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七十七章 相思蔻(第一更)

第七十七章 相思蔻(第一更)

    Ps:唉,又周一了,长途慢慢啊……

    英婷爱很想赶去杭州找西门町,看看他是否无恙了,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想见到他,告诉他关于自己的身世,关于玄武剑的一些事,自然要特别明的是,那英扎吉并不是残害玄武庄的凶手,这其中另有隐情。

    但她要留心着福林镖局里宇文化龙他们的一举一动,也不定西门町听到玄武剑的消息,回金陵城呢?

    她选择在金陵城等。

    她又住进了悦来客栈,还是西门町那晚房间的隔壁。

    她心里有个的幻想,早上一醒来,是西门町敲门叫她的。

    当然,她知道这不可能,只是幻想罢了,刚刚恋上一个男人的女子的一心思而已。

    今天起床,是被隔壁房间里传来一记大力的拍案声惊醒的。

    她条件反射般惊起,恍惚中以为是西门町在隔壁遭遇绑架,传来的打斗声,等她一下子从床上起身,却是马上清醒过来。

    她怅然若失地坐在床上,却是从隔壁房里传来隐隐约约的话声,当她听到“……晶毒……申九道……”几个字,立时让她凝神倾听起来。

    呃?申九道?那不是父亲四大贴身护卫之一么?

    “……做下如此滔天罪孽,浑没将我中原武林放在眼里,简直欺人太甚!”一个年轻的声音义愤填膺道,正是那崂山派于树风。

    “树风,稍安毋躁。那英扎吉虽然罪也当诛,但仅是帮凶,真正的元凶仍然逍遥在外……这次幸亏子盟主、柳堡主联手,终于将毒手屠夫申九道制服,也让玄武庄灭门案得以取得重大突破……唉,可惜……”一个苍老的声音缓缓道。

    “师傅,那申九道突然离奇死去,连子大侠他们也查不出原因么?”却是卢友权的声音道。

    “应该是不知道,不然,玄武庄灭门案的所有凶手都会水落石出。”老者叹息一声,接着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迟早他们也会跟申九道,跟英扎吉一样,被追查出来。”

    “师傅,申九道受英扎吉指使,现在申九道已死,我们擒住那英扎吉,不是也可以追查出……”

    老者的声音打断道:“我们江湖之人,平日里行侠仗义,济世扶贫,更应该懂的民族大义,国家存亡。英扎吉是满清驻我大明使者,对他,我们却是不能像对申九道一般,将他擒拿审讯,甚至处死。现在满清与我大明表面上风平浪静,但狼子野心,一直觊觎我明朝大好河山,却是没有借口,只能在边关连连挑衅滋事。如果我们贸然对英扎吉采取行动,很可能满清以此为借口,挑起两国大规模的战事,到时候,只怕我们反而会成为千古罪人。”

    “师傅,难道我们就任由英扎吉逍遥法外?”

    “当然不是,只是要从长计议罢了。这次威龙镖局宇文镖主在英扎吉的镖中发现了玄武神剑,子盟主和柳堡主他们已赶将过来,估计今日便到,而轻舞阁主已于昨晚到了金陵城,到时候,大家一定会商讨下一步如何行动。”

    “嘿嘿……师傅,这次俺们崂山派因为您,可是在武林中大大地露脸,竟然俺们崂山派也被子盟主邀请来参加这次规模,只有江湖中尖人物参与的议事会议。”却是一直没话的魏大有兴奋地道。

    想来老者也很得意,对魏大有这记马屁拍的很是受用,“唔……”了一声,也没谦虚两句。

    “想不到那申九道,当年竟是逃去了大清国,也幸亏师傅您查到了一丝线索,不然,那毒害玄武庄上下的‘晶毒’还成了不解之谜。”于树风道。

    “嗯,为师也是碰巧罢了,如果没有子盟主、柳堡主他们,即便为师知道申九道当年逃去了蛮清,也是不能追查出,他做了那英扎吉的走狗,竟然潜伏在京城之中……”老者谦虚了一把,忽地醒悟过来似地,赶紧道:“呀,时辰不早,我们光顾着话了,得赶紧动身去福林镖局,让轻舞阁主他们等着可不好。”

