孤清,还有的厌恶和不上来的烦躁情绪。

    柳怀亮也似不信地“哦?”了一声,再次上上下下打量起西门町来,眼中竟是满含敌意。

    “你就是西门町?”

    “你真是西门町?”

    而几乎同时,许之安、许之全也是一脸惊讶地异口同声问道。

    只有那柳怀素听了,只是柳眉微微一扬,并没露出太过惊讶的表情,但看向西门町的眼里,却是含了一丝探究的眼神。

    看到几人对自己是西门町如此反应,西门町不觉诧异,看了他们一眼,对许之安微笑道:“怎么,我不像么?”

    却听柳怀亮不屑道:“哼,原来你就是西门町!江湖之上对玄武庄惨遭灭门,一个个义愤填膺,不辞辛苦,四处寻查凶手,而轻舞阁主更是召集江湖大会,为玄武庄伸冤报仇,普天之下,各门各派,在武林盟主子大侠、轻舞阁主和我父的带头下,人人都在为玄武庄报仇献策献力。你可倒好,不但置玄武庄灭门惨案于不顾,继续风流快活,竟然还有兴致参加一个青妓女的从良选婿活动,简直是无耻之尤!想不到你还有脸站在我们面前,自己是玄武庄灭门案唯一幸存者,哈哈……真是可笑,真是滑稽,我真替西门大侠有你这个儿子感到耻辱。”

    “哼哼……真是数典忘祖。”

    “哼哼……真是没有人性。”

    许之安、许之全也是跟着少堡主满脸不屑地冷笑道。

    西门町心里这个气啊,我日,老子怎么样,轮得到你们来教训么?你他妈是谁啊?

    不过,他也想到,玄武庄惨遭灭门,江湖上的确有很多人为之奔波操劳,别的不知道,那的崂山派里,于树风师兄弟可是为玄武庄,为自己任劳任怨地做了不少事。因此,对他们的冷言冷语,也是不便发作。

    西门町静静地站在那儿,一直等他们完了,方淡淡道:“江湖中侠义之士对我玄武庄惨遭灭门,皆施以援手,我西门町铭感五内,没齿不忘。至于我西门町如何行事,为人如何,却是不劳各位指手画脚,信口雌黄,更不需要你们恶语中伤。”

    西门町语气平静,却是从周身散发出一股难以想象的威压,像是潮汐一般弥漫出来,柳怀亮几人顿时感觉空气中有一股无形的压力,像是凭空将他们定住了,张了张嘴,竟是不出话来。

    西门町话一完,也不再看他们,而是转身走到栏杆前,解开马缰,准备离开。

    柳怀亮这时已缓过劲来,内心震惊无比,看来江湖传言果然是真的,这王八蛋气势如此威猛,武功一定很厉害了,只怕我也不是对手,怪不得能从灭门案中得以逃生……操,西门啸天这老狗还真是老谋深算,竟是将整个武林都骗了……只是这王八蛋不死,他与轻舞霓裳的婚事倒是让老子头疼,妈的,轻舞飞龙这老东西真是不识时务,本公子哪配不上你女儿,竟是拒绝了我父提亲……哼哼,若不是父亲让我隐忍,本公子早将你女儿上了……

    他看向西门町的眼中,杀机一闪而过,却是见西门町已经解开马缰,牵着马正要从他们身前离开,脑子一转,已飞身下马,拦住了西门町去路。

    “站住,有几句话我想问问清楚。”

    西门町停下脚步,看了看他,却是没话。

    哼哼,老子刚才错你了么?竟然还在我们面前装~逼,搞得自己很清高似的,江湖中人谁不知道你整日流连烟花柳巷,这次参加青女子的选婿活动更是路人皆知。看样子,你不认识我们,也不认识轻舞霓裳,那是最好了。

    柳怀亮心里想着,脸上冷笑道:“你我们信口雌黄?恶语中伤?呵呵……这真是我听过的最可笑的话了,据我所知,金陵城大大的青,你西门公子可是常客啊。你别跟我,这是谣言哦?”着,柳怀亮将头昂高了,脸上一副你有种就耍赖的样子。

    “你听的没错。”西门町却是一笑道,“你拦我下来,就问这个么?”

    西门町话一完,却是听到轻舞霓裳轻轻了声:“无耻之徒。”不禁瞥了她一眼,见她眼睛看向一边,满脸的厌恶之情。心里暗想:这男女二人长得人模狗样的,却是一对自以为是的轻狂之徒。

    “哼,我当然知道没错。”柳怀亮摆出一副义正词严的样子,慷慨激昂道:“灭门案已经过去月余,你身为玄武庄少庄主,这些日子都干什么去了?别的不,前几天你竟然还有闲情逸致去参加秦淮苑那个妓女的从良选婿之事,你觉得对得起轻舞阁主,对得起子盟主,对得起我父亲,对得起无数个为玄武庄灭门案而奔波的江湖侠士么?听你为博得那青女子的青睐,在那场活动中很是卖力,幸亏有**神尼在场,识出你是个只懂的吃喝玩乐的浪荡公子,而没让你得逞。你有这个力气,这个时间,难道就不能为玄武庄灭门案做什么?难道这还不叫数典忘祖?难道你这种行为叫有良心,有人性?”

    “你完了么?”西门町此时已将这个对自己乱加指责,高傲自大的家伙看成了疯狗,也是懒得搭理了,不觉沉下脸道。

    “怎么,我的不对么?你恼羞成怒了?”柳怀亮偷眼看到轻舞霓裳脸上的厌恶更甚,心里更是得意道。

    西门町轻笑一声,淡淡道:“呵呵,我犯得着跟一个乱咬人的疯狗发怒么?”

    “你——”柳怀亮眼中精光一闪,习惯性伸手就要把剑。

    西门町神色一肃,顿时一股威压磅礴而出,冷冷道:“你还准备在此处动手么?”

    柳怀亮立时被这股迎面而来的威压,逼的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他原本准备隐忍下来,毕竟是来祭扫玄武庄墓地的,关键是轻舞霓裳还在旁边,在墓地前对玄武庄的少庄主动手,传将出去,肯定对自己不好。但他却是对刚才后退一步的示弱行为感到很是不爽,顿时羞怒异常,他迅速权衡了一下,妹妹估计不会出手,轻舞霓裳更不会了,我就不信,即便我打不过你,再加上许氏兄弟还打不过你?

    他“唰”的一声顺势已将那把清奇的长剑拔出,嘴里道:“哼,既然你这么,我便在玄武庄墓前,代表江湖侠义之士,教训一下你这个……”

    他话没完,西门町却是根本不听他啰嗦,也是被花无语那把灵蛇剑割伤自己留下了后遗症,担心自己的**扛不住他这把清奇的长剑,即便能抗住,身上这件衣服可是“老婆”刚买的,才穿一回呢,万一被割破了可不好。

    原本西门町跟柳怀亮距离就近,他这一突然出手,疾如闪电,快若奔雷,场中所有人都没看清西门町的动作,只感觉眼前一花,耳边听到一声“好狗不挡道”,便看到柳怀亮横飞了出去,而他手上那把剑却是到了西门町手中。

    Ps:感谢zhetian3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