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七十九章 准岳父牵手

第七十九章 准岳父牵手

    江湖四大派,除了玄武庄外,几派的首脑、精英,今天齐聚福林镖局,这可是自镖局建立以来从未有过之事。

    往日里,金陵城有玄武庄在,武林高峰会议,哪里会轮得到在福林镖局举行?今儿福林镖局可是在江湖中大大地露脸,镖局上自韩笑林夫妇,下到看大门的家丁,一个个精神抖擞,热情洋溢,挺胸凸肚,趾高气扬,恍惚间,福林镖局已取代了玄武庄往日在江湖中的地位。

    此时已近傍晚时分,西门町与子书敏最终还是两人一骑,来到了福林镖局。

    书敏要搭乘顺风马,心里还有一个九九,她私自下山,也很是担心受到父亲责罚,正好,武林大佬在福林镖局聚首,如果自己将西门町“找到”,并“带”过去,显然是很拉风的一件事……嗯哼,本姑娘下山,不是游山玩水,是干正经事滴,死老头子,你凭啥责罚偶??

    人家姑娘都不计较男女授受不亲,町哥还能啥?

    并且子书敏还,偶看的起你才搭乘顺风马,不然,哼哼……就是你用八抬大轿请偶,偶也不坐。再了,你刚才那女盆油长滴比偶又高又壮,你们俩能合骑,偶们为虾米不行?你是看不起偶嗦?呸啊,你为虾米看不起偶?你又凭虾米看不起偶?

    西门町被子书敏的一愣一愣的,多次凌乱于风中。

    书敏很是牛X地“教训”了西门町一顿,自然是理直气壮地坐在了前面,让西门町坐屁股后:偶才不要看你的屁股奈。

    西门町在总决赛上的风骚表现,早已让玄武庄少庄主西门町还活着的消息传遍金陵城,传遍武林。

    他和子书敏一到福林镖局门口,看门的两家丁便认出他来,其中一人赶紧一溜跑,进去禀报,另一人已屁颠屁颠上来,恭敬地打招呼,顺手牵过马。

    西门町也不客气,将缰绳交给他,便抬脚往里面走去。

    书敏看到家丁热情招呼西门町,对自己却是不太搭理,心里很不爽:简直是没眼力价,偶可是坐在马前面滴,他坐偶屁股后,看不出来是跟班的位置么?

    家丁躬身将二人往里面请的时候,子书敏手上的折扇不经意地戳了他一下,一股暗劲直冲他的环跳穴,立时让他感觉脚下一软,“扑通”跪了下来。

    “哎哟哟……你们福林镖局待客真是太热情鸟……”子书敏一副吃惊的样子道。

    话没完,子书敏耳边传来一个传音入密的声音道:“咳咳……敏,你又胡闹,心师傅责罚于你……”

    书敏一抬头,不是大师兄黄熙来还有谁?

    此时黄熙来站在一个身着锦缎长袍,国字脸,面色白净,五官端正,但一双眉毛特别修长,斜插入鬓,看起来很有男人味,气势很是威严,大概四五十岁的男子身后,冲她轻轻摇了摇头,一脸的无奈表情。

    而福林镖局总镖头韩笑林,正一脸笑意地陪在那男子身边,看到西门町后,快步上前,很远便伸出手道:“西门少主,欢迎欢迎,韩某有失远迎……”口气亲热的要死,也透着一股尊敬,今日的西门町,自然不同于那日遇到蛇仙宫女子时,心里对西门町的不屑和恨铁不成钢。

    西门町微笑着伸出手,眼睛却是看着那中年男子,嘴里叫道:“轻舞叔叔,是你么?”

    西门町虽然两年多没见过轻舞飞龙,但轻舞飞龙特征鲜明,他又怎可能认错?

    西门町脸上探问的神色其实不多,含着一丝见到亲人般的激动,还有一对轻舞飞龙为玄武庄灭门案所做一切的感激。

    此时轻舞飞龙也是审视着西门町,不过眼神里看不出喜怒哀乐,脸上也是古井不波,他对西门町的招呼,微一头。

    或许,轻舞飞龙对西门町现在的形象很是满意,他终于上前两步,伸手放在西门町肩头,轻轻拍了拍,道:“活着就好,进去。”着,他朝站在西门町身侧的子书敏看了一眼,古井不波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意,头道:“一个月没见,敏丫头又长高了嘛。”平淡的口气中含着一丝慈爱和对晚辈的调侃。

    书敏却是鼻子“哼”了一声,伸出折扇就要去捅轻舞飞龙的腰部,轻舞飞龙像是料到子书敏会对自己出手,话一完,却是一拉西门町的手,举步间已躲了开去,直向里面走去。

    轻舞飞龙一拉住西门町的手,一股轻柔的内力已从他的手上传入西门町的经脉中,却如干涸的深井滴入一滴水,瞬时不见,心内震惊的同时,也是探出西门町毫无内力。

    西门町现在经脉异常粗大,一的内力汇入,再也引不起他体内冥顽之脉的兴趣,直接无视。因而,他体内便没有丝毫的胀痛之感,对轻舞飞龙的举动是一无所知。

    但他感觉的到,轻舞飞龙拉着自己的手,是一种信任,是一种欣慰,也是一种表示亲热的表现。

    西门町穿越以来,第一次有面对亲人的感觉,不自禁地握紧了轻舞飞龙的手。

    这个时候,黄熙来已走到子书敏身边,他个子矮,跟子书敏差不多,偏头在子书敏耳边很是惊奇地悄声问道:“敏,你怎么会跟西门少主在一起?”

    书敏很是得意地一仰头,牛XX道:“老大,你怎么话尼,瞧不起你师妹偶嗦,偶下山可不是出来玩滴,偶是来破案滴,对西门町这样一个重要的人证,偶可是……”

    黄熙来对子书敏太了解了,她屁股一抬就知道她要放什么屁,自然明白她要开吹了,很是无语地偷偷白了她一眼,赶紧打断道:“嗯,敏的能力师兄是一贯欣赏和钦佩的……对了,看样子你和西门少主的关系不错啊,一会儿替师兄引见引见,我见第一面,就感觉西门少主是可交之人,江湖传言不可信啊……”

    “额?感情你不是出来迎接师妹偶的,是出来见西门町?”子书敏翻了翻眼睛,不满道。

    黄熙来心,我出来时候,哪知道你在啊,现在武林中,都西门町的功夫可以位列天榜之一,下午时候,听那柳怀素描述,西门町一个照面便将柳怀亮和许氏兄弟制住,那柳怀亮整日牛~逼烘烘的,教训的好,这样的人物,我当然要出来见见,还要亲近亲近。

    “咳咳,师兄自然是出来迎接你的,顺便见见西门少主而已。”黄熙来貌似一脸诚挚地拍了拍子书敏肩膀道。

    书敏却是不考虑黄熙来怎么会知道自己跟西门町一起,一副“这还差不多”的样子,鼻子皱了皱,忽然想起什么,脸有紧张的问道:“老大,我父亲他?”

    “师傅不知道你来……”黄熙来张开便接话道,想想不对,师傅不知道,我怎么知道的?赶紧转口道:“我知道后还没来得及禀明师傅,便先出来迎接你了。不过,敏你放心,这次你跟西门少主一起来,师傅一定不会怪你私自下山……”

    两人正着,走在他们前面的韩笑林,停下脚步回身轻咳了两声,俩人抬头看去,已是到了福林镖局的议事大厅。

    Ps:这几日较忙,更新不定时,但每日两更不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