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七十六章 点头成交(第二更)

第七十六章 点头成交(第二更)

    在离金陵城往东数十华里有一座华阳县城,乃江南一重要的交通要塞,而华阳县城西有一座看起来很不起眼的木。

    二层高的木已然老旧,一圈一丈多高红漆斑驳的围墙内,是一个杂草丛生,空空荡荡的院,推开一扇残破的木门,整个一就是一个大厅,厅内陈设简单。

    厅正中墙上挂着一副送子观音图,一张案桌,两边各一张椅子,右墙窗口下摆着一缺了口还有裂纹的瓷花盆,盆里是不知何时就枯萎了的一株月季花。

    整面左墙放着一排物品陈列柜,但上面早已空无一物。

    上了二推开双扇雕花木门,更简单,就是一张木床,床上的床褥子也是破破烂烂。

    外表看来木已多日没人打理,到处都蒙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整个木空无一人,只有那围墙的朱漆大门后,整日躺着一个衣着褴褛,浑身上下脏兮兮的老乞丐。

    但他一年三百六十日,从未出门行乞过,貌似放在他身前的那只破碗里,只要他饿了,就会自动冒出食物来。

    如果你认为这是一座被人废弃的木,那却是错了。

    因为在木某处,有个不易为人所察的机关,打开机关,通过木底下一条的长长通道,你会进入一个让你瞠目结舌的所在。当然,那条长长的通道内,也是机关密布。

    先映入眼帘的是占地足有五千平米的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穿过宫殿却是假山、桥、流水、亭台,错落有致的一处大花园,不知此处主人使用了何种方法,竟然在暗无天日、深达地下数十米的地方还能让平日娇惯的各种鲜花盛开。

    当然,最让人吃惊的便是这里的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绝大多数是汉人,还有一些大清满人。而看他们穿着打扮,绝大多数都是仿照宫里的太监、侍卫、宫女等打扮,偶尔也能看到穿着嫔妃装扮的女子,还有一些衣着普普通通之人。

    看他们忙忙碌碌,穿行不息,却是井然有序,寂静无声。

    法克也不卖关子了,此处正是大清国花了十多年,耗巨资,在明朝心脏地带打造的一处消息基地。

    而在此处坐镇的不是别人,正是英吉利。

    而他显然将这里,当成了他的地下皇宫,过起了地下皇帝的瘾。

    英扎吉和所有被其买通的人物得到的各种消息,都在此汇总,然后分类、甄别、筛选,再传递回大清国。

    此时,在宫殿一个宽敞的书房内,一脸无奈的英扎吉坐在一张宽大舒适的椅子上,正对一身紫幕,站在他对面的英婷爱着什么。

    “……”

    “你只需告诉我,玄武庄灭门案是不是你干的。”英婷爱语气冰冷,意含责问,丝毫没有女儿对父亲的尊敬。

    “不是,这是明朝江湖中人窝里斗而已。”英扎吉一副斩钉截铁的口气。

    英婷爱盯着自己的父亲看了好一会儿,她自然是不能看出英扎吉的是真是假,张了张口,刚要话,英扎吉却是猜到她要什么,开口道:“为父之所以有那把玄武剑,却是从别的渠道得来。”

    “这么来,这把剑就是你托的镖?就是你所的事关母亲幸福的镖?”英婷爱眼含不屑地问道。

    英扎吉被女儿这眼神盯的,也是有老脸不自在:“咳咳……你年纪尚弱,有些事还不懂,这……这玄武剑自然是事关你母亲今后的幸福……”

    “哼,我不懂,我是不懂,难道你以为送给母亲这把玄武剑,再告诉她西门啸天已死,她心里没了念想,以后就会幸福,以后就会爱你么?”

