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八十一章 有了夫妻之实(第一更)

第八十一章 有了夫妻之实(第一更)

    西门町摸了一下被抽的脸,看轻舞飞龙被韩笑林劝着,坐回了位置,一对长眉凝在了一起,显然是怒气难消。西门町手上拿着那玉观音,一时讪讪地不知啥好。

    却是听到子郁非爽朗一笑,一手摸着自己的美髯,对轻舞飞龙道:“轻舞阁主,年轻人不懂事,何必如此动怒。”

    “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想法,西门少主所言也不是没有道理。”柳宗函也是淡淡一笑道。

    呃?这个年代还有如此开明的父母?

    西门町从未见过柳宗函,但看各人坐的位置,猜想他可能是明月堡堡主,不禁对他多看了两眼,感觉他气宇不凡,温文尔雅,心里对他大生好感。但对他旁边坐着的柳怀亮,却是更加不满,你老爸如此开明斯文,怎么生了你这么个狂妄自大的家伙。

    “柳堡主此言差矣……”这时候子郁非却是道,“西门少主的话是有道理,大丈夫行事,当有所为有所不为,更应该言而有信,但是,难道为了自己言而有信,便让轻舞阁主和西门庄主出尔反尔,言而无信么?更何况是此等婚姻大事,难道就凭他一句话,退就退了么?”

    退婚不就是一句话么,难道还要举行什么仪式不成?不过,这个子郁非的话貌似也有道理。

    西门町汗了一下,更是显得尴尬。

    此时韩笑林已走过来,亲自在桌前,与子郁非遥遥相对的位置,安排了座位,伸手轻拍了一下西门町的肩膀,笑嘻嘻道:“西门少主,还是坐下话。”

    西门町笑了笑,回头看子书敏,却是发现她被黄熙来拉到身边,安插了一个位置坐下,便走到椅子前,坐了下来。很快有丫鬟过来,帮他倒了杯茶。

    对子郁非的话,柳宗函却是微微一笑,并不予以置评,而是端起了面前的茶杯,慢慢地酌了一口。

    郁非横了他一眼,便看向西门町,一脸笑意道:“西门贤侄,虽是年少英雄,但你这么做,老夫倚老卖老,得你几句。玄武庄此次大难,轻舞阁主替玄武庄出头,出力流汗,劳民伤财是为了什么?听你还活着,在金陵城出现,轻舞阁主得到消息马上从云南赶来,一路马不停蹄,披星戴月,这又是为了什么?难道仅仅是念及天机阁与玄武庄昔日的交情?为了与你父是莫逆之交?别人知不知道,老夫不清楚,但老夫却是明白,轻舞阁主更是为了你!他早将你视同己出,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你父亲在的时候,他不好什么,但却是跟老夫提过,你本性不坏,等以后成家了,肯定会浪子回头。对这一,老夫一直不以为然,但事实证明,轻舞阁主的看法是正确的,你最近的表现,老夫略有耳闻,也是颇为欣赏。不过,你今天当着众人的面跟轻舞阁主退婚,那是打他的脸啊……呵呵,轻舞阁主在江湖中是出了名的好脾气,此事若放在老夫身上,刚才就不仅仅是打你一耳光了事,很可能一气之下出手废了你。”

    额?有这么严重么?我这是把退婚想的太简单啦?

    西门町继续汗的时候,脑中里浮现出花无语娇媚的脸庞,不禁站起身,看向脸色已平静下来的轻舞飞龙道:“轻舞叔叔,侄退婚之举或有鲁莽,但绝没想过要让您难堪。我已经过,当今世上,您是我唯一的亲人,您不管打我骂我,我都无丝毫怨言。”话锋一转,却是神色坚定道:“不过,唯独退婚这件事我却是不能如您所愿,我不会将那女子抛弃,而娶轻舞妹妹。”

    “放肆!”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轻舞飞龙拍案而起,两条长眉几乎立了起来,“你父尸骨未寒,你便无法无天了,竟是根本没将我轻舞飞龙放在眼里,我……我……”

