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八十二章 **神尼来访(第二更)

第八十二章 **神尼来访(第二更)

    西门町看大家表情,已是揣测到众人作如何想,心里隐隐地感到不爽,我老婆咋样,关你们屁事啊。

    他自然是不会在这个场合解释什么,反正已开,他也无所谓了,一直尴尬的神色,平静下来后竟是也透出鄙视,当然,别人鄙视花无语,他鄙视别人罢了。

    这些人中,最高兴的莫过于柳怀亮和许氏兄弟,此时都一脸鄙视地,看戏般欣赏着西门町的退婚“闹剧”。

    而“蛇仙宫”三个字像是触及了子郁非的忌讳,他嘴里喃喃着“冤孽啊……”,一屁股坐了下来,再不言语。

    轻舞飞龙看着西门町,眼神复杂,良久没有话,但他显然是不想让西门町落入“魔道”,心里也是认为,年轻人抵不住诱惑,上了花无语的“淫”床,反而渐渐冷静下来,缓缓坐下后,朝西门町摆了摆手道:“此事到此为止,你先坐下,我们继续商议刚才之事。”着,眼睛看向了宇文化龙。

    宇文化龙自然明白轻舞飞龙的意思,赶紧转移话题呗。

    他看了眼坐下来的西门町,脸色也是变得凝重起来:“此次在那奸贼英扎吉托的镖中发现西门大侠的玄武神剑,我威龙镖局肯定将剑交还给西门少主,量他也是不敢前来讨要。但刚才我已经了,如此一来,我威龙镖局便得罪了官场两股势力,皆非我的镖局可以抗衡,只怕我威龙镖局已是不能在京城立足。今日当着子盟主、柳堡主和轻舞阁主,以及众位英雄大侠之面,还请诸位给我威龙镖局指一条明路……”着,他站起身,双手抱拳道:“我宇文化龙拜托了。”

    西门町刚来,还不清楚事情原委,自然不能啥,却是想起了英婷爱的铁匣子之事。

    “宇文镖主,所谓民不与官斗,事已至此,你威龙镖局不如将总部迁来杭州,我天机阁倒是愿意尽地主之谊。”轻舞飞龙沉吟片刻,当先道。

    轻舞飞龙的客气,但言下之意,无疑是愿意作威龙镖局的保护伞。

    前文过,一个镖局,之所以能在江湖上立足,能够走南闯北护镖畅通无阻,除了开镖局的人武功要极好之外,更需要背后有一个强有力的靠山。而这个强有力的靠山,不是武林中极有声望的门派,便是官府中一些有权势的人物,这样才能令各处黑道上的人不敢轻易冒犯。

    但有一个问题,由于开镖局的行走八方,往往与江湖上黑白灰都有来往,互为利用,互相保护。因此,很多所谓的名门正派,皆不愿跟镖局有太多瓜葛,以免自己的弟子与黑道上的人混在一起,变得黑白不分,是非不明,从而有损本门派的声誉。他们交往,往往都是虚与委蛇,面子上过得去罢了,反正他们也不会产生劫镖的念头,最多约束一下自己势力范围内的其他门派,别去骚扰罢了。

    因此,当前很多镖局皆找当地官府为靠山,若是不长眼的来劫镖,老子火上来,带兵去剿了你。

    威龙镖局和福林镖局便是明证,威龙镖局以前在京城混的风生水起,主要就是跟英扎吉和东、西厂关系到位,而福林镖局虽然与玄武庄紧邻,却也是找地方官府为靠山。

    宇文化龙刚刚已表明了立场,即便我威龙镖局得罪以前的保护伞,不能在京城立足,也要将玄武神剑归还西门少主。虽然的凛然正气,但潜台词也很明显,我威龙镖局可是为了玄武庄才会陷入如此窘境,走投无路的。

    但他这番话原本的意思是威龙镖局撤出京城后,希望以后威龙镖局走镖时,在座各位大佬能给予照顾,最好是跟自己势力范围内弟们打个招呼。

    现在轻舞飞龙当着其他两家大佬的面出来,无形中也是告诉其他两家,威龙镖局以后由我天机阁罩着,你们看着办。这对威龙镖局的所有人来,这实在是太意外了,太惊喜了,完全是因祸得福啊。

    天下江湖,原本四分为家,现在玄武庄不在了,江湖中隐隐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

    威龙镖局能傍上天机阁这样一条大腿,以后在江湖中谁敢不给面子,即便行镖时候横着走,只怕也没人敢跳出来叽叽歪歪。

    能让江湖四大派,现在是江湖三大派之一来做自己镖局的靠山,这对宇文化龙来,可是做梦也没想过的。

    他激动之情溢于言表,连话也哆嗦起来:“轻舞……舞阁主,有……有您这句话,我威龙镖局上上……上上下下将感激不……不尽。”

    韩笑林心里嫉妒的要死,但当然是不能出来,毕竟是自家大舅子,以后不定也能沾沾光,他呵呵一笑道:“宇文兄,轻舞阁主为你解了后顾之忧,实在是可喜可贺,现在西门少主也已到来,如果当作诸位英雄的面,将玄武神剑完璧归赵,也算是给这件好事锦上添花。”韩笑林言语中还是能闻到一股酸味。

    “正是,正是……”宇文化龙一拍额头,一副谢谢你提醒的表情,赶紧一伸手从身后拽出了一只铁匣子。

    西门町一看,这铁匣子竟是被宇文化龙用铁链子缚在自己后背,随身携带,可想而知,他对这玄武神剑还是极其心地看护着的。

    他眼睛看向那铁匣子,心里想着要不要现在就出铁匣子隐藏的秘密。

    这时宇文化龙已解开锁链,打开了铁匣子,将那把名动江湖的玄武神剑取了出来,笑道:“西门少主,这把剑一日在我手中,一日便让我担惊受怕,现在交还给你,我也终于可以睡一个安稳觉了,呵呵……”这话既是开玩笑,又是在轻舞飞龙面前邀下功。

    场中大多数人使剑,当然更不乏好手,此时看着这把神兵利器,眼里都不自禁地露出一丝贪恋。

    西门町站起身,走过去,从宇文化龙手中接过玄武剑,虽然脸上露出睹物思人的感伤,但眼中却没有丝毫的欣喜和激动。

    他心里对场中大多数人刚才听到“花无语”时的表现,都很不满,宇文化龙当时微一皱眉,嘴角也微微一瞥,却正好落入了西门町的眼中。

    西门町对他的玩笑,根本没理,微笑着不痛不痒客套了一句:“多谢宇文镖主。”然后便拿着剑回到了座位。

    西门町如此表现,自然是让宇文化龙有尴尬,嘴里着“西门少主客气了”,便讪讪地坐了下来,心里很是奇怪,我哪里得罪了他么?这可不行啊,威龙镖局以后靠天机阁罩着,要是得罪了天机阁的姑爷,那可是自找麻烦了。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从大厅外急急跑进来一个福林镖局的家丁,一进来便气喘吁吁道:“总……总镖头,大门外来……来了个尼姑,是……是**散人,那……那秦淮苑的花魁柳……柳如如也……也一起……”