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八十章 退婚

第八十章 退婚

    福林镖局的大厅显然重新整饬了一番,不但装饰,连大厅内的摆设,也都是透着新气,所有东西都换成了新的,贵的,最好的。

    福林镖局不差钱!

    不过,高堂正中悬挂着一只匾额,上面由两江总督谭孝旺亲笔题词的“福林镖局”四个镶金大字,金光闪闪,自然是没换过,只是擦的更亮了。

    一方镖局得到地方最高长官题字,明关系疏通到位,既有面子又拉风,真是好不风光。

    宽敞的大厅内,正中位置一张宽大的紫檀木长条桌(ps:据现代盛行的椭圆形会议桌,便是脱胎于此长条桌也),上面摆着一只只精致的玉盘,玉盘内装着瓜子,花生,水果,心……当然,一壶上好的洞庭碧螺春是少不了的。

    此时,端坐其中的,可都是当今武林中,尖的人物,传中的大佬,以及风光无限的后起之秀。

    当然,崂山派师徒四人除外。

    长条桌上首位置端坐一人,身材瘦高,骨架极大,看起来肩宽手长,他脸也瘦长,但不是马脸,颌下一绺灰白长髯,却是更显脸长,但却很有仙风道骨的味道,这么一个“长”人坐在那儿,却是给人一种气势磅礴,彷如大山压过来的感觉。

    此时他单手抚髯,神色严肃,但看向西门町的眼中,却带着一丝喜悦之情。

    不用了,此人自然是子书敏的老爸,蓬莱上清教教主,当今武林盟主,天下第一人,子郁非。

    他左手一排位置上,第一人看不出实际年龄,既像四十出头,又像年近六十,一身素白衣衫,文士打扮,面如冠玉,脸上毫无皱纹,但头发胡子都是花白,整个人看上去就是一个“白”,显得是温文尔雅,气度不凡。

    此人正是江湖人称“白孟尝”的黄山明月堡堡主,柳宗函。紧邻他而坐的分别是柳怀亮和许氏兄弟。再往下是宇文化龙,他旁边空着一人,显然是主人韩笑林的位置,因为紧邻的位置坐着宇文化烟,后面是宇文飞和宇文扬,以及韩笑林等一干镖局精英分子。

    郁非右手一排,第一张空着的位置自然是轻舞飞龙的,他下手坐着俩让在座年轻人魂不守舍,注意力很不能集中的天下第一美女轻舞霓裳和那素颜淡妆的柳怀素。在柳怀素旁边,却是坐着子郁非的师弟,满脸络腮胡子的欧阳渊民,再往后,坐着上清教和天机阁几位大叔,而一张空着的位置应该是黄熙来的。

    崂山派师徒四人坐在最后,但能坐上这张桌子,已是感到无上荣耀。

    “诸位,这便是我贤侄,西门町,想来大家都知道,女与他从便指腹为婚,玄武庄落难,别的话我也不再多言,西门町以后就是我轻舞飞龙的半个儿子,希望大家以后多多照顾,年轻人之间也多多亲近。”轻舞飞龙已放下西门町手,拍着他后背缓缓道,到最后一句,眼睛却是扫了一眼柳怀亮几人。

    场中绝大多数人都在看着西门町,眼神中,有欣喜,有欣赏,有好奇,有冷漠,有不屑,有嫉妒羡慕恨……生旦净末丑,五味杂陈。

    轻舞霓裳听父亲这么,脸上一红,却是峨眉紧蹙,透出浓浓的幽怨,只有她自始自终没看西门町一眼。

    西门町一进大厅,便神色淡然地扫视了桌前的一干人,看到轻舞霓裳和柳怀亮几人也在,心里有惊讶,但直接无视,只是眼睛与柳怀素相碰时,微不可察地略一头,再看到一脸欣喜的于树风师兄弟时,终于笑着朝他们了头。

    此时一听轻舞飞龙介绍,他心里很是感动,随即想到,这不正是一个退婚的最好机会?

    他一拱手道:“我玄武庄惨遭不幸,武林同道为伸张江湖正义,不辞辛苦,奔波操劳,大恩不言谢,我西门町定当铭记在心,永不敢忘。”着,他朝众人深深鞠了一躬,然后话锋一转,郑重道:“但灭门之仇,我西门町不敢假于人手,当亲自手刃元凶。所谓天生天杀,杀人者必被人杀,现在已查出英扎吉这个帮凶,我相信其他的帮凶和真正主使者也难逃法网恢恢,我誓将他们一一格杀,以慰我玄武庄四百六十七口在天之灵!”

