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七十八章 在风中凌乱了(第二更)

第七十八章 在风中凌乱了(第二更)

    英婷爱像是要倒尽心中的苦水,一股脑地将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了西门町:自己是谁,来自哪里,为何而来,关于母亲,关于父亲,关于听到的,猜想的,担心的,恐惧的,甚至连英扎吉让她取回铁匣子的事也了出来……

    她极力装出一副冷淡的口气,像是在述着别人之事,却是在话语中不自觉的带出些哽咽,听来让人不心碎都不行。

    西门町静静地听着,虽然心如潮涌,但他的脸上,却是波澜不惊,丝毫没有表现出来。

    英婷爱终于断断续续完,像是等待着西门町的最后宣判,也不敢看西门町,低个头,两只精致绝伦的手,微微颤抖着,一会儿拿起,一会儿放下,实在不知道放哪儿合适。

    西门町此时却是心潮起伏,想开口问她些什么,但不知怎的,张了张嘴,竟一句话也吐不出来,他实在是不知如何开口。

    Ps:本书轻松YY流,不走煽情路线,法克来段狗血剧调剂——东北版:妹纸,灭门之仇不共戴天,我必须杀了丫操的,你要是恨哥,就给哥来两刀……台剧版:爱,乃不用担心,为了乃,偶不会伤害乃的父亲,偶们离开他,找一个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地上,到时候连乃母亲也一并接过来,偶们一家三口,不,一家四口,还有语,从此幸福滴生活在一起……

    冤有头,债有主,一码归一码。

    西门町对英婷爱当然是没有一恨意,但无形中却似有一道万丈深渊横亘在两人之间。

    此时周围一片安静,只有那树丛中,传来一阵阵此起彼伏的蝉鸣,像是对夏日倾述着最后的眷念。

    西门町伸手想去拉住英婷爱,却是伸出一半,叹息一声,又放下手来,轻声道:“爱,我想马上赶去福林镖局,你……你……”西门町原本想,你跟我去,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他很理解英婷爱为何而恸哭,但却不能因为这个,便放过了英扎吉。他听了英婷爱的话,已经将英扎吉划入了必杀的行列,但这样的话,便会将自己和英婷爱置于了一个尴尬的境地。自己或许无所谓,但英婷爱能放下包袱,坦然面对杀死自己父亲的人么?这显然是不可能的,那么长痛不如短痛,便让这段感情死于胎盘中,或许,这对双方来,是最好的选择。

    女人的心都是敏感而脆弱的,即便是冷漠,且初涉爱河的英婷爱。

    她身子颤了一下,脸上瞬时一片煞白,几粒如玉般的贝齿紧咬着下唇,让自己不哭出来,她抬头迅速地看了一眼西门町,像是要记住他最后的样子,然后猛地纵起,一片紫色的身影很快消失在西门町呆望着的眼神中。

    “西门町,别发呆了,嘻嘻……想不到你蛮多情的嘛,早上还在跟另一个女子郎情妾意,一转眼,便换了一个女子。”仍是女扮男装的子书敏,手里拿着那把总决赛时装范儿的折扇,像跟西门町是老熟人似的,一脸嬉笑着从一棵树后走了出来。

    西门町一惊,回过头来。

    “是你?你怎么在这儿?”西门町一脸诧异地问道。

    “咳咳,这个……偶恰好路过,听到这儿有女子在哭,以为是遭遇了流氓,你知道的,偶们江湖之人,路见不平当拔刀相助,因此,嗯…啊……想不到却是看到了一幕催人泪下的生离死别……”

    “额?”西门町眼睛一下瞪大了,“你……你一直在偷听?”

    “什么偷听啊,的那么难听,偶是无意的好佛……”子书敏理直气壮地也是瞪大眼睛道,好像眼睛瞪的越大,就越有理似的。

    “好……呃?你我早上跟另一个女子……你……你不会是跟踪我?”西门町一脸怀疑地看着她道。

    “咳咳,巧合,纯属巧合,偶昨晚也恰好住在那家客栈,又恰好住你隔壁,偶无意中……偶真滴是无意的啊,你也知道的,客栈嘛,房间的隔音不好,偶听到了你们……你们……”子书敏不下去了,她不知道该咋,脸上不自禁地浮起两朵红晕,眼睛也看向了别处。

    我擦!

    西门町看她羞涩忸怩的样子,不也知道听到了什么:嗯?早上让伙计来敲门的不会是她?

    西门町老脸一红,很快装着一副不经意的样子问道:“哦,这样啊,早上你帮我的东西还蛮好吃的,谢谢了。”

    “不用谢……”子书敏顺口道。

    她一完,马上觉得不对,一偏头正看到西门町一脸“果然如此”的笑。

    “咳咳……”子书敏刁蛮惯了,感觉被人戳穿把戏很没面子,她马上不再害羞了,再次瞪了西门町一眼,用调侃的语气道:“禽兽,想不到你蛮狡猾的嘛,连本姑娘都上了你的当。”

    呃?禽……兽……?

    西门町老脸再红,她……她都听到了一些啥啊?

    西门町赶紧咳嗽两声,摆出一副正经的样子道:“子书敏,我还有事,就不陪你聊天了,后会有期。”着,一转身,就要骑马而去。

    却是刚刚上马,那子书敏已“嗖”的一声,也跃上了马背,坐在了他身后。

    书敏完全是个没长大的丫头,心里毫无男女之防。也难怪啊,她在上清教,谁敢惹啊,都当姑奶奶伺候着,躲还来不及呢,谁会去,谁敢去撩拨她少女之心?

    在总决赛上,西门町的表现让她大生好感,觉得这家伙很有意思,也很有本事,而现在发现,逗他玩,看他老脸一红,很是尴尬的样子,更有意思,也很有成就感。

    “你……你这是干嘛?”她这突然跳上马,倒是吓了西门町一跳。

    “嘻嘻……你不是要去福林镖局么,偶也要去,偶搭个顺风马。”子书敏理所应当道。

    西门町清晰地闻到从她身上传来一股处子幽香,后背倒没有感觉到两团绵软,虽然她紧贴着自己,想来是装男人,用了束带。他汗了一下,当然是不好将她推下去,只好道:“哦,既然这样,俩人骑一马太挤了,还是你骑,我走路。”着,一抬腿就跳了下来。

    书敏一伸手想拉住,却是拉了个空,脸上变色道:“西门町,你这个禽兽,你……你什么意思啊?”

    西门町看她突然发怒,粉雕玉琢的脸涨的通红,不禁奇怪道:“我没什么意思啊,你一个人骑不是更好么,难道你喜欢跟别人挤?”

    “哼,偶是搭你的顺风马,可不是要抢你的马,你把本姑娘看成什么人了?你……你气死偶了……难道偶看起来像个蛮不讲理,恃强凌弱,随便抢人东西的人么?”

    西门町相当无语地看着子书敏,当即就在风中凌乱了。

    Ps:各种求啊,求各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