    俺们的爱筒靴自从爱上西门町,确是长大了不少,很多以前对母亲不理解的地方,也是豁然开朗:爱上一个人,哪怕嘴上骂的再凶,甚至有时候恨的牙根痒痒,但心里却始终想着他,念着他的。

    看父亲被自己的低头陷入了沉思,英婷爱却是毫不留情,继续挖苦道:“怪不得你很少回去,原来在这儿做起了皇帝,过的倒是逍遥快活,哪里还会想到母亲……”

    被自己的爱女一通数落,一贯阴狠的英扎吉却是毫无办法,他抬起头,脸色尴尬地赶紧打断道:“爱,为父此生只爱你母亲一人,且只有你一女,在这里……这事关国家大事,你自然是不能明白,为父也是不能透露更多,你以后会明白的。”

    “我也懒得理会你这些所谓的国家大事……”英婷爱沉吟片刻,突然道,“你告诉我,玄武剑从何得来。”

    “呃……这个……为父却是不便透露……”英扎吉看英婷爱一副誓不甘休的表情,转移话题道:“这次的镖,玄武剑只是其中一件,那铁匣子里还有一件更为重要的东西,为父希望你能帮我将铁匣子取回来。”

    英婷爱眨了眨眼睛,脑子一转,张开问道:“是什么?难道宇文化龙他们会看不见?”

    “是一张对我大清国极其有用的地图。”英扎吉稍一犹豫,还是对女儿实话实道,“铁匣子内有夹层,如非知情,绝不会发现,他们发现了玄武剑,肯定以为铁匣子中仅此一物,想来对铁匣子已不在意,这段时间你正好认识了西门啸天的儿子,玄武剑是玄武庄之物,这把剑宇文化龙肯定会还给他,你正好可以利用他,帮我将铁匣子从宇文化龙手中取回……”到这儿,英扎吉干笑两声,道:“现在江湖之中,肯定以为玄武庄灭门案是为父所为,为父虽是不怕,但江湖之中能人异士不少,也是防不胜防,我最近还是少露面为妙,这件事,为父只能靠你了。”

    “可以。”英婷爱很是干脆地头道,却是话锋一转道:“不过,我有个条件。”

    竟然要挟为父?

    英扎吉看了看英婷爱,开口道:“你非要知道玄武剑从何而来?”

    英婷爱看着英扎吉,坚定地了头。

    英扎吉对女儿坚持要打听这个,心里很是奇怪,不觉诧异道:“是因为西门啸天跟你母亲的缘故,你想替玄武庄灭门案报仇?”

    英婷爱当然不是因为这个,她也没想这么深,但英扎吉的话却是提醒了她。

    她装着犹豫了片刻,道:“是的,玄武庄被灭门,西门啸天被杀,想来母亲以后更不会开心。如果我能替母亲为玄武庄灭门案,为西门啸天之死做什么,母亲肯定会赞同的。”

    英婷爱完,见父亲愣愣地看着她,毕竟从未撒过谎,感觉脸上有发烧,便轻咳两声道:“如果你也这样做,或许母亲以后会渐渐将心交给你,一心一意爱上你……”

    英扎吉却是听不下去了,心里暗道:老子也是凶手之一,我替玄武庄报仇,难道杀我自己么?

    他苦笑两声道:“爱,为了你母亲,也为了为父,更为了我们一家三口的幸福,我也很想这么做。但……”着,又是摆出一脸无奈的表情,“此事事关我大清以后的命运,关系到为父,关系到我们一家人的性命,我确是不能透露。”

    看英婷爱眼中寒意渐盛,对女儿很是了解的英扎吉,却是反过来要挟女儿道:“不过,如果你能将铁匣子取到,为父替大清立了大功,到时候,我定将此事禀报皇太极,想来他应该会同意为父将玄武庄灭门案的一些线索透露给你。”呵呵,如果你帮我取到铁匣子,我当然还是不能透露,皇太极不同意嘛,为父也是没办法。

    玩心眼,英婷爱自然远远不是父亲的对手。

    她听了英扎吉的话,还认真考虑了片刻,最后头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