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七十四章 让她哭个够

第七十四章 让她哭个够

    西门町这突然而动,估计天榜之一的**神尼也是躲闪不及,更何况柳怀亮?

    “少主——”

    许之安、许之全异口同声叫道,人已从马上直奔柳怀亮摔落处扑了过去。

    西门町也只是为了给柳怀亮一个下马威,顺便夺下他的剑,因此这一掷之力并不很大,柳怀亮半空中一个扭身,已是稳稳地站落地上,但他一张脸却是涨的通红,两眼冒火瞪着西门町,一副恨不得吞了他的样子。只是西门町刚才的出手,自己毫无还手之力,实在是让他心有余悸,并且剑也被夺去,心里很是清楚,再扑上去,只会更加自取其辱。

    许之安和许之全两人看柳怀亮没事,心里大定,他们平日皆以柳怀亮马首是瞻,很是明白这个少堡主的性格,见他这副模样,这个场子肯定要找回来,“唰”、“唰”两声,已是各自抽出了肋下的佩剑,疾步上前,一左一右,拦在了西门町的跟前。

    许之安嘴里喝道:“大胆狂徒,竟敢偷袭!”

    许之全跟着道:“交出宝剑,让你活命!”

    我日,不会?这两双胞胎长相倒是不错,感情脑子不正常?

    西门町不禁“好好”地看了看他们。

    许氏兄弟脑子当然没毛病,并且还比一般人好使,只是从养成了如此话的习惯,许之安一句,许之全怎么滴要紧跟一句,要么就是异口同声,两人话或有雷同,但绝不重复。就凭这一,许之全的反应起码比一般人快,思维也是敏捷异常。

    兄弟二人一个左手剑,一个右手剑,都是在龙凤榜榜上有名,而如果二人双剑合璧,使出柳宗函特意为他们量身打造的“双子剑法”,便是地榜之一的柳怀亮也要忌惮三分。

    “双子剑法”叫“拼命剑法”也不为过,因为这套剑法只有攻没有守,将“进攻是最好的防守”演绎的淋漓尽致。攻敌之必救,攻敌之必守,一招一式简明快捷,毫无花哨。而“双子剑法”最讲究的是配合默契,一个有破绽,另一个必须第一时间弥补,这让互有灵犀的双胞胎来修炼,最适合不过了。

    此时二人一完,抬手起剑,正是双子剑法的起手式,开门揖盗。

    西门町当然不知道,心里也是不惧,他右手拿着那把清奇长剑,伸出左手大拇指,在剑锋上试了试锋利度,感觉比灵蛇剑差远了,便当作折扇般平平地在左掌拍了两下,冷冷地看着许氏兄弟道:“你们是来祭拜,还是来打架?如果是来打架,恕不奉陪。”

    “西门町,你趁我不备,偷袭于我,算什么英雄好汉?”柳怀亮已是走上前,一副光明磊落的样子道。

    他见许氏兄弟已经拦住西门町,加上自己,即便是空手,也应该可以将西门町羞辱一番了。他西门町偷袭,自然是向场中人,特别是轻舞霓裳面前,明一下自己为何一招便失利的原因,同时也讥讽西门町,你这么做很不光彩,很无耻,你知道么?却是压根没想如果三个人围攻西门町,更是不光彩,更是无耻。

    西门町却是嗤的一笑,然后缓缓道:“我可不是英雄好汉,我只是一个浪荡公子,我只懂偷袭……”着,西门町突然再次出手,身体猛地前窜,进了“双子剑法”打开的“门”,左手探出,一把已将根本没反应过来的许之安右手剑夺了过来,同时右手的清奇长剑已横在了许之全的脖子上。

    既然他们不识好歹,干脆就再来一下。

    在许之全的目瞪口呆中,西门町像变戏法般,右手一松,架在许之全脖子上的清奇长剑貌似还没动,左手已伸出,拿住了长剑,继续保持长剑横在他脖子上的架势,而西门町松开的右手,几乎同时,迅速探下,已将他手中的左手剑缴械。

    这几下动作几乎就在眨眼间完成,等大家看清了场中的情形,心里更是震惊。

    只见西门町抬起的左手中,握着两把剑,一把当然是清奇长剑,架在了许之全脖子上,另一把自然是从许之安手中夺过的剑,西门町左胳膊平伸,剑从他胳膊肘下面穿过,剑尖恰好指着许之全。

    还没等大家震惊过来,西门町却是突然将剑收了回来,用右手捏着三把剑的剑身,举起剑柄在左手手掌轻轻敲着,神色平静道:“看出来,你们都对我不屑,正好,我也看你们不顺眼,你们是谁,我也懒得问。不过,你们能有心来祭扫我玄武庄之墓,我很是感谢,我这便离开,不在这里碍你们眼了,告辞。”完,西门町右手一扬,三支剑同时飞出,落入了右手边的草丛中,然后飞身上马,便要离去。

    西门町纵马之前,眼睛却是向柳怀素看了一眼,见她也是一脸惊讶地看着自己,便微微一笑,略一头。

    这五个人中,西门町唯一对她大有好感,一是她的长相气质,让人亲近,二是她脸上自始至终没有对西门町流露出厌恶、不屑,或是一丁的讥讽之情。

    柳怀素见西门町对自己笑,便也展颜一笑,却是看到西门町已转过头,纵马而去。

    正在这时,突然一个冰冷的声音颤声叫道:“町……哥——”话音未落,一道紫影已由那左手的八角亭上快速掠起,半空中直向西门町扑去。

    一听到这声音,西门町当即便知道是英婷爱,心里微觉诧异,却是没有多想,赶紧一勒马缰,回过头来,还没看清,英婷爱已是凌空落在了马背之上,从身后一把抱住了西门町。

    西门町当即感觉到英婷爱抱着自己,身子竟是微微颤抖,仿似受了无尽的委屈,正在哭泣。心里不觉一疼,回头看了一眼,见她脸埋在自己后背上,而柳怀亮几人都是惊奇加好奇地看向这边,便没有话,而是一抖缰绳,骑马离开。

    西门町纵马疾行,很快便到了南下杭州的官道,略一打量,来到了路边一处树林中。

    “爱,你怎么了?”

    英婷爱果然是在哭泣,一双深蓝的双眸中泪水横流,已是沾湿了脸上的紫幕,西门町从未见她哭过,而她拼斗双豹更是给西门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内心里一直认为她是一个坚强刚毅的女子,此时见状,忍不住又是一阵心疼,情不自禁伸手扶着她肩头,一脸关心地问道。

    而西门町这一问,像是触动了她内心巨大的伤处,原本无声流泪的她,忽然“哇——”地一声,扑入西门町怀中,紧紧搂抱着他,大哭起来。

    英婷爱不相信眼泪,她从到大绝少哭泣,但此时哭将起来,却是越哭越伤心,仿佛要将积压多年的眼泪统统哭尽,好似她身上的血液也化作了眼泪,听来直让人心碎不已。

    西门町当然不知道她为何哭泣,见她哭的如此伤心,也是不作劝解,而是轻轻拥着她,让她哭个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