    到这儿,西门町回头看向轻舞飞龙,动情道:“轻舞叔叔,我将您看成世上唯一的亲人,也十分愿意成为您的半个儿子……”西门町已猜到那个不屑理他的大美女估计就是指腹为婚的未婚妻,到这儿的时候,瞥了她一眼,知道这么,会伤了轻舞飞龙的心,但还是一狠心道:“但是,有一件事,今天当着子盟主、柳堡主和各位江湖英雄的面,我想请叔叔同意。”

    “什么事?你且来,只要为叔能做到,一定尽力。”轻舞飞龙此时对西门町更是满意,虽然有千言万语要跟他,但仍是一脸平静,看不出任何的情感流露。

    西门町伸手从脖子上解下那只金线吊坠的指腹为婚信物,玉观音,看着轻舞飞龙的眼睛,一脸歉意道:“叔叔,我要退婚!”

    一石惊起千层浪,几乎所有人都忍不住发出“啊——”的一声,除了于树风。

    我草,这子是不是有病啊,先是拒绝秦淮苑花魁柳如如,现在又要跟天下第一美女退婚……呃?他是不是性取向有问题,还是那方面不行了?

    轻舞飞龙也是吃惊地张开了嘴,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西门町,好半天才缓过劲来,本能地问道:“退婚?”

    西门町出来,感觉放下了心里的包袱,一脸平静,却是坚定地了头。

    “为什么?霓裳配不上你么?”轻舞飞龙还是有不敢相信西门町竟然会选择这个时候退婚,脸色有不好看道。

    西门町摇了摇头道:“不是,要配不上,是我配不上她。但这个不是我退婚的理由……”西门町斟酌了一下,考虑怎么不会让轻舞飞龙生气,明朝时候毕竟没有现代的自由恋爱观和婚姻观,只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正在这个时候,那一直站在西门町身后的子书敏,看西门町侃侃而谈出风头,都没人注意她,觉得有必要露个脸。她手拿折扇,敲着手掌,走到西门町身边,看着轻舞飞龙,一本正经道:“轻舞叔叔,偶知道为虾米?”

    “胡闹!”子郁非脸色一沉,已喝道,“你过来。”

    书敏心里一颤,却是一梗脖子,道:“偶就是知道嘛,西门町已经跟人私定终身,还……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还真不好意思“还那个啥”出来。

    “嗯?”轻舞飞龙眼睛转向西门町,一脸寒意道:“敏儿所言可真?”

    西门町没想到子书敏横插一脚,虽然有尴尬,但她既然了,自己自然不能否认,也是懒得解释,正好以此为由,当即头道:“她的没错,是的。”

    “你——你……”轻舞飞龙一扬手,就要抽西门町一耳光,想了想毕竟不是自己的儿子,手举在半空却是忍住了,瞪了西门町一眼,斥道:“简直儿戏!那女子是谁?把她退了,霓裳才是你名正言顺的未婚妻。”

    西门町看着轻舞飞龙,一脸平静道:“叔叔,侄以前游手好闲,诞于嬉戏,经常流连于烟花柳巷,但家逢大难,也让我痛定思痛,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大丈夫行事,当有所为有所不为,更应该言而有信,我既然答应娶那女子为妻,岂可始乱终弃?我与轻舞妹妹的婚事,是您和先父一手包办,我们年弱时,或许不懂事,但现在我们长大,也明白很多。别的暂且不,轻舞妹妹内心肯定是不愿意的,难道您愿意让她因为嫁给我,而终日郁郁寡欢,一辈子不幸福么?而现在我退婚,固然是因为我已经私定了终身,更是因为我对轻舞妹妹毫无感情可言,这桩指腹为婚之事,即便先父仍在,我也会呈请他老人家退了这门婚事。”

    “啪!”

    轻舞飞龙终于忍不住抽了西门町一巴掌,嘴里骂道:“混账,荒谬,你私定终身,难道不是对霓裳始乱终弃?她愿不愿意嫁给你,却不由她做主,以后幸不幸福,更不是你乱加臆测……你……你……是不是你父不在了,就没人管你,觉得自己翅膀硬了,就可以……”

    这个时候,那韩笑林已赶紧上来,劝阻道:“轻舞阁主息怒息怒,咳咳……今日商讨如何对付英扎吉之事,这儿女之事,容后再,容后再……”

    西门町没想到轻舞飞龙发这么大火,虽然脸上挨了一巴掌,有生疼,但心里却是感到一丝温暖,也是更生愧疚,人家好心将如花似玉的女儿嫁给你,你还推三阻四,装~逼讲道理,抽你都是轻的,怎么滴也该踹两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