    ……

    英婷爱此时完全呆住了,一副魂不守舍,伤心欲绝,想哭又哭不出来的样子。满脑子都想着,我父也是凶手,我父也是凶手……

    她不敢往下深想,只感到浑身无力,摇摇欲坠,竟是一下子瘫软在地。

    不知过了多久,在金陵城的大街上,出现了一个浑身笼在紫幕中,失魂落魄的身影,彷如行尸走肉般,漫无目的地往前走着。

    这身影自然便是英婷爱了。

    走着走着,街边一个摊位上摆满的一束束不知名的白花吸引了她的目光,她直直地走了过去,眼睛看着一束束白鲜花,却是不言不语。

    摆摊的是个中年妇女,她被英婷爱浑身散发的阴寒之气,激的打了个寒颤,再看到英婷爱这副打扮,两只眼睛看着面前的鲜花,也是空洞无神。她猜想,这个人肯定是失去亲人,伤心过度了。

    她试探地问道:“你要买花么?”

    英婷爱眼皮都没抬,仍是直愣愣地看着那白花,仿似这白花让她想起了什么。

    “咳咳……这白花叫‘相思蔻’,只有我们金陵城一带有,如果祭拜亲人,最适合不过了。”她没看英婷爱,像是自言自语,却是继续试探道。

    “相思蔻,相思蔻……”英婷爱终于有了反应,嘴里喃喃念到,眼前渐渐浮现出家中后院里,母亲种植的满院这种白花,每次对着这些白花,母亲都是一呆老半天……

    忽地,她脑中一激灵,人渐渐清醒过来。

    她掏出一锭纹银,也不话,丢在摊位上,拿起一束白花,便转身离开了。

    “哎——不需要这么多钱……”那中年妇女在后面喊道,但英婷爱看似走的很慢,却是眨眼间消失在视野中。

    中年妇女对着很快失去踪影的英婷爱方向,使劲眨了眨眼睛,很是怀疑刚才的一切是在做梦,再看看手里这锭足够她家一年开销的纹银,放在嘴里一咬,膈的牙生疼,脸上方始露出惊喜的表情。

    英婷爱稍一打听,便得悉了玄武庄墓地所在:代父祭拜一番,或许能减少一些他的罪孽,也告知西门啸天,母亲对她的相思之苦,希望他看在母亲的面子上,能显灵放过自己的父亲,起码不要让西门町去杀自己的父亲。

    在玄武庄墓地突然见到西门町,英婷爱第一时间是激动异常,但隐忍住没现身后,一颗心却是渐渐沉了下来,跌入低谷。连西门町跟柳怀亮等人的冲突,也是没有留意,直到西门町要纵马离开,才让脑中混乱的英婷爱猛地警觉过来,她想也没想,便飞身而出,她觉得,这或许是他们见最后一面了。

    英婷爱那一番痛哭,良久方息,却仍是止不住的抽泣。

    西门町见她伤心若此,心底不自禁腾起一股怜爱之情,轻轻揽过英婷爱的肩头,揭开她遮面的紫幕,举起长袖为她擦拭满脸的泪花,动作轻柔的像是擦拭一件易碎的工艺品。

    英婷爱一动不动,微闭双目,长长的睫毛却是煽动不已,白皙异常的脸上,慢慢升起两抹红晕,让她这张清丽绝俗的脸,看上去妖艳无比。

    这张脸虽然夺人心魄,艳光四射,却是梨花带雨。西门町只感觉到她有一种不出的凄怨,仿似被人遗弃一般,落寞异常,孤单的犹如北极冰原上最后一头驯鹿。

    她到底受了怎样的委屈,才如此的悲痛欲绝?原来爱表面上那一副冷漠坚强,对什么都漠不关心的模样,都是强装的,她的内心竟是如此地孤独脆弱。

    西门町忍不住柔情泛滥,一阵阵心酸和心痛,一把将英婷爱揽入了怀中,一只手掌轻抚着她微微颤抖的身体。

    良久,良久,英婷爱彻底安静下来,她没有话,而是伸手紧紧地环住了西门町腰身,头埋在西门町胸口,倾听着他的心跳声,仿似这是一曲世上最美妙的音乐。

    “爱……”西门町犹豫着,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问。

    英婷爱像是受到了惊吓,身子猛地一颤,更是紧紧地抱着西门町,嘴里像是呓语般:“别离开我,别离开我……”

    这无意间的真情流露,让西门町内心震动,他没想到英婷爱对自己用情竟如此之深,难道是因为我突然离开,让她担心我么?

    西门町大是感动,一边安抚性地轻拍她后背,一边在她耳边低语道:“我不会离开你的,只要你愿意,我们可以一直在一起……”西门町这么的时候,脑子里不禁浮现出花无语的身影:呃……我随口承诺,难道准备三妻四妾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