    轻舞飞龙气的两眼一翻,差晕过去,子郁非已站起身,一把拉住他道:“淡定,淡定……”着,抬头看向西门町,脸上也是有生气道:“老夫罗嗦了半天,感情你一个字没听进去,当我放屁啊。”

    轻舞飞龙还是涵养性好,这么一会儿已冷静下来,直接问题的关键所在,“那女子是谁,你不用去了,老夫亲自去帮你退了她。”

    西门町话已至此,轻舞飞龙仍是如此,他只能表示很无语了,如果再出这个女子是蛇仙宫宫主花无语,只怕轻舞飞龙更是生气,不定立马就要找上蛇仙宫大闹一场。

    西门町张了张嘴,还是忍住没出来。

    “怎么?那女子是见不得人么?”轻舞飞龙一瞪眼道。

    “咳咳……偶知道……”子书敏刚才露面没太引起注意,她看父亲貌似也在声讨西门町,心里又一直对花无语这个“贱人”很有意见,决定揭发她。

    其实她也不确定,只是今早隐隐约约听到“蛇仙宫”什么的,西门町又叫她“语”,推测了一下,因此话也是底气不足。

    但西门町看她话,头都大了,早以为她什么听到了,决定不给她机会,自己掌握主动,便在她张嘴之前道:“她……她叫花无语。”

    “花无语?蛇仙宫宫主花无语?”

    “花无语?”

    “啊——”

    “哦——怪不得……”

    “呀?真滴是这个妖女,果然够贱啊……”(子书敏语)

    ……

    随着轻舞飞龙惊问,桌前几乎所有人都是震惊出声,连一直没看西门町的轻舞霓裳也是偏头看过来,只是脸上不屑、鄙视之色更甚。

    轻舞霓裳对西门町提出退婚,心里既感到高兴,又有愤怒。但高兴居多,毕竟长期以来,西门町在她心目中就是一个花花公子形象,虽然见面后西门町的表现与传中有出入,但先入为主,加上根深蒂固,却是不容易轻易改变看法。而愤怒,则完全出于一个女孩子的面子问题了,她又是那么的冷傲孤清,要退婚也是我退,你来退婚,不是“休”了我么?我轻舞霓裳还能让人休了?

    现在听西门町“休自己”竟然是为了那妖女花无语,只感到是一种耻辱,是对自己**裸的羞辱。

    她心里怒气猛涨,远远超过了退婚带给她的高兴。

    “不错,就是蛇仙宫宫主花无语。”西门町头道,随即又加重语气补充道:“我一定会娶她为妻,谁也阻止不了,除非把我杀了。”

    书敏对西门町抢自己风头,心里很是不爽,别人都没从震惊中回过神话,她已经不阴不阳道:“阻止也木用,他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住在一起好几天了呢。”

    古时的女子对贞~操看的多重要啊,不到洞房花烛夜,绝不打开玉门关,这才有男人的人生四大喜: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他乡遇故知,久旱逢甘霖。并且还排在首位,憋的难受不是?

    当然了,除非是荡娃淫妇。

    蛇仙宫以玩蛇弄毒立足江湖,被武林所谓的正派划入邪魔歪教,蛇仙宫所作所为自然也“对得起”这么划分,从玉兰几人到花无语,动辄要杀西门町的表现当可看出嚣张的很,也是视人命如草芥。

    别看花无语年纪轻轻,为人却是心狠手辣,比她师傅“俏罗刹”赖秋玲有过之而无不及。

    赖秋玲因为子郁非,后来还收敛不少,一般不主动惹事。花无语却是无所顾忌,不要惹上她了,就是看不顺眼,也会赏你一根毒针啥的。

    但她长得国色天香,又修习媚功,男人见了自然是流哈喇子,女人见了除了嫉妒,心里只会大骂她**。

    面如桃花,心如蛇蝎,的就是她了。

    妖女之名,花无语是实至名归,当之无愧。

    书敏这么一,绝对是火上浇油,原本对花无语就很恼火的人,更是在心里“贱人、荡妇、无耻、不要脸……”腹诽不已。

    轻舞霓裳听了,除了对花无语更不耻,对西门町刚刚有的一好印象也顿时消失殆尽:原来仍是一个无耻之徒